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永久封闭的印第安文化遗址——霍霍卡姆皮马国家纪念园区

紧邻亚利桑那州首府凤凰城南郊,有一处面积高达372,000英亩(1500平方公里)的基纳河印第安保留地(Gina River Indian Reservation)。在这个保留地里面,国会于1972年设立了霍霍卡姆皮马国家纪念园区(Hohokam Pima National Monument)。这个面积接近7平方公里的园区与众不同,它从外表上看不到任何与它所纪念的印第安文化有关的遗产,只有与周围一样的荒野灌木和草丛,而且外人还禁止踏足这一片土地,也就是说,它不对外开放。

基纳河印第安保留地和霍霍卡姆皮马国家纪念园区位置图(据谷歌地图制作)
基纳河印第安保留地和霍霍卡姆皮马国家纪念园区位置图(据谷歌地图制作)

上个世纪初,纽约有一个名叫格拉德温(Harold Sterling Gladwin)的股票商人,他在40岁左右赚了足够的钱。因为对自然历史的爱好,他1922年代移居加州,在一家博物馆工作。一开始,他的兴趣是美洲蝴蝶等昆虫生物,直到1924年,格拉德温结识了十九世纪上半叶美国著名的考古学家基德(Alfred V. Kidder),他的工作才转向了印第安文化和历史的考古发掘和研究。

在那个年代,尽管文物保护法已经颁布,但是不少贪财的文物走私贩子还是在各地活动,他们从不考虑那些盗掘或廉价收购而来的印第安陶罐的历史和文物意义。格拉德温则不同,他会细心研究不同部落使用的陶器和其他物品在形状用料及色彩上的区别,从而区分不同时代和文明的进化历史,解释相距遥远的部落之间可能的联系或渊源。他们还根据各地印第安语言的主副词根、短语和术语的不同,对印第安民族和文明的历史和地域加以区分。美洲印第安人来自于亚洲的假说,也是最早由格拉德温在他的一本名叫《亚洲来客》(Men out of Asia)的书里面提出来的。

格拉德温和温妮弗莱德(Winifred,后来成为他的妻子)一起,在美国西南部的各个印第安人普韦布洛进行了大量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他们还一起成立了基拉普韦布洛考古基金会(Gila Pueblo Archaeological Foundation),出版了有关的考古发掘专著,在1951年将基金会的全部藏品都捐赠给了亚利桑那州立大学。

格拉德温他们及其基金会最著名的考古发掘地点,就是今天的霍霍卡姆皮马国家纪念园区。当年那里叫做“蛇镇”(Snaketown),是一个数十人的印第安人村落,因为地处偏远,还没有遭到过文物贩子们的洗劫。蛇镇在基拉河畔,发掘出来的文物表明,那里从公元前300年开始,就有印第安人在那里生活,他们用简陋的树干和石制工具,开挖了许多长达数英里的运河,通过大小不一的闸门,将河水引进田地,种植玉米和其他作物。除了农业之外,考古发掘还证明,当时的印第安人也通过狩猎和采集丰富他们的饮食。人们居住在土坯房屋或者季节性的居所,室内挖掘成较低的浅坑,门口有炉灶和粘土制成的垫盘。在村落周边,人们还建造了庆祝丰收的祭祀场所,也是用来进行比赛的场地。

在1960年代,蛇镇曾经有过第二次发掘。到1972年建立纪念园区的时候,基纳河印第安保留地决定封存他们的这块历史圣地,于是用泥土把发掘现场完全掩埋起来。自此,慕名而来的人们,只能到附近和凤凰城的亚利桑那博物馆里面去找寻它的历史风貌。

1930年代亚利桑那州印第安民居照片(国会图书馆)
1930年代亚利桑那州印第安民居照片(国会图书馆)

说到这里,还得补充一点,就是凤凰城的名字其实就与蛇镇和这里的印第安文明有关。1865年,美国陆军骑兵团曾经在蛇镇附近建立过一处要塞,从那里退役的一名士兵在基纳河地区开办了一家公司,以古代印第安人运河为基础,从新开凿运河。运河建成之后,吸引了人们前来定居,就成了新城市的开始。凤凰涅槃,神话中的凤凰浴火重生,凤凰城因此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