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美国民权女英雄

120

范尼·娄·哈默

范尼·娄·哈默(Fannie Lou Hamer)1964年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资格审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我厌倦了厌倦!”。她在证词中对她在争取投票权的过程中遭受的骚扰作了令人动容的叙述。她还讲述了她在为黑人选民进行登记而被逮捕后,在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监狱里遭到的几乎致命的殴打。

哈默是密西西比佃农的女儿,在因为民权活动而被解雇以前,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种植园工作。哈默后来回到密西西比州组织选民登记活动,包括1964年的“自由夏天”(Freedom Summer)。

阿米莉亚·博因顿

People standing in dark, some holding candles (© Stacey Wescott/Chicago Tribune/MCT via Getty Images)
2008年,博因顿在在阿拉巴马州举行的烛光悼念活动上。 (©Stacey Wescott/Chicago Tribune/MCT via Getty Images)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阿米莉亚·博因顿(Amelia Boynton)就知道选票等于权力。在1920年,她只有9岁时就帮助母亲从事妇女投票权的工作。博因顿后来提出支持非裔美国人投票权的政纲,成为阿拉巴马州(Alabama)竞选国会议员的第一位黑人女性。

她与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一起组织了1965年前往蒙哥马利(Montgomery) 的游行,由于警察对游行者的袭击,这次游行后来被称为“血腥星期天”(Bloody Sunday)。 博因顿拒绝逃开而遭到殴打,在埃德蒙·佩特斯大桥(Edmund Pettus Bridge)桥上失去知觉。当约翰逊(Johnson)总统在那一年签署《投票权法》(Voting Rights Act)时,博因顿作为荣誉嘉宾出席。 她在2015年去世,享年104岁。

赛普提玛·克拉克和伯尼斯·罗宾逊

Two elderly women in dining room in home (© Karen Kasmauski/Corbis via Getty Images)
赛普提玛·克拉克(坐)和伯尼斯·罗宾逊在1987年。(© Karen Kasmauski/Corbis via Getty Images)

赛普提玛·克拉克(Septima Clark)接受过教师专业培训,但后来却意识到,1919年,作为一个非洲裔美国人,她被禁止在家乡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Charleston, South Carolina)教书。克拉克到各家各户上门收集签名,直到推翻这项禁令。她经过长达20年的斗争,成功地为查尔斯顿的黑人教师争取到同等报酬。

克拉克在南卡罗来纳州约翰斯岛(Johns Island)开办了一所学校,教授阅读和公民权利,帮助黑人战胜歧视性的选举登记法。她请表姐妹伯尼斯·罗宾逊(Bernice Robinson)担任老师。除了其他教学内容以外,罗宾逊还教学生如何阅读报纸和填写表格。期末考试是登记投票,她班上80%的学生通过了考试。这所公民学校的模式在南部传播开来,由罗宾逊负责培训教师。它成为让非裔美国人有能力争取社会正义的有效方式。

马丁·路德·金后来称克拉克为“运动的母亲”(The Mother of the Movement),并邀请她陪同他前往瑞典接受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

黛安·纳什

Group of people talking (© AP Images)
1960年,黛安·纳什与沃尔特·布拉德福德(Walter Bradford),伯纳德·李(Bernard Lee)和共和党党纲委员会主席查尔斯·珀西(Charles H. Percy)交谈。(© AP Images)

当黛安·纳什(Diane Nash)于1959年转学到田纳西州(Tennessee)的菲斯克大学(Fisk University)时,她对非裔美国人在隔离制度下受到的待遇感到震惊。这与她在芝加哥的中产阶级成长环境中的经历全然不同。她是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Student Nonviolent Coordinating Committee)的创始成员,该委员会是该时代最重要的组织之一。

纳什对组织民权活动人士乘坐长途汽车进入南方腹地(Deep South)抗议种族隔离的“自由乘车”(Freedom Rides)运动发挥了重要作用。

1962年,她因在密西西比州向学童教授非暴力的手法而被判处两年徒刑,但判决在上诉时被推翻。纳什在接下来的三十年中始终为争取平等的投票权利和接受良好教育的权利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