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的起因及最终倒塌

People watching man swing pickaxe against wall covered with graffiti (© Robert Wallis/Corbis/Getty Images)
1989年11月9日,一男子挥镐向柏林墙砍去。(© Robert Wallis/Corbis/Getty Images)

柏林墙(Berlin Wall)是分隔一座城市、一个国家和一块大陆的象征,是数十年之久的历史隔阂的产物。征服纳粹德国靠的是多国联合力量,而这个联盟的领导是民主资本主义制度的英美国家和共产主义制度的苏联。它们共同将欧洲从轴心国的占领下解放出来,人们不禁要问:哪一种制度会成功?在哪些地方?

战胜国未能对此取得共识,反映出真实的历史分歧。苏联视自己是全世界无产者的造反先锋,用列宁的话说,“正在等待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其他军团跟上”。西方国家政府据此认为,它们国内的共产主义运动听命于莫斯科(Moscow);苏联领导人不是在“等待”,而是在不断在暗中稳步加速革命。英国人、美国人(还有波兰人、芬兰人、立陶宛人和许多其他国家的人)都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从独裁者的交易开始——德国的希特勒(Hitler)和苏联的斯大林(Stalin)将波兰瓜分。直至德国发动巴巴罗萨行动(Operation Barbarossa)于1941年6月入侵苏联和希特勒在日本发动珍珠港(Pearl Harbor)袭击后向美国宣战,民主阵营国家与共产主义大国才联起手来。

Row of soldiers standing on ledge (© Reg Speller/Getty Images)
俄罗斯、美国和英国军人1945年7月在柏林。(© Reg Speller/Getty Images)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没有明确的和平协议。哪个大国把一个国家从纳粹铁蹄下解放出来,它最终便决定了那个国战后的政治特色和地缘政治联盟。因此,西欧国家基本上成为与美国结盟的自由民主国家。东欧国家则由莫斯科认可的共产党政权统治,它们的外交和军事政策均受苏联制约。

德国情况独特,柏林尤其特殊。英、苏、美三国分别在德国不同地区击溃了纳粹德军(Wehrmacht)。在1945年2月4日至11日举行的雅尔塔会议(Yalta Conference)上,“三巨头”商定把德国划分成四个临时占领区,法国为第四方占领国。至于德国的首都和主要城市柏林(Berlin),则位于苏占区内110英里处,在1945年7月17日至8月2日举行的波茨坦会议(Potsdam Conference)上,同盟国集团诸国商定了一个类似的四国分治柏林方案。

Police and truck behind wall with barbed wire, sign warning about leaving American sector (© Reichert/AP Images)
1961年9月,共产党政权的警察清除住在与新柏林交界的东柏林公寓中的居民。(© Reichert/AP Images)

即使在那时人们已懂得,对德国人力和工业资源的控制将对战后的实力均衡具有重要影响。在此前40年中,德国两次侵入苏联,因此,苏联坚决要让战后的德国或成为一个共产党控制的国家,或至少成为一个永久性的中立、没有军队的弱国。西方盟国则很快认识到,除非德国和其他西欧国家走上民主富足的道路,否则苏联就有可能把势力范围扩展到整个欧洲大陆。美国提供的130多亿美元的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帮助实现了这种繁荣。苏联和它控制下的东欧国家拒绝了马歇尔计划的援助。与此同时,在苏联控制区,红军(Red Army)将德国的工厂和其他工业设备拆除运往苏联,作为纳粹德军在苏联造成的巨大破坏的赔偿。

后来,在1962年,苏联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把西柏林比作“西方的睾丸”。他说:“每次我想让西方尖叫,就挤压柏林。”他的数位前任或许没有使用同样的说法,但他们也同样把西柏林这块危险暴露在正在成形的苏联集团包围中的西方飞地,看作是可以向西方施压之点。1948年6月,由于西方盟国与苏联在德国经济重建问题上未能达成共识,红军对西柏林实行封锁。西方则以英美为首的“柏林空运”(Berlin Airlift)作出回应,每天向西柏林居民空运大约13000吨食品,直到1949年5月斯大林解除封锁为止。数日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西德——在西方占领区宣告成立,同年10月,德意志民主共和国(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东德——在苏联占领区成立。

Aircraft overhead, people in ruins looking up at it (© Walter Sanders/LIFE Picture Collection/Getty Images)
柏林人仰视在“柏林空运”行动中向他们运送食品的C-47货机。(© Walter Sanders/LIFE Picture Collection/Getty Images)

在随后12年中,柏林居民有着一种“冷战”欧洲人少有的机会:投奔西方。在1949年9月至1961年8月间,大约有270万东德人,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和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进入西柏林,然后再从那里乘飞机抵达联邦德国。在围绕究竟哪种制度能更好地满足人民的物质需求和其他志向的意识形态竞争中,这种大规模出走(在此期间东德人口数确实减少)无疑构成了对共产主义制度的有力抨击。与此具有同样意义的事件还有:1953年对东德工人反抗的镇压;1956年的匈牙利人民起义;1968年的捷克革命;以及1956年、1970年、1981年多次发生的波兰人民抗议。

Uniformed men placing glass on top of concrete wall (© Werner Kreusch/AP Images)
1961年8月,两名东德工人将碎玻璃片插到防止东柏林人逃离的一段4.5米高墙的墙顶上。(© Werner Kreusch/AP Images)

1961年8月,东德开始建造柏林墙。刚开始只是带刺的铁丝网,但不久就扩展为5米高、165公里长的钢筋混凝土墙,墙顶布满铁蒺藜,沿墙布设了枪台,瞭望塔和雷区。当时的西柏林市长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担心这堵墙会把西柏林变成一个“集中营”,他警告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西柏林人的士气可能崩溃。肯尼迪同情此状,但他坚持认为,“一堵墙要比一场战争好千百倍”。肯尼迪于1963年6月飞到柏林,在那里发表了动人的演说。他坚定地用德语向当天到场的25万多柏林人(占全市人口的五分之一)说:“我是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柏林墙给欧洲带来了稳定,它使围绕这个城市不时发生的危机趋于缓和。法国作家弗朗索瓦·莫里亚克(Francois Mauriac)调侃地写道:“我如此喜欢德国,真高兴现在有了两个”。

Woman dangling from window, crowd gathered below (© Alex Waidmann/ullstein bild/Getty Images)
一女子通过她在东柏林住所的窗子逃到西柏林。(© Alex Waidmann/ullstein bild/Getty Images)

但是,共产党集团并非像其外表那样稳定。东柏林人民坚持不懈地追求西方自由。历史学家大卫·雷诺兹(David Reynolds)作了这样的描述:“逃离的人不断到来——有跳窗来的、有剪断铁丝网来的、有从墙底下挖地道来的,甚至还有乘气球越墙过来的。”有将近200人在试图越界时丧生。而在苏联集团内部,共产主义制度摇摇欲坠。东欧国家越来越落后于它们的西方邻国,并且清楚地看到这点。新技术被证明更适合于西方的个人自主模式和经济创业精神。到1989年时,苏联集团内的矛盾,就像上一代共产主义人士也许会描述的那样,更加严重——严重程度之高,高于了柏林墙本身。

本文摘自2009年出版的文集《柏林墙:20年以后》(The Berlin Wall: 20 Years Later),作者是迈克尔·杰伊·弗里德曼(Michael Jay Friedman)。


欲了解柏林墙历史及其为何最终倒塌,可阅读几位历史学家和作家在2009年柏林墙倒塌20周年之际撰写的文章(英文)。

Magazine cover
The Berlin Wall: 20 Years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