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革命早已失信于民

Man crossing a street in Cuba (© Desmond Boylan/AP Images)
哈瓦那(Havana)街头的行人和车辆。摄于2018年11月16日。 (© Desmond Boylan/AP Images)

今年恰逢古巴革命60周年,但在这个社会主义小国,民众仍然在等待政府兑现1959年的承诺。古巴预定2月24日在实施高度审查的情况下对新宪法举行全民公决,民众的权利可能进一步受到限制。古巴共产党已经在以下几个方面失信于民。

言论限制

Man holding T-shirt with Cuban slogan (© Mariana Bazo/Reuters)
何塞·丹尼尔·费勒(José Daniel Ferrer)是古巴爱国联盟(Unión Patriótica de Cuba)领导人。他手持的T恤衫印着西班牙文“上帝、祖国、自由”的字样。 (© Mariana Bazo/Reuters)

古巴政府在2月24日宪法全民公决前已加紧对古巴爱国联盟(Unión Patriótica de Cuba)何塞·丹尼尔·费勒(José Daniel Ferrer)等政治反对派人士的镇压。古巴爱国联盟是古巴最大的持不同政见团体。费勒等反对派人士要求该政权采取更透明和公正的程序。2月11日,古巴警方突袭古巴爱国联盟有关人员的多处住所和办公室,没收了他们的财产并殴打和拘押数名持不同政见者,其中包括费勒。此后,古巴爱国联盟的数十名成员发起了绝食。

经济停滞

Two women behind a grocery counter (© Roberto Machado Noa/LightRocket/Getty Images)
古巴某受政府补贴的杂货店。(© Roberto Machado Noa/LightRocket/Getty Images)

空空荡荡的货架是古巴商店常见的现象。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拙劣的中央化管理是经济停滞的原因。此外,古巴政府不允许民营部门发挥作用。古巴民众不得不用政府发放的微薄薪资支付黑市的天价日常用品。古巴每人每天的收入甚至低于一美元。

不公正的工作条件

People sitting in an airport terminal waiting for their plane (© Eraldo Peres/AP Images)
一些古巴医生在巴西巴西利亞(Brasilia)机场等待回国的班机。摄于2018年11月22日。 (© Eraldo Peres/AP Images)

古巴的医生是主要的劳务输出人员。古巴专业的医护人员经常参加海外的医疗工作,古巴政府每年总共可从这些医护人员的工资中获得110亿美元的收入。最近,古巴政府不同意巴西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关于向医护人员支付公平薪酬的要求,召回了在巴西工作的医护人员。有8位医生在迈阿密(Miami)以强迫劳动的指控向泛美卫生组织(Pan­ American Health Organization)提起诉讼。

限制获得信息

People sitting on a curb outside their home looking at their cellphones (© Desmond Boylan/AP Images)
(© Desmond Boylan/AP Images)

独立媒体在古巴只能在网上存在,但对大多数古巴人来说上网的代价十分高昂。微不足道的每月600兆流量需要支付工人工资的25%,但这点流量只够与海外亲友通几次Skype。人们如果使用国家批准和审查的内部局域网,可以得到300兆的“红利”。这类网络比全球网络更容易接通,价格更容易接受。

艺术审查

Man playing guitar on the sidewalk in front of a colored mural (© Desmond Boylan/AP Images)
(© Desmond Boylan/AP Images)

古巴音乐家、舞蹈演员、画家和作家的作品受到全世界的欢迎,但现在他们因第349号法令丧失了尊严。该法令规定,所有的演出、作品的出售和展示都需经过政府批准,否则将面临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