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

1312 POSTS 0 COMMENTS
博主晓路35岁前靠一支笔在学术领域打滚, 发表过论文也出版过著作。 此后转入新闻界, 在报纸、杂志、电台等不同传媒工作。 在美生活十几年, 还是靠一支笔拼搏。博主喜爱中国食品, 也喜欢美式足球, 欲效法前人, 写一部浮生六记:记苦、记乐、记趣、记游、记友、记思。现在开博, 就从美国生活写起, 与读者分享美国经验。 春去夏来, 盘点天下风流人物; 花开花落, 数算世间今是昨非。

百岁老妇与百万遗产

"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这首歌在美国家喻户晓,历年来有许多歌手、乐队演唱演奏这首歌,其中我最喜欢的是著名乡村女歌手LeAnn Rimes的清唱。最近的一条电视新闻,可以说是奇异恩典的现实版。不仅女主角格蕾丝的名字与恩典有关(Grace Groner),而且她的生平及遗产捐赠也十分奇异,在全美观众中引起很多人的关注,成为不少传媒报道的素材,值得与大家分享。 格蕾丝老人住在伊利诺斯州芝加哥附近的山林湖地区(Lake Forest),今年一月份去世,得享百岁高龄。过去人们说年过七十古来稀,现在人的寿命普遍延长,虽说八、九十岁的老人并不少见,但百岁老人毕竟还是不多。格蕾丝老人百岁去世,如果没有其它特别的,可能成为当地小小的新闻。但希奇的是,这位老人生前过着十分朴素简单的生活,身后却留下七百万的遗产捐给当地的大学。更为希奇的是,这七百万遗产,是老人七十年前用一百八十元投资在股票上的钱累积而成的。 格蕾丝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子女的家庭,十二岁那年父母去世,后来由她父母的朋友将她领养,一直供养她读完大学。1931年大学毕业后,她就在当地的一家著名医药制品公司Abbott Laboratories 当秘书,一做就是43年,一直做到退休。她经历过早年失去父母的痛苦,也亲眼目睹大萧条带来的社会不稳,一生节俭度日。她住在一座乡下小屋中,家中只有很简单的家具。据她的邻居及朋友说,她的衣物都是从海关没收品中以很便宜的价钱买来的。她也没有自己的车,很少出去旅游。她的律师,也是她的朋友威廉姆说,在山林湖地区,格蕾丝可以住在任何她想住的房子,但她没有选择这样做。 格蕾丝生前在她的母校山林湖学院(Lake Forest College)建立了一个小的基金帮助学生,她并立下遗嘱死后将所有财产捐给母校。她去世后,她的律师通知山林湖学院院长有关捐款事项。山林湖学院是所只有一千三百多名学生的文理学院,经费有限。当学院院长从律师口中得知这笔校友捐款高达七百万美元时,简直不敢相信,直呼"天啊"。格蕾丝的捐款成为轰动该校的头条新闻,也成为当地的重大新闻。全国广播公司(NBC)在其名牌节目"今日"(Today Show)中播出这一消息后,便成为全国性新闻。按照格蕾丝的意愿,学校将用这笔钱资助学生在国内以及到海外学习。 有关格蕾丝百万遗产的故事,使这笔捐款更让人津津乐道。她在1935年担任Abbott Laboratories 秘书时,公司发行特别股票,她就买了三股,每股60元,共180元。这笔钱在当时物价低廉,工资不高的情形下,不是一个小数目。根据1938年罗斯福签署的《公平劳动标准法》(Fair Labor Standards Act)的规定,工资最低每小时25美分,1939年该法修正案则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30美分。也就是说,180美元相当于600个小时的最低工资收入,换句话说,就是半年多的收入,如果按目前最低工资7.25美元计算,大概相当于4300美元。格蕾丝为何舍得花这笔钱买股票还是个谜。 此后,格蕾丝再也没有动过这三股股票,无论是分股还是分红,她将分红的钱自动买入新股。到了她去世时,原来的三股股票,变成了十多万股。按目前每股五十多美元计,约值七百万美元。格蕾丝的这个投资法,也是理财专家一直推荐的买入/长期持有的经典法则。虽然这个买入/持有法则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尤其是这十年来受到的批评越来越大,但格蕾丝投资成功的例子,使买入/持有法则的信奉者信心大增,也再次掀起有关投资法则的争论。 "今日" 节目链接: http://today.msnbc.msn.com/id/26184891/vp/35722825#35722825 "奇异恩典"歌曲链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T88jBAoVIM 相关博文: 布娃娃给小病人带来欢乐 她妈妈失踪了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之四:团体保险及个人保险

