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 权利、 能力、 尊严:美国完善残疾人保障制度

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International Day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国务部长克林顿特别发表声明以示纪念,她在声明中说:“我代表奥巴马总统和美国人民,与全世界的朋友和同事们一道纪念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增进残疾人的机会、促进残疾人的权利是一项终生事业,我很荣幸能在国际舞台上继续成为残疾人的代言人。” 克林顿国务部长并特别强调,要与各方共同努力,实现《残疾人权利公约》所提出的平等、包容的愿景,帮助全球身有残疾的6亿5千万人享受全部人权。

一位残疾儿童坐在特制的轮椅上与家人一起在佛罗里达海滩游玩 (照片:司法部)
一位残疾儿童坐在特制的轮椅上与家人一起在佛罗里达海滩游玩 (照片:司法部)

在美国生活多年,耳闻目睹了政府、社会是如何全面妥善保护残疾人士的,对于残疾人士享受的各项待遇,有时还十分“妒嫉”。我以前住家有个邻居坐轮椅上下班,每天早上晚上都有地铁公司专门为残疾人设计的班车来接送他;在我们办公楼前,上下班时也会看到这样的班车接送残疾人士。各类中小学也有同样的服务,有时一辆车只接送一个学生,但也照样风雨无阻,每天照开。

我在8月份写过有关美国社会保障的系列博文(美国社会保障体系面面观:上、中、下),其中有一篇谈到残疾人是社会保障体系保护的重要群体。半个世纪以前的1954年,艾森豪威尔总统曾签署法令,将残疾人纳入社会保障体系,从此,残疾人保障便成为社会保障系统内仅次于退休保障的重要部分。根据社保署的最新资料,2009年约有890万人享受残疾人福利,领取的残疾金平均每月为1064美元,联邦政府为此每月支出约91亿美元,每年花在这方面的经费高达千亿。

今年也是《美国残疾人法》(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立法二十周年,这个法案大大改善了那些需要克服巨大障碍才能全面参与生活的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质量,对于全面保障残疾人权利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布什总统在1990 年7 月26 日签署该法案时,称这项立法“不仅给残疾人,而且给我们所有人带来意义重大的再生,因为伴随着做为美国人殊荣的,是保障其他每个美国人权利的神圣职责。”

1954年艾森豪威尔签署残疾人保障法(照片:社保署)
1954年艾森豪威尔签署残疾人保障法(照片:社保署)

《美国残疾人法》的立法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经历了争执、协调、合作与妥协。从总统、国会议员、民权组织、残疾人事务机构到律师、商人、慈善家、医学技术研究人员和基层活动人士,无数人提供了确定这项法律所需的设想、案例、鼓励和支持──以及这项法律所代表的文化价值观,即每一个人都有所能,也有所不能。通过支持和帮助,人们能够战胜哪怕是极其严重的残疾障碍,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过充实和对社会有贡献的生活;不仅能使自己生活得好,而且也从各方面给其他人带来更丰富的生活。

美国司法部设有《美国残疾人法》专门网站(http://www.ada.gov/)解释残疾人法案的实施以及施行指南;提供帮助残疾人士的联邦政府各机构的最新动态以及大量有关残疾人士福利保障、生活工作方面的资讯。联邦政府也设有专门的残疾人士网站(http://www.disability.gov/),这个网站使人们可以获得有关残疾人事务的各种信息和资源。

美国的残疾人保障制度包含范围十分广泛,难以详述,但可以用几句话来概括:法律健全、权利保证,教育重视,能力开发,工作优先,社会关怀。当然,这一切都是经历了漫长岁月才得以逐步实现的,并非一蹶而蹴。以工作优先为例,如果同一个职位有几个人竞争,在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法律鼓励优先录取残疾人士;如果需要削减人手的话,最不应该削减的则是残疾人士。再以教育为例,1975年通过的《残疾人教育法》为残疾人教育大开方便之门,对特殊教育的重视,使得特殊教育普及到每所有需要的学校。一位对特殊教育深有心得的残疾人家长为我们《美国参考》写过一篇文章“争取最优教育:倡言、希望与理想”,详细叙述了这方面的情况。

相关博文:

美国社会保障体系面面观(下):保护弱势群体

“最佳伙伴” 募捐音乐餐会

美国参考相关文章:

克林顿国务部长就国际残疾人日发表声明

争取最优教育:倡言、希望与理想

残疾与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