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社会公正的历史:伊朗政权如何虐待自己的人民

Iranian policeman having a woman get into a police vehicle (© AP Images)
伊朗警察2007年在德黑兰拘留一名头巾戴得松弛的女子。伊朗政权继续逮捕违背戴头巾法的妇女。 (© AP Images)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其整个41年历史上,严厉惩罚行使基本公民权和人权的伊朗人。

2月20日是联合国的世界社会公正日(World Day of Social Justice)。而就在去年11月,伊朗政权暴力镇压示威民众,打死多达1500名伊朗人,逮捕了多达8600人。

伊朗政权的非公正行径罄竹难书。以下仅是几个实例:

迫害少数派

伊朗政权对宗教少数派的迫害正在变本加厉。美国国际宗教自由事务无任所大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2019年6月说,“伊朗是世界上宗教自由记录最恶劣的国家之一,并且继续对保护个人宗教自由表现出公然漠视”。他指出,巴哈教徒(Baha’i)、犹太教徒(Jew)、琐罗亚斯德教徒(Zoroastrian)、逊尼派穆斯林(Sunni Muslim)等在伊朗因为他们的信仰而受到骚扰和被关进监狱。

美国政府2019年的报告说,2018年,基督教徒(Christian)在伊朗的被捕率激增1000%,有些人甚至因为在家中庆祝圣诞节(Christmas)而受到拘押。在2019年2月的抗议活动中,伊朗安全部队逮捕了300名苏菲教徒(Sufi)。

布朗巴克说,近几个月来,伊朗一些宗教少数派信徒被强迫放弃他们的信仰,否则就会失去政府提供的福利。

联合国数项人权报告,以及国际人权活动人士和一些国家及国际媒体的报告说,伊朗政权对宗教少数派的歧视和虐待还扩大到阿瓦士阿拉伯族人(Ahwazi Arab)、阿富汗族人(Afghan)、阿塞拜疆族人(Azeri)、俾路支族人(Balochi)和库尔德族人(Kurd),以及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和跨性别人。

关押妇女

伊朗妇女会因为未戴头巾、出席观看公共体育比赛、倡导妇女权利或与其他妇女进行社会交往而被投入监狱。

2019年,有三位女性因抗议强制戴头巾的法律而被判处55年徒刑。人权律师纳西林·索托德赫(Nasrin Sotoudeh)因为替被指控在公共场合摘下头巾的几位女性作辩护而被判33年徒刑。伊朗一位象棋裁判最近因一些照片显示她在主持国际比赛时未戴头巾而不愿冒险回国

去年9月,一位29岁的伊朗女子对因违背政府不许妇女出席观看足球比赛的禁令而可能被判刑表示抗议,自焚身亡。

今年早些时候,伊朗唯一一位获得奥林匹克奖牌的女选手弃国,她称自己是“伊朗受压迫的千百万女性之一”。

Infographic depicting actions that could be punished by lashing (State Dept.) (Photo © Hossein Esmaeli/AP Images)打击工人、作家

伊朗工人日益要么不得不默默无偿劳作,要么因要求得到被欠工资而可能遭鞭刑

8月份,有16名工人因抗议拖欠工资而被处以30次鞭刑和8个月监禁。

批评政府一再侵权的作家和活动人士也面临坐牢。2019年5月,一名法官将三位作家判处6年徒刑,因为他们反对政府对艺术的审查。

伊朗政权残酷对待本国人民的情况屡见不鲜。据“记者无国界”(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组织的一份报告说,该政权从1979上台至2019年,至少在德黑兰(Tehran)地区关押了170万公民,其中许多人被处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