前面几篇博文介绍了老人及残障人士的医疗照顾。那么,65岁以下非残障人士的医疗保险又如何呢?基本上来说,除了老人、残障人士以及军人和退伍军人,所有医疗保险均由商业保险公司承担。而商业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项目则五花八门,数不胜数。大致说来,一般民众要想参加商业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不外乎两条途径:其一是参加由雇主提供的团体医疗保险,其二是自己直接向保险公司购买个人医疗保险。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2009年9月份的最新报告,参加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的人数最多。2008年为1.76亿人,个人直接购买保险的约为2.5千万人。此外参加政府医疗照顾的老年残障人士约为8740万人。 团体医疗保险的保费八成左右由雇主提供,雇员及其家庭成员自费部分只占两成。以前我们家的医疗保险是由我妻子的雇主提供的,她当时在生物制品公司做研究员(Scientist),公司给雇员提供的医疗保险有几种选择:如果保险只包括雇员自己,那么月费便全免,等于公司提供免费医疗保险。对于单身者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福利;如果包括雇员及丈夫或雇员及子女,每月自负保费190多元。对于没有孩子的夫妇或离婚但有子女者来说,这也是不错的福利;如果既包括丈夫又包括子女,月费270多元。每个月两百多元的保费对一般的工薪阶层来说,还是比较合理的。所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不仅意味着有稳定的收入,也意味着有稳定而负担得起的医疗保险。 据《财富》 (Fortune) 杂志最近一期引用凯泽家族基金会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 的研究资料称,过去十年,全美家庭医疗保险年费翻了一倍,去年达到平均13375美元的水平。2009年全美家庭收入的中间值略高于6万美元,以此计算,每年1.3万多元的医疗保险年费,如果没有雇主支付的那一部分,完全自负,的确是太多了。所以自费购买医疗保险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便成为较为沉重的负担。难怪许多自雇业者不愿购买保险从而成为没有保险一族。对于雇主来说,每年为每个员工提供上万元的医疗保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许多中小企业不愿雇佣全职员工而改聘临时工,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为了省下这一大笔钱。这样一来,害苦了那些临时工,他们只能自己想法购买保险。   2008年全美参加医疗保险的人超过2.5亿,占总人口的84.6%。但也有4.63千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占15.4%。在没有医疗保险的人中,以族裔来说,拉美裔最高,约为该族裔人口的30.7%,其次是黑人,占19.1%,再次是亚裔,占17.6%,白人约为10.8%。 美国的法律在各个层面禁止医院拒绝接受急诊病人。有些没有医疗保险的人,常常小病当大病医,到医院的急诊室看病,增加急诊室的负担,特别在大城市医院的急诊室,此类情况屡见不鲜。 保费越来越高,没有保险的人 占总人口的15%,这是美国医疗保险面临的最大挑战。奥巴马总统力推全民医疗保险是否能够彻底解决问题,看来还是未知数。 美国人口普查局最新报告 http://www.census.gov/Press-Release/www/releases/archives/income_wealth/014227.html 相关博文: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之一:医疗照顾(上)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之二:医疗照顾(中)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之三:医疗照顾(下)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之三:医疗照顾(下)

