只列事实:国务院年度各国人权报告

美国国务院一年一度的《各国人权报告》(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是被阅读最多的国务院报告,网上读者人数每年超过100万。

国务院民主、人权与劳工事务局(Bureau of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Labor)资深官员迈克尔•科扎克(Michael Kozak)说,读者可以利用相应的在线资料库(online database)按照国名或问题分类来了解情况,如:妇女人权或少数群体人权,言论自由,监狱状况等。

Man standing behind wire fence (© AP Images)
2010年,巴格达(Baghdad)的穆萨纳 (al-Muthanna) 监狱中的伊拉克囚犯。(© AP Images)

谁运用以及如何运用这些信息??

年度报告的目的不是要对其他国家评头论足,而是——用科扎克的话说——为了“给我们自己提供情况,以便在决策过程中对打交道的对方有非常清醒的认识”。

国务院指出,报告还常有下列其他六种用途:

  • 报告中的信息可被用在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和包括国务卿在内的政府高级官员会晤外国首脑和公民社会要人以前的相关简报中。
  • 非政府组织依据报告提供的信息制定他们的报告和项目。
  • 联合国(United Nations)和其他国际组织用这些报告评估其他国家的人权纪录。
  • 学术界人士将报告作为研究和教学工具。
  • 企业和其他商业组织利用这些报告进行国际投资和商业开发风险分析。
  • 美国司法部和人权律师在处理避难申请时将报告作为参考。

美国国会在40多年前立法,责成国务卿每年就各国人权状况作出报告并提交国会,以便国会议员在制定法律、批准条约和作出其他政策决定时考虑到这些情况。

《各国人权报告》以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及其后的有关人权条约为指导,不作法律结论,不对国家进行评分或宣布它们是否未能达到标准。

科扎克说:“它为读者提供信息……作出判断。它让事实本身说话。”

国务院如何了解情况?

科扎克说,“我们向每个国家提出同样的问题”,无论与美国的关系如何,每个国家都受到同一标准的衡量。美国所有驻外使馆都有人权官员,负责从所在国的政府、新闻报道、地方非政府组织以及其他关注该国人权状况的方面收集信息。

似乎不无意外的是,人权纪录良好的国家的报告篇幅往往较长,科扎克说,这是因为这些社会更加透明——很可能有自由媒体报道有关侵权的指控,有开放的法律制度,有自由活跃的工会和维权人士,因此有更多的信息。

为使报告篇幅适中,美国人权官员用一个有代表性的事例说明一种侵权情况,而不是罗列所有个例。

这份报告反应出人权在美国总体国家安全战略中的重要位置。科扎克说,即便这种“只列事实”的做法并不改变美国对某个国家的政策,但“它意味着我们了解打交道的对方,不会自认为因为一个政府正在与我们就某些问题进行合作,它就一定尊重其本国人民的权利”。

本文基于2017年3月2日的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