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明乐(Michael Hegedus)老师上中文课时特别喜欢用到一些中国的儿童歌曲,并鼓励学生一起唱起来,因为沟通和互动应该是语言学习的基础。不过,何老师自己小时候并没有唱过中文儿歌、也没有听过中国的传说,因为何老师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美国人。

何明乐老师大学期间开始学中文,后来在俄亥俄州立大学读了一个旗舰工程(Flagship) 硕士学位。旗舰工程项目是由美国国防部安全教育项目(National Security Education Program, NSEP)资助的,其目的就是培养出能够在一个中文环境里工作的人才。有的毕业生跟明乐一样,选择了教书的道路。明乐目前在一所私立的天主教男校“西东·霍尔预科学校”(Seton Hall Preparatory School)高中部当中文老师。

何明乐在做演讲(Rich Morris摄)
何明乐在做演讲(Rich Morris摄)

我最近采访了一下何老师,以下是部分问答记录:

莎夏:何老师,我们知道你现在是一名中文老师,请你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的工作。

何老师:好的,我已经在这所私立天主教高中教了六年书。我负责所有的中文课,从初级中文一直到AP (高级)汉语课。因为我们学校也有一个国际项目,所以我也会帮一些来自中国的孩子更好更快地适应我们学校的环境。

莎夏:我有一点好奇:学生第一天去上课的时候发现老师是美国人,一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何老师:大部分的学生会感到很有动力,因为他们一看到我的脸就会觉得,如果老师能学会中文,那我也能学会。

莎夏:你觉得你作为一个美国人来教中文,对学生而言有什么样的好处?

何老师:最大的好处就是,我本身比较了解学生,也可以预测学生会遇到哪些困难。而且,我对文化差异比较敏感,这可能跟我之前在俄州大读书的经历有关系吧。俄州大的培训非常重视文化跟语言教学之间的联系。

何明乐在过春节时组织一些文化活动(Rich Morris摄)
何明乐在过春节时组织一些文化活动(Rich Morris摄)

莎夏:你能不能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的教学法?

何老师:我很看重文化的作用,因为语言跟大的文化环境是不可分割的。比如说,中国有很多礼节,无论是请客送礼还是其他一些场合。在这些场合最恰当的行为方式与美国文化很不一样,所以学生不能用自己已经形成的概念和理解去体验另外一种文化。我的目的就是让学生能够意识到这一点。

莎夏:你能不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

何老师:有一个突出的问题是美国的孩子不够谦虚,普遍表现得很有自信!在中国如果有人表扬你的汉语,你应该回答说“哪里、哪里” 或者 “没有、没有”,但美国小孩第一反应就是“谢谢”,有时候甚至还会加一句“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