医疗照顾及医疗辅助项目实施以来,虽然对社会稳定及繁荣起到很大的作用,但随着参加人数的不断增加以及医疗费用越来越昂贵,政府在这方面的花费也大幅增长。 而社会各界对医疗照顾的批评一直没有间断过。尤其是一开始怀疑医疗照顾计划是实行"社会主义"的保守派人士,更指责该计划医疗质量低下、经费入不敷出、管理混乱不堪等。 根据众议院绿皮书(Green book)的估计,从1966年到1980年,医疗照顾的费用每四年就翻一番。到了2007年,医疗照顾的花费已达到4400亿元,占整个联邦支出的16%。 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CBO)估计,2010年医疗照顾费用将达到5280亿元,2015年升至7350亿元,而到了2020年将超过一万亿元。如果加上医疗辅助费用,老人的医疗保险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达到6.6%的水平。 医疗照顾经费的来源,主要有两部分。一是从薪俸税中收取。根据规定,凡领取工资的人,都必须缴纳2.9%的医疗税(雇员和雇主各缴1.45%),而自雇者则必须缴足2.9%的税。另外一个来源是参加者所付的月费及自负额。但是,根据社会安全及医疗照顾理事会(Social Security and Medicare Boards of Trustees)2008年年度报告,2008年医疗照顾的收支已不平衡,到2019年,医疗照顾A部分(医院部分)的基金将全部用罄。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著名的电视时事栏目"60分钟"在2009年10月的一期节目中,曾专门做了有关医疗照顾欺诈案例的调查报道,根据该节目的报道,医疗照顾欺诈金额每年高达600亿元,占2007年该项目支出的九分之一,已经形成一个产业,其规模比毒品交易还大。该节目主持人在报道中尖锐地表示对政府官僚管理十分不满。  医疗照顾及医疗辅助虽然存在种种问题,但对于老人及残障人士来说,还是十分重要的。管理上的问题,可以通过各种方法加以改良。但经费来源问题,则需要从长远考虑根本上的解决良策。由于医疗照顾计划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实行的,而人们的平均寿命逐渐提高,到了21世纪,长寿的人越来越多;加之医疗成本增长很快,看病配药越来越贵,医疗照顾的开支自然越来越大。与此同时,医疗照顾资金来源的主要部分是薪俸税,随着退休人口的增加及工作人口的减少,如果不提高税率的话,这方面的收入将大幅下降。目前美国工作人口与 退休人口的比例是3.9比1,到了2030年,将下降到2.4比1。也就是说,现在是四个人照顾一个老人,20年后是两个半人照顾一个老人,因此,如何解决经费来源才是医疗照顾的根本难题。 相关链接: 国会预算办公室网站  "60分钟"节目网页 相关博文: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之一:医疗照顾(上)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之二:医疗照顾(中)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之二:医疗照顾(中)

1965年7月30日,时任总统约翰逊在医疗照顾法案上签字,揭开了美国医疗保险制度改革的历史性一页。约翰逊在签字仪式上表示,该法案将造福全体美国老人。从此,65岁以上的老年人再也不用担心没有医疗保险了。在庆祝医疗照顾法案的仪式上,前总统杜鲁门成为第一个参加医疗照顾的人,约翰逊总统将第一张医疗照顾卡发给了杜鲁门。 说到医疗照顾项目,不能不提到杜鲁门。他在1945年接替病逝的罗斯福担任总统后,很快提出全民医疗保险计划,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向国会建议并希望国会立法实施全民医疗保险的总统 (此前罗斯福曾在国情咨文中提到过有关设想)。但在他任上,这一计划一直无法实现。此后,1961年,肯尼迪总统向国会建议希望给予老年人医疗保险。直到1965年,医疗照顾方得以实施。从杜鲁门到肯尼迪再到约翰逊,经过二十年的辩论,美国才建立了65岁以上老人的政府医疗保险制度。这个制度,虽然离全民医疗保险还有很大的距离。但追根溯源,杜鲁门对医疗照顾的建立还是有开山之功的,所以当约翰逊将第一张医疗照顾卡发给他时,杜鲁门显得十分高兴。 医疗照顾的实施,对美国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功不可没,但它来之不易。自杜鲁门提出全民医疗保险计划后,一直遭到众多反对。但随着20世纪初出生的那一代逐渐进入退休阶段,他们对退休后的医疗保险问题特别关心。这一代人,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经历了大萧条、经历了韩战及越战。世事的动荡不安、生活的艰难困苦,使他们十分珍惜晚年生活的安稳幸福。加之二战后社会结构变化很大,父母子女一起生活的家庭逐渐减少,老人们对退休后能否得到价廉物美的医疗保险的要求很强烈。肯尼迪审时度势,发现杜鲁门的全民医疗保险计划实施起来难度太大,便将其内涵限定到给老人保险。但是,即使如此,还是遭到很强的反对。 在六十年代,中老年美国人多次举行大规模集会,要求国会通过法案给予老年人医疗保险。这些集会,对整个社会舆论的改变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到了医疗照顾正式成为法律的时候,社会各阶层对该计划的支持已超过反对力量。国会在投票表决该法案时,70位共和党众议员与237位民主党众议员一起投了赞同票,而在参议院,则有13位共和党参议员与57位民主党参议员投了赞成票。投赞成票的参众两院议员一共有377人,大大超过140名投反对票的议员人数。 有关医疗照顾计划投票结果:可见全美社会安全署的网页 http://www.ssa.gov/history/tally65.html 相关博文: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之一:医疗照顾(上)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之一:医疗照顾(上)

