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stration of a man reading a book with an american flag bookmark.
(State Dept./D. Thompson)

美国人对世界的关注可以从他们对世界文学不断增长的兴趣中体现出来。

在线国际文学杂志《文学无国界》(Words Without Borders)编辑主任苏珊·哈里斯(Susan Harris)说,“读文学翻译作品对理解世界其他地方非常重要。我们对世界的了解有太多是透过政治反光镜,而文学是形成对其他文化的理解、同情、关心和认识欣赏的最佳途径”。

Illustration of book with American flag bookmark (State Dept./D. Thompson)近年畅销美国的一些翻译作品包括卡尔·奥韦·克瑙斯高(Karl Ove Knausgaard)的六部曲自传《我的挣扎》;斯蒂格·拉森(Stieg Larsson)的“千禧”(Millennium)惊悚系列小说,其中包括风靡全球的《纹龙身的女孩》(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罗伯托·波拉尼奥(Roberto Bolaño)描写寻找一位墨西哥诗人的小说《荒野侦探》(The Savage Detectives);埃莱娜·费兰特(Elena Ferrante)的“那不勒斯四部曲”(Neapolitan Quartet),其中有被视为杰作的《我的天才女友》(My Brilliant Friend)。书中刻画的两个朋友——埃莱娜和莉拉——的形象如此栩栩如生,经历如此引人入胜,如今小说已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搬上屏幕。

罗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翻译文学出版社Open Letter Books的出版人兼国际文学博客网站Three Percent创始人查德·波斯特(Chad Post)说,“这些书更深地扎根在自己的文化中,而不是去遮盖掩饰”。此外,波斯特说,从其他国家移民到美国的一些作家——如朱诺·迪亚兹(Junot Diaz)、埃德维奇·丹蒂卡(Edwidge Danticat)、钟芭·拉希莉(Jhumpa Lahiri)——帮助唤起了美国读者对陌生文化的好奇,进而拓宽了人们对外国文学的欣赏力。

翻译出版世界各地作品的亚马逊出版机构AmazonCrossing的编辑主任加布里埃拉·佩奇-福特(Gabriella Page-Fort)说,“人们在阅读各类翻译书籍,而不是拘于某一种潮流或某一个体裁。我们最成功的一些作品以及其他一些爆红翻译作品类型繁多,从而证明并不存在任何秘方,但是必须能给人带来极好的阅读经历”。

加利福尼亚州雷伊斯角站(Point Reyes Station, California)的雷伊斯角书屋(Point Reyes Books)是一家独立书店,店主斯蒂芬·斯帕克斯(Stephen Sparks)说,好故事能够超越文化差异、语言和政治。他说,“人们渴望看到更宽阔的世界景象,而外国文学满足这种饥渴”。

波斯特指出,大部分被翻译成英文的作品来自法国、德国和西班牙语国家。其他主要来源国还有意大利、日本和俄罗斯,以及斯堪的纳维亚国家。

本文由自由撰稿人Linda Wang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