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的动植物是这个国家全体人民共享并要为子孙后代保管的财富。1990年,纳米比亚将这一观念化为法律,成为第一个把环境保护纳入宪法的非洲国家,以期保护因偷猎和干旱而数量急剧减少的物种。

1990年以前,纳米比亚的旅游业被少数人控制。当地社区并不能从旅游业中受益,因而缺乏保护野生物种的动力。实现独立后,纳米比亚在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帮助下,将保护自然资源的权利和责任转移到地方社区。

一个被叫做“在有限的环境中生活”(Living in a Finite Environment,简称LIFE)的项目将纳米比亚政府、美国国际发展署、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和一些当地的合作伙伴汇聚在一起,为自然保护区提供技术支持、培训、资助和地区协调。

牛群聚养可以让草场更肥沃并且吸引食草野生动物。(USAID/Riccardo Gangale)

要成为一个自然保护区,社区必须明确成员和地界、建立管理委员会、制订收入分配计划并设立宪章。如今,四分之一的纳米比亚农村人口属于注册保护区成员。在保护区内,野生动物受到珍视,偷猎受到禁止,濒危物种繁殖兴旺。

2004年,由美国国际发展署协助在肯尼亚开展了一个类似项目——“北方牧场信托”(Northern Rangelands Trust ),参与方包括牧民、土地所有者和肯尼亚政府。

在纳米比亚和肯尼亚的许多社区,对野生动物的更好保护促进了旅游业发展,改善了经济,并带来了一些具体好处:

土地更健康。保护区采用土地管理办法。牛群聚养法将牛拢在一起放牧,有助于使坚硬的土壤松动,使闲置土地有机会复元。结果是?牛更肥壮,收入增多。

野生动物生机勃勃。保护区成员知道,大量的野生动物能够吸引游客。在北方牧场信托建立之后,肯尼亚塞拉保护区(Sera Conservancy)大象的可见次数增加了366%。目前,在肯尼亚保护区范围内,偷猎造成的大象死亡占不到三分之一,而在保护区外,这一数字高达87%。

在2011年,北方牧场信托中的妇女出售了价值85000美元的首饰。 (USAID Kenya/David Mutua)

就业机会更多。保护区与私营公司一起合作,开办野生动物观光旅舍,出售狩猎执照,制作手工艺品。在纳米比亚,LIFE提供了547个全职工作岗位和3250个兼职工作岗位。在肯尼亚,保护区的妇女仅在2011年一年就出售了价值85000美元的首饰。

发展。保护区成员共享收益。许多保护区为失去牲畜的牧民提供补偿,为其成员及子女的教育提供补贴,并开展一些农业项目。一般而言,保护区将总收入的60%用于发展项目,例如为更多人提供用水或修路。

管理得更好。通过鼓励包容性的决策过程,地方保护区形成了良好的管理方式。当地人学会了向他们的代表问责,并在必要时更换代表。代表们则学会了为群体的利益管理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