2月25日,周四。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两党重要议员就医疗保险改革议题召开现场直播辩论会,引起全美各大媒体的重视,连以报道财经新闻为主的各电视频道,也同步实时播出会议实况。医疗保险改革与经济复苏、就业率等议题,是目前美国人最为关心的热门话题。 美国的医疗保险制度,虽然没有达到全民医疗保险的程度,但百分之八十五的美国人通过雇主、政府及自费等方式,参加了各种形式的医疗保险。其中,1965年开始实施,专门针对65岁以上老人及残障人的医疗照顾 (Medicare) 以及医疗辅助 (Medicaid),可以说是由政府主导的老人"全民"医疗保险制度。 医疗照顾的对象,以65岁以上公民或连续居住五年以上的合法居民为主,同时包括"失去工作能力"的残障人士。而"失去工作能力"的认定,则由全美社会安全署 (the U.S. 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SSA) 负责。截至2008年,共有4500万美国人参加了医疗照顾。据医疗照顾中心 (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 CMS) 的估计,随着战后婴儿潮一代陆续步入65岁,到2030年,参加医疗照顾的人数将达到7800万人。 与医疗照顾同时实施的,还有一个称为医疗辅助的项目。该项目也是以65岁以上老人及残障人士为主的,但增加了一个内容,即该项目是以低收入的老人及残障人士为主的。很多美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对这两个项目的分别都不是很清楚,外国人更是难分其中区别,所以很多外国传媒在报道美国老人保险时,常将两者混为一谈。 医疗照顾与医疗辅助虽然都是以老人及残障人士为对象的,但参加医疗照顾的人是需要根据自己的经济收入负担一定的费用的,并非全部免费。例如,医疗照顾分成A、B、C三部分,A部分涵盖住院费用,B部分涵盖看医生及检查费用,C部分涵盖配药费用。绝大多数人是不需要付A部分月费的,但也有少部分人因为工作年限没有达到十年,所以需要缴付254美元或461美元的月费,视工作年限长短而定。B部分的月费则是所有人都要付的,不论工作时间长短,每月96.4美元。而收入超过85000美元的单身人士或超过170000美元的夫妇,则要缴付110.5美元或更高的月费。 除了月费外,医疗照顾并非报销所有看病住院配药费用,参加者还需要付一定比例的自付额。自付额的规定花样繁多,但基本不超过百分之二十。对于大部分享受医疗照顾的人来说,月费以及自负额还是可以承受的,但对于少部分收入较低的人来说,这个费用也难以承受。因此,才有了医疗辅助项目来帮助低收入者,让他们可以免除月费及自费额。可以说,医疗照顾是嘉惠老人及残障人士的,而医疗辅助则是嘉惠老人及残障人士中的穷人的。这两个计划相辅相成,才使所有老人及残障人士得到医疗保障。 由于美国的医疗照顾是以65岁为年龄划分的,而该年龄也曾是领取社会安全福利的标准(近年该标准有提高的趋势,视出生年月不同,提高到66岁)。超过年龄标准的人,有资格按月领取社会安全福利 (关于社会安全福利的详情,以后再谈) 以及享受政府提供的医疗照顾计划,而不必担心退休后失去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所以,许多人就在65岁左右退休。也因为这个缘故,很多人以为美国人的退休年龄是65岁了。我的一些中国朋友常问我美国人的退休年龄是否65岁,我不得不花时间解释一番。其实,65岁只是可以享受政府医疗保险与领取社会安全福利的一个年龄标准,与一般意义上的退休年龄概念还是有区别的。  相关博文: 美国老人安享晚年之一:彩虹中心为华裔老人服务 美国老人安享晚年之二:华裔老人衣食无忧 布娃娃给小病人带来欢乐

