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 帕特丽沙·赖特(Patrisha Wright)在旧金山(San Francisco) 初次参加社会活动,与其他150名残疾人士一起占领联邦大楼长达一个月之久。

她也是初次经历残疾。她因患眼肌退化症,在21岁时失明。她说:“我知道,作为非残疾人和活跃的社会成员,我可以得到的所有东西,但作为残疾人,其中的80%已经被夺走。”

如今,美国残疾人根据《美国残疾人法》(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 享有广泛的民权保护。但是,这些权利需要经过斗争才能获得。这场斗争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就是在旧金山长达一个多月的对峙。

虽然美国在此以前已经颁发有关残疾人的法律,但这个问题一直被视为健康问题,而不是公民权利问题。 在《1964年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 颁布之后,残疾人要求社会具有充分的包容性。

作为残疾人权利教育和保护基金(Disability Rights Education and Defense Fund) 共同创始人的赖特说:“美国残疾人曾被视为二等公民。我们没有与普通人同样的就业、接受教育、娱乐、医疗保健或使用交通工具的机会。”

未签署实施的法律

1974年,对于为严重残疾的人士提供服务实施监管的《康复法案》(Rehabilitation Act)成为法律。该法案第504条规定,任何获得联邦资助的组织,包括政府机构、许多学校和大学,都不得因残疾而歧视某任何人。

Group of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filling room (© AP Images)
示威者在旧金山举行静坐抗议活动。(© AP Images)

但这项法律需在美国卫生、教育和福利部长颁布执法条例后才能实施。与此同时,立法者要求研究实施第504条将产生的影响,并提出重新制定条例,设法缩小其覆盖面。在这种情况下,无所作为的状态拖延了长达三年多。

在此期间,实际情况表明残疾人组织的各种抗议活动对实施第504条毫无效果,即使当时新当选的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任命了一位新的卫生、教育和福利部长,情况依然如故。

极端措施

Protesters holding signs (© Wally McNamee/Corbis/Getty Images)
残疾人为争取平等权利举行抗议。(© Wally McNamee/Corbis/Getty Images)

这一切在1977年发生了改变。当时朱迪思·休曼(Judith Heumann)组织了占领卫生、教育和福利部(Health, Education and Welfare)大楼的活动,持续时间达28天,成为著名的公民不服从活动。参加这次活动的社会活动人士睡在大楼内拒绝离开,直到新任部长约瑟夫·加利弗诺(Joseph Califano)颁布了第504条执法条例。朱迪思·休曼后来担任国务院国际残疾人权利特别顾问。

赖特当时担任休曼的助手。赖特说:“在朱迪的领导下,那是我们第一次有其他民权团体支持我们的事业。我们得到了像灰豹(Gray Panthers) [和]黑豹(Black Panthers)这样的团体的帮助,他们都全力支持我们在大楼里坚持那么长时间。”妇女权利团体和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LGBT)团体也提供了支持。

占领开始两周后,抗议者代表团前往华盛顿(Washington)与国会(Congress)代表会晤。

Two people embracing, one in wheelchair (© AP Images)
旧金山示威者听到第504条执法条例颁布的消息后表示庆祝。(© AP Images)

1977年4月28日,加利弗诺颁布了第504条执法条例,没有对文本做出任何改变, 这是抗议者的胜利,并结束了美国历史上最长的对联邦大楼的和平占领。

通向新法律的阶梯

1990年,《美国残疾人法案》将第504条的保护扩大到私人机构和工作场所。赖特为这条新法律的通过积极奔走,赢得了“将军”的绰号。

但赖特说,旧金山抗议使残疾人权利“上升为这个国家的一个主要民权问题。而且我认为历史将表明那是一个主要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