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新闻媒体:

  • 在公民中间传播信息和观念,帮助人们形成共同的知识积累。
  • 通过帮助公民与政府沟通,促进民选政府工作得更好。
  • 为公民提供一种手段,能够在自身权利受到侵犯时发出呼吁引起关注。
  • 通过帮助决策者更好地了解人们对决策的反应,使政府更加贴近百姓。

如果像最近一项研究所指出的,新闻自由出现令人不安的大幅度退步(英文),那么寻找解决方案就与所有人的利益攸关。解决方案包括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创造性地利用新信息技术以及对新闻工作者合法权益给予司法保护。

维护新闻自由

媒体只有当资金来源稳定,并且资金提供者不干涉内容编辑时,才能做到真正独立。那么,从哪里能够获得这种资金支持呢?

“全球调查性新闻工作网络”(Global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Network)和“调查性新闻工作基金”( Fund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等组织可以提供数目可观的专款。譬如,现任奈特国际新闻研究员 (Knight International Journalism Fellow)拉赫马·穆罕默德·米安 (Rahma Muhammad Mian)在巴基斯坦创建了一个公民参与实验室,为媒体项目收集资料,并建立起网络以改善媒体与政府之间的合作关系。

地方报纸及其网络版是“你可使用的新闻”的重要来源“。 (© Tupungato/Shutterstock.com)

一些新闻工作者开始通过众筹(crowd funding)方式来为他们的报道工作寻求资助。例如,荷兰新闻工作者在2013年通过众筹募集了170万美元,进而创建了De Correspondent 网上平台,用荷兰语和英语提供新闻背景知识、分析和调查性新闻报道。于2013年启动的Krautreporter,则利用众筹方式创办了网上杂志。

在美国,《得克萨斯论坛》(Texas Tribune)是一个非营利新闻网站,资金来自各种捐助,包括政治、企业、基金会和政府。该网站刊登有关得克萨斯州政治动态的无党派报道。它的成功带来了《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最近《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加盟合作。《论坛》编辑艾米莉·拉姆肖(Emily Ramshaw)对尼曼实验室(Nieman Lab)说:“《得克萨斯论坛》所报道的新闻是我们的读者无法从别处得到的。”

Group of people with signs
《当今大马》的工作人员在创办人兼编辑史蒂文•甘和詹德兰(Premesh Chanran)的带领下,向被监禁在埃及的《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记者和#freeAJstaff运动表示支持。 (Malaysiakini/Lim Huey Teng)

《当今大马》(Malaysiakini)是马来西亚一个独立的多媒体网络新闻机构,对它来说,有创意的融资与编辑的独立性并驾齐驱。在《当今大马》创办15年庆典上,共同创办人兼编辑史蒂文·甘(Steven Gan)向来宾说:“我们就像是戳了小霸王眼睛还不肯善甘罢休的调皮小学生。” 为做到在马来西亚受限制的媒体环境中保持独立,《当今大马》依靠用户订阅、在线广告以及基金会的资助,并且避免来自政党或企业的赞助。它的核心动机是:“如果没有警觉的媒体,当权者就会试图利用他们的经济实力收买有影响力的人和运用执法权威限制不同政见。这种代表少数人利益的行为将会导致国家分裂和社会腐败。”《当今大马》的资助者包括国际记者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Journalists)和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电子媒体助力职业和公民记者

基于互联网的电子媒体为专业新闻工作者开拓了新的资源,并为公民记者提供了一个平台,使人们能够通过社交媒体和博客通报有新闻价值的事件。数码网站灵活性高并且运营成本低。

一些富有创意的平台,如Ushahidi(斯瓦希里语,意为“见证”),可以在危机时刻提供救生信息。Ushahidi是几位精通科技的新闻工作者的创意——先是一个网站,而后开发出应用软件,它使公民能够通过电子邮件和短信对事件进行实时通报,并在地图上标出发生地点。Ushahidi帮助新闻工作者制作出叙利亚冲突点标示图(map the Syrian conflict)和跟踪非洲埃博拉疫情的地图。

two hands and a mobile phone
便携式设备和在线媒体改变了新闻工作。图中记者在墨西哥城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拍照。(© AP Images)

自2005年以来,“全球之声”(Global Voices)网汇集了由全球167国家的1200多位作家、分析人士、媒体专家和翻译人员(其中大多是志愿者)所提供的流行新闻和专题报道。“全球之声”报道的是那些可能被主流媒体所忽视的消息,例如:“马来西亚漫画家不顾煽动罪指控,发誓继续同政府滥权作斗争”(Malaysian Cartoonist Vows to Continue Fighting Government Abuses Despite Sedition Charges);“中国新的互联网规则将用户名、头像视为颠覆工具”(New Internet Rules in China Target Usernames, Avatars as Subversive Tools)。“全球之声”团队首先核实报道,随后将报道翻译成43种语言发表。“全球之声”还倡导网上权利和新闻自由,并在被忽视的社区培训公民记者并为他们提供工具。 

 

通过富有感染力的视频传达信息是新电子媒介的切实优势。“WITNESS”等组织帮助推广必要的技术手段——通过富有国际工作经验的电影制作人和精通科技的人权新闻工作者向公民传授如何进行安全和符合道德规范的视频报道。新闻工作者可以在职业记者协会的“记者工具箱”(Society of Professional Journalists’ “Journalist’s Toolbox)中找到网上报道技巧介绍。奈特基金会(Knight Foundation)也资助各种合作伙伴提高数码新闻工作技能。

保证新闻工作者的安全

资金支持和通晓互联网技术的力量仍是有限的。如果职业记者和公民记者不得不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而担惊受怕的话,就没有真正的新闻自由。

据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CPJ)的统计,2015年有超过72名记者因为他们所从事的工作而被杀害。几乎各大洲都有国家被列入CPJ年度“逍遥法外指数,‘逃脱谋杀罪’”(Impunity Index,“Getting Away with Murder”)。

After 11 people were killed at the satirical magazine Charlie Hebdo in Paris, journalists around the world, like this woman in Lebanon, took up the slogan "Je suis Charlie" to show support for press freedom. © AP Images
在11个人在巴黎讽刺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遭到杀害后,世界各地的新闻工作者,如这位在黎巴嫩的女士,打出了“我是查理”的标语,支持新闻自由。 (© AP Images)

新闻自由的一个重要保护者是自由、强大的司法体系。哥伦比亚大学的哥伦比亚全球言论与信息自由(Columbia University’s Global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itiative)中心主任阿格尼丝·卡拉马德(Agnes Callamard)说,即使在一些政府通常不保护言论自由或记者的国家,法院也做到了维护言论自由的权利。最近,她的中心对挪威、土耳其津巴布韦、布基纳法索的法院和法律团体提出嘉奖,表彰它们通过法庭保护新闻自由。

新闻自由需要集体的努力,当个人、团体和政府团结一致来保护新闻自由时,每个人都会从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