布娃娃给小病人带来欢乐

很早就听说我们家附近的一个老人中心热心帮助少年病人的事。二十年来,这个老人中心的许多老人,每周二聚在一起,义务制作布娃娃,从材料到制作,他们自己花钱花时间,乐此不彼。最近的一天,大雪过后,我便抽空到这个老人中心去参观,看看这些可爱的老人是如何制作布娃娃的。 林考尼亚老人中心(Lincolnia Senior Center) 是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Fairfax County)15个老人中心中的一个。这个中心的成员基本上以白人老人为主,也有不少不同族裔的老人。与美国大部分老人中心一样,这个中心也提供各种各样的文娱活动,包括唱歌、跳舞、绘画、电脑学习、打台球、制作手工艺品、学习厨艺、教授钢琴、外语学习、品尝咖啡、品茶、健身锻炼、打太极拳、打桥牌、玩游戏等。中心也提供午餐,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收入,收取一定的午餐费,从2美元至6美元不等。 这个中心与众不同的是,他们有一个制作布娃娃的活动,吸引了许多老人参加。这些做好的娃娃,分别送到华盛顿及北弗吉尼亚州的医院,再由医生分发给住院的小病人。这些布娃娃做好的时候,是没有五官的,当医生向小病人及家属介绍治疗方案时,就会告诉小病人,将会在他们身上哪些部位作手术治疗,这时就用布娃娃做示范,让小病人形象地知道治疗后的情形。然后告诉小病人,让他们自己在布娃娃的脸上画上五官,小病人可以想象布娃娃在做同样的手术后,会是何种面部表情,可以画笑、苦、怒等,也可以画他们自己喜欢的任何五官。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小病人减轻对手术治疗的恐惧。这个方法大受 医生、病孩以及家属的欢迎。迄今为止,这个中心已经制作了三万两千多个布娃娃送给不同的医院,但还是供不应求。每年地区政府及医院都会给这个活动的参加者颁发奖状,以资鼓励。 负责制作布娃娃活动的艾菲丝说,这个活动不但给孩子们带来欢乐,减轻他们对住院治疗的恐惧心理,同时也给老人们带来欢乐。这些老人通过制作布娃娃,看到了自己对社会依然有余力可以发挥,自己也觉得越活越年轻了。 相关博文: 美国老人安享晚年之一:彩虹中心为华裔老人服务 美国老人安享晚年之二:华裔老人衣食无忧

投资美国国债利弊谈(下)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2009年第三季度,美国家庭一共买进一千六百八十亿美国国债,而同一时期外国政府及个人买入的数目为一千亿左右。 在美国,普通人要投资政府国债基本有两条途径:一是通过共同基金,由专业投资人选择投资国债品种,这是大部分人的选择。另外一条途径则是自己买卖国债。美国财政部的网站(http://www.treasurydirect.gov)可供民众直接购买国债,民众只要提供有效住址、社会安全号码、银行帐户及电邮,就可以登记开户,开户后,买卖的资金直接从个人银行帐户中划拨,购买的国债也直接存入同一银行账户。十分方便简捷,又很安全。 美国国债品种很多,大致分为短期、中期、长期及通胀保值型几种。短期国债(Treasury Bills)有几天、三个月、六个月、十二个月之分。中期国债(Treasury Notes)分为二年、三年、五年、七年、十年。长期国债(Treasury Bonds)年限为三十年。通胀保值型国债(Treasury Inflation-Protected Securities , TIPS)的年限为五年、十年、二十年。 投资国债的好处首先是安全,美国国债被认为是最安全的投资避风港。每当世局动乱,投资者想到的主要出路便是美国国债,黄金也是避风港之一,但投资黄金是没有利息的,而投资美国国债,根据国债期限的长短可以得到不同的利息,这是美国国债优于黄金的地方。投资美国国债可以保证拿回本金及得到利息,这个保证是由美国政府做出的。投资人不必担心血本无归,晚上不用担心睡不着觉,真正可以说是高枕无忧。其次是税务上的好处。美国人投资国债,所得利息除了要交联邦税外,可以免交州税及地方税。外国投资者则完全免税。此外,投资国债还有一个好处是可以在国债交易市场上买卖。当急需现金时,随时可以脱手换现。 当然,投资国债也不是有利无弊的。投资国债风险小的特点,决定了国债的回报也比较小,与股票及公司债券相比,国债的收益率相对较低。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期,投资国债是值得考虑的主要投资策略;在经济高速发展期,在投资组合中持有一定比例的国债,也不失为一种平衡投资的手段。

投资美国国债利弊谈(上)

