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历史系列97:立法监管食品药品

食品及药品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健康与安全,吃的放心是民众的基本要求,1906年美国国会通过《纯净食品及药品法》(Pure Food and Drug Act)并由时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签字生效,《纯净食品及药品法》的通过为全国范围内食品药物统一监管开辟了道路,是消费者权益保护人士长期揭露黑心食品的成果,也是现代美国立法保护消费者的标志性事件,具有里程碑性质。该法将监管权力赋予当时属于农业部属下的化学局,1927年以化学局为主改组成立新的监管机构,3年后改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纯净食品及药品法》颁行110年的岁月中,FDA扮演着民众健康及安全守护神的角色,其信誉深得民众的信赖。

在《纯净食品及药品法》实施之前,联邦政府对食物、药品的销售、监管缺少统一的法律,基本上由各州政府自行其事,而各地的法规五花八门,同时又无法跨州实施,因此漏洞百出,使得不良厂商有机可乘,黑心食品不时出现在市场上,危害民众的健康。19世纪下半期到20世纪初是美国历史上的所谓“镀金时代”,随着社会财富的快速增加,社会上弥漫着追逐金钱的贪婪习气,黑心厂商投机取巧、以次充好、以假乱真将食物推销给顾客的事例时有所闻,引起传媒、民众的强烈不满。19世纪末、20世纪初席卷全国的进步主义运动就是对镀金时代拜金热、假公济私、贪污腐化、贿赂盛行的反弹,全国性的食品药物监管法也应运而生。

1906年通过的《纯净食品及药品法》是社会活动人士、政府官员、医务人员、新闻工作者、政治家等历经数十年不断争取呐喊的结晶,其中曾任农业部化学局总化学师的哈维·威利(Harvey Wiley)被后人公认为《纯净食品及药品法》之父,他在农业部长期致力于对食物添加各种化学防腐剂的研究,引起全国性的关注,这也是1906年国会通过食品药物管理立法时,写明“纯净食品”的主因,《纯净食品及药品法》也被称为“威利法”(Wiley Act)。

除了哈维·威利外,1906年出版的小说《屠场》(The Jungle)也对《纯净食品及药品法》立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屠场》作者厄普顿·辛克莱(Upton Sinclair)原本是记者,他以揭露政府、商业中的腐败行为著名。他于1904年匿名在芝加哥的肉类加工厂工作了7个星期,辛克莱在此基础上完成了《屠场》一书,他在书中以一位立陶宛移民在芝加哥的生活为主线,描绘了当时存在的下层民众贫困、移民工作环境恶劣、官僚腐败、资本家贪婪无情等社会现象。辛克莱的本意是揭露社会黑暗,希望唤起读者对底层民众的同情,但许多读者却被书中描写的肉类加工厂肮脏的生产环境、以次充好、缺乏管理等震惊,从而掀起新一波要求立法监管食品的浪潮。辛克莱后来曾抱怨公众误解了他写小说的初衷,称“我想打动公众的心,却不料击中了他们的胃。”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前局长埃森巴赫与工作人员检验西红柿是否带有沙门氏菌(照片:美联社)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前局长埃森巴赫与工作人员检验西红柿是否带有沙门氏菌(照片:美联社)
《纯净食品及药品法》之父哈维·威利(照片:FDA)
《纯净食品及药品法》之父哈维·威利(照片:FDA)
1906年食品监管人员检查猪肉质量(照片:H. C. White Co)
1906年食品监管人员检查猪肉质量(照片:H. C. White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