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学生谈留学美国的体会: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

外国学生参观肯塔基州的默里州立大学(Murray State University)(AP Images)

不论你对留学美国的准备有多么充分,美国大学和文化的某些方面很可能仍然令你感到惊讶。以下八位外国留学生分享了他们各自的体会。

来自秘鲁的欧马拉·丘基瓦拉(Dept. of State)
(Dept. of State)

来自秘鲁的欧马拉·丘基瓦拉(Omayra Chuquihuara)

在秘鲁的学校里,他们教你技术性很强的英语,你可以从电影和电视节目中了解一些习惯用语。但是,一旦来到这里,你会碰到以前从未用过的词汇,比如“kitty-corner”(猫咪角)。* 我的朋友曾说:“我到我宿舍的‘猫咪角’跟你碰头。” 我问他:“是不是有一家餐馆叫这个名字?”

* “Kitty-corner”的意思是斜对面。

帕特里克·王(Dept. of State)
(Dept. of State)

来自中国的帕特里克·王(Patrick Wang)

在中国,如果一个人被介绍给一群人,他可能会向大家挥手,而不像美国人那样跟所有人一一握手。当你靠近某个人,你们可能会握手。但是我们不会用碰拳的方式。

尤尼斯·谭(Dept. of State)
(Dept. of State)

来自马来西亚的尤尼斯·谭(Eunice Tan)

在美国,他们在大学里强调小组讨论。在那里,你必须在课堂上发言。在马来西亚,更多的是一种讲座的环境。[在美国]小组讨论将计入我们的分数。

菲利佩·阿均提·吉田(Courtesy Felipe Yoshida)
(Courtesy Felipe Yoshida)

来自巴西的菲利佩·阿均提·吉田(Felipe Aggiunti Yoshida)

根据我在电影和电视里看到的,我以为美国人大多是白人。然而,一旦来到这里,你会看到美国和巴西一样具有多样性——你会发现美国人的祖籍和背景都各不相同。

让-路易·恩田(Dept. of State)
(Dept. of State)

来自喀麦隆的让-路易·恩田(Jean-Louis Ntang)

我在宿舍跟我的宿舍助理进行一次私人谈话。我不断向前靠近他,而他不断向后退。我问到: “我让你感到不舒服吗?”他说:“不是的,这关系到个人空间。我需要在你我之间保持一段距离。这是一种文化习惯。”

蒂亚戈·塞拉(Courtesy Thiago Serra)
(Courtesy Thiago Serra)

来自巴西的蒂亚戈·塞拉(Thiago Serra)

我原以为在美国待上五年的人都能够掌握英语口语。现在我觉得,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实验室里工作的外国留学生还必须想办法去进行社交,否则他们的语言技能会停滞不前或者提高地非常缓慢。而且,只要去寻找,社交的机会比比皆是。学生社团的数量众多,其宗旨也多种多样。

诺德江·西德可夫(Courtesy Nodirjon Siddikov)
(Courtesy Nodirjon Siddikov)

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诺德江·西德可夫(Nodirjon Siddikov)

美国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旦从大学毕业就离开家开始自己的生活。在我们的文化中,至少希望有一个孩子与父母一起生活,以便照顾他们。

还有,在美国,人们做事往往都有计划——无论是学习计划还是付款计划。

丹尼尔·里贝罗·席尔瓦(Courtesy Daniel Silva)
(Courtesy Daniel Silva)

来自巴西的丹尼尔·里贝罗·席尔瓦(Daniel Ribeiro Silva)

我原来以为美国人好争论,经常相互打官司。这种印象在巴西很常见,但我很高兴地发现这不是真的。

希望了解更多的情况?

如果希望了解更多有关留学美国的信息,可访问CampusUSAEducaitonUSA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