从小最喜欢的学科是数学,最有兴趣的课外读物是趣味数学一类的科普书。高考恢复后的第一年,报考大学的第一志愿就是复旦的数学系,自以为十拿九稳,拿到了体检通知,最后却没有被录取,很是受打击。接下来再考,一怒之下改换门庭,考上了历史系,成了78级的一员。拿到录取通知后,去向原来的中学班主任报喜,老师大为惊讶,想不到我会考文科。到美国后,工作之余花费了不少时间在股市债市上。刚开始时,是投资股市,时间长了,发现美国很多普通投资人投资债市,于是对债市产生兴趣。有了兴趣就开始研究,这一研究,才发现与债市相比,股市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中国的股市发展时间不长,不规范,可以投资的工具也不多,债市更是不成气候,所以平头百姓只知投资股票,不知投资债市。说起来,49年后中国国债发行的历史比股市还早,可惜没有形成良好的市场;公司企业债券的发行更是不成体系。绝大部分的普通投资人对债券的认识可能一窍不通。如果你要他们说说股票与债券有何区别,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够回答得出来。相对来说,美国普通投资人对债市的认识就要强很多,他们投资债市的意愿也很高,投资财产中,债券是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债券与股票的区别,其实很简单:债券持有人是债主;而股票持有者则是股东,如果公司发行债券,股东就成了借款人,也就是欠债人。股东无论是否实际参与公司运作,公司盈利,股东便可以分红,公司亏损,股东也要分担责任。而公司债券持有人则是债主,公司无论盈利与否,都必须向债主还本付息,除非公司倒闭。所以按照美国的破产法,公司宣布倒闭,公司财产清算人中,债券持有者享有优先权,因为他们是债主。只有等债主的债偿还完了,余下的资产才是股东的。而到那时,股东往往一无所得。以此类推,买了政府的债券,便是政府的债主了。 在全球各国的政府债券中,美国国债在国际评级机构中是评级最高的债券之一,所以各国政府及个人都大量持有美国国债。截至2009年12月底,日本政府持有7688亿美国国债,为全球最大美国国债持有者,中国政府持有7554亿美元美国国债,居第二位。目前有一种舆论认为投资美国国债十分危险,原因倒不是害怕美国政府赖账,而是害怕美国政府举债太多,担心美元贬值拖累美国国债的价值。这种舆论实际上是个伪命题。 一国货币汇率虽然与政府举债多少有关,但与该国经济发展水平关系更加密切。从日元、人民币汇率的发展历史看便一清二楚。美国政府为应对金融危机而采取扩张财政的政策,虽然赠加了政府支出,但对稳定经济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试想如果美国政府不采取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美国经济一旦陷入长期危机衰退阶段,美元将大幅贬值,这对全球各国来说,都不是好事。尤其是对东亚以出口为主的国家来说,更是一种灾难。中国、日本、韩国没有哪个国家希望看到美元贬值。美国经济企稳,美元便不会大跌。所以担心美国政府举债太多而导致美元贬值的担忧是过虑了。

五十一年后归还的图书

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一所中学,不久前收到了两本51年前借出的图书,与此同时,还收到了一千元的支票。 寄回这两本书的是该校以前的一名学生。他在信中解释说,当年他随父母搬家去了其它的州,那两本书被不小心放到了搬运箱中,以后就一直躺在了箱子里,直到不久之前才被发现,已经过了五十年。他现在将书寄回,并补上应缴逾期罚款,按每天2分钱计算,应该是745元,另外加上255元作为附加费,一共是1000元。 看了这条新闻,我内心甚为惭愧。我有一个习惯,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要去当地图书馆办一张借阅卡。尽管现在互联网发达了,大量的资料都可以在网上看到,但从小养成的看书习惯还是没有办法改掉,总是觉得拿本书在手上看的感觉与网上看书不一样。 公共图书馆的运作经费,基本上是由地方政府负担的,而借阅图书逾期则有罚款,罚款的数目一般不大,多为几分钱一天,音像资料则多一些,不过也就几角钱。我借了书后,很多时常常忘了还,等到再借新书的时候,电脑上就会显示逾期没有还的书的数目以及罚款数,但并不会要求读者付清罚款再借。不论你有否还清,书总是照借不误。我就借了再说,罚款就一直在那里放着,心想以后可以一起付。等到搬家到另外一个地方,没有机会再去借书,罚款也就不了了之了。 仔细想来,这些罚款的数目虽然不大,但毕竟是一种规定,是否遵守规定,显示出每一个人的素质高下。在这一点上,我是大大不如那位51年后自动还书及交还罚款的读者的。当然,图书馆是不会追究这些小钱的,我也不记得究竟欠哪些图书馆多少罚款了,于是通过红十字会捐了一笔款给海地灾民,算是弥补自己的过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