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家族渊源将宾夕法尼亚州和爱尔兰的两个城市联系起来

2020年11月7日,为了庆祝乔·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拜登的一名远亲乔·布莱维特(Joe Blewitt)同家人聚集在爱尔兰梅奥郡巴利纳的一幅拜登的壁画下开香槟庆祝。(© Charles McQuillan/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7日,为了庆祝乔·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拜登的一名远亲乔·布莱维特(Joe Blewitt)同家人聚集在爱尔兰梅奥郡巴利纳的一幅拜登的壁画下开香槟庆祝。(© Charles McQuillan/Getty Images)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的斯克兰顿(Scranton)与爱尔兰梅奥郡(County Mayo)的巴利纳(Ballina)有几个共同之处。其中之一是19世纪逃离爱尔兰土豆饥荒(Irish Potato Famine)后来到美国的爱尔兰工人的家族纽带。

佩吉·盖布哈特·科格内蒂(Paige Gebhardt Cognetti)市长表示,在斯克兰顿,“很多人都和他们的祖母同住在一个街区。很多人都留下来并做出了贡献。[斯克兰顿和巴利纳]两个地方都建立在令人骄傲的历史之上。”

巴利纳的人口不到11000人,坐落在莫伊河(Moy River)河口,有爱尔兰的三文鱼之都的美称。

如今斯克兰顿和巴利纳又有了一种新关联:它们都同一位美国总统有关。

同众多斯克兰顿本地人一样(近四分之一的人口是爱尔兰裔美国人),拜登总统的先辈也是在该岛遍地饥荒及机会匮乏时离开梅奥郡的。拜登的曾曾曾祖父爱德华·布莱维特(Edward Blewitt)及其子帕特里克(Patrick)在斯克兰顿定居,当测绘员为生。

拜登上小学四年级时,他们家又遇到了困难,他父亲搬到了特拉华州(Delaware)威尔明顿(Wilmington)工作。这位未来的总统在特拉华州长大成人,该州在他年满30岁达到宪法规定的最低年龄时选举他为联邦参议员。

斯克兰顿和巴利纳都高兴地欢迎乔·拜登回来。尽管拜登的小家搬离了斯克兰顿,但他的亲戚们都留在了那里,因此拜登多年来曾回去过很多次。2016年,时任总统奥巴马称赞他的副总统是一名“来自斯克兰顿的斗志旺盛的小子”。

斯克兰顿市以拜登的名字重新命名了拜登童年生活过的住宅前的道路(© Ted Shaffrey/AP Images)
斯克兰顿市以拜登的名字重新命名了拜登童年生活过的住宅前的道路(© Ted Shaffrey/AP Images)

作为总统候选人,拜登于2020年11月选举日(Election Day)回到他童年的家乡,高兴地回顾了他在举足轻重的宾夕法尼亚州的根基。

虽然爱尔兰的巴利纳不能给拜登投票,但他也去过那里,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担任副总统期间。他在那里看望了远亲,并走访了帮助他查询家谱的当地人。

2017年,梅奥郡以拜登于2015年因癌症去世的儿子博(Beau)的名字命名了该郡的安养院。

据《爱尔兰时报》(Irish Times)报道,当拜登于2020年11月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时,他的表亲们带领他们的爱尔兰邻居在巴利纳市中心广场开香槟庆祝。(应当指出的是,拜登并非第一位祖籍在巴利纳的总统。前爱尔兰总统玛丽· 罗宾逊(Mary Robinson)是在那里出生的。)

大西洋两岸共同的骄傲

2020年11月7日,凯瑟琳·哈拉汉(Catherine Hallahan)手持一面美国国旗在爱尔兰的巴利纳等待庆祝乔·拜登当选美国总统。(© Peter Morrison/AP Images)
2020年11月7日,凯瑟琳·哈拉汉(Catherine Hallahan)手持一面美国国旗在爱尔兰的巴利纳等待庆祝乔·拜登当选美国总统。(© Peter Morrison/AP Images)

30年来,斯克兰顿和巴利纳通过一个姊妹城市项目缔结了密切关系。在1月份的拜登总统就职典礼前夜,这两个城市的市政委员会通过线上的Zoom会议讨论了在疫情过后进行互访的可能性。

斯克兰顿市长科格内蒂指出,不管一个人的政治立场如何,一个生长在当地的人当选——或是一个生长在当地的人的曾曾曾孙当选——都是一种有力的信号,特别是对于儿童。

她说:“我女儿会知道她的家乡有人当上了总统。你的确可以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