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曼·厄普霍夫(Norman Uphoff)曾前往马达加斯加从事拯救雨林的工作,但归来之后深信,他可以帮助将数百万人从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困境中拯救出来。

20世纪90年代初期,厄普霍夫负责纽约州(New York)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一个环境研究所的工作,他在此期间曾前往马达加斯加并了解到一种能够提高水稻产量的创新方法,“水稻强化栽培系统”( System of Rice Intensification,简称为“SRI”)。这一方法是由法国耶稣会牧师亨利·德·卢兰尼(Henri de Laulanié) 于1983年提出的。它提倡秧苗早期种植,加大种植间距,并且稻田里不应持续积水。SRI方法节约用水,降低种子成本——并且带来大丰收。

视不同地区而定,SRI方法可将产量提高100%。看到这些结果以后,厄普霍夫就开始推广这一技术。自1998年以来他就一直坚持这样做,前往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并经常与非政府组织和当地的农业技术推广研究员携手合作。

他的努力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超过一千多万来自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越南、柬埔寨及其他国家的小农户都采用或是部分采用了SRI。而且,SRI方法目前已成功地运用于包括小麦和谷子在内的其他农作物。

但是,一些卓有建树的水稻研究人员最初曾对SRI方法持怀疑态度。

左面是普通水稻,右面是利用SRI方法种植的水稻。 (Courtesy photo)

厄普霍夫解释说,“这是一个模式转换。”

但是,随着大部分研究逐渐证实了SRI方法的效用(包括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之后,怀疑派开始转变。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农业经济学家弗农·拉坦(Vernon W. Ruttan)曾一度对该方法的前景心存疑虑,但现在他成了这一方法的热情支持者。设在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一开始对这一方法严厉批评,但现在该组织网站上有关SRI的信息多达好几页

厄普霍夫现在是康奈尔大学的政府与国际农业专业教授,他有幸看到了SRI方法获得世界银行(World Bank)、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Oxford Committee for Famine Relief,简称为“Oxfam”)和几个国家政府的认可。

柬埔寨引进了SRI方法。 (Courtesy of SRI International Network)

许多新方法中的一种

然而,还有许多可以彻底改变农业和保护环境的可持续性做法,SRI只是其中的一种。越来越常见的做法还包括:

  • 使用抗高温和节水的种子品种。
  • 农作物轮作。
  • 农作物间作,即在同一块土地上近距离种植两种或两种以上作物以获得高产并更好地利用土壤养分。
  • 保护性耕作,这是一种土壤培养法,在种植下一季作物之前和之后,将上一年的作物残茬留在地里以减少土壤侵蚀和流失。
  • 免耕栽培法。这是一种种植农作物或牧草的方式,这种方法不会由于耕耘而对土壤造成破坏,因而可以改善土壤的生物肥力。
  • 封闭灌溉系统或滴灌系统。
  • 能够阻挡地表径流中的沙土和污染物的缓冲带。
  • 使用可再生能源为农用设备提供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