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79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推翻当时的伊朗政府至今,伊朗政权经常采取扣押人质的卑劣手段,作为谈判的筹码。1979年,激进分子将美国使馆60多人掳为人质, 52名美国人被拘禁长达444天之久。

如今前往伊朗工作、学习或探亲的外国人经常成为该政权的目标。该政权视之为向外国政府讹诈金钱的机会。

据美国国务院2017年的伊朗人权报告(Human Rights Report on Iran),拥有伊朗和另一国公民身份的双重国籍人员继续成为伊朗觊觎的对象,往往受到长期的任意监禁,无法得到律师的帮助为自己进行辩护。在某些情况下,双重国籍人员被判处10年或更多的徒刑。

例如,2015年,美国伊朗裔商人斯雅马克·纳玛兹(Siamak Namazi)在前往德黑兰(Tehran)探望双亲时被逮捕,罪名是与敌国串通,被判处10年监禁。2017年,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UN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认为,伊朗剥夺双重国籍人员自由的行为日益增长。目前他被关在伊朗臭名昭著的伊温监狱(Evin Prison)。有关当局不允许他接触自己的律师,也不接受家人探访。

2016年4月,拥有英国和伊朗双重国籍的救助机构工作人员納扎尼·扎加里-拉特克利夫(Nazanin Zaghari-Ratcliffe )被诬陷为间谍,在探亲后遭到逮捕。据伊朗人权中心(Center for Human Rights in Iranying)提供的消息,德黑兰一名法官裁定,伊朗只有在收到英国支付的一笔旧账后才能将她释放。

Compilation of two photos: Man in park holding photograph (© John Stillwell/PA Images/Getty Images) and close-up of woman smiling (Ratcliffe family photo)
左图: 理查德·拉特克利夫(Richard Ratcliffe)手持妻子納扎尼与女儿加布里埃拉(Gabriella)在伦敦(London)汉普斯特德(West Hampstead)拍摄的照片。(© John Stillwell/PA Images/Getty Images) 右图: 納扎尼·扎加里-拉特克利夫(Ratcliffe family photo)

7月,納扎尼·扎加里-拉特克利夫的丈夫理查德·拉特克利夫(Richard Ratcliffe)告诉伊朗人权中心,法官说的话证实了他们一段时间以来的猜测。“他的话证实了納扎尼作为谈判筹码正被关在监狱里。”

Child with man and woman (Wang family photo/Princeton University/Reuters)
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博士生王夕越(Xiyue Wang)在2016年前往伊朗前与家人合影。(Wang family photo/Princeton University/Reuters)

前联邦调查局(FBI)干员罗伯特·莱文森(Robert Levinson)在伊朗失踪已有11年以上,成为美国有史以来被扣押时间最长的人质。伊朗政府曾答应协助美国寻找莱文森,美国政府继续敦促伊朗兑现承诺,使他与家人团聚。

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学生王夕越(Xiyue Wang)来自中国,后归化为美国公民。2016年,他在学习波斯语和为博士论文查找历史资料期间被诬陷为间谍遭到逮捕。普林斯顿大学有关人员说,他们继续“希望伊朗当局允许这位有才华的学者、忠实的丈夫和慈爱的父亲回家继续完成博士学业。”该校将继续支持争取他安全回家的努力。

过去两年来,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已逮捕至少30名双重国籍人员,其中大多数以间谍罪被起诉。截至8月,11人仍然被关押在伊朗监狱内,其中一些是美国人。

5月,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指出,“我们正积极进行努力,设法让每一位不应该被在伊朗受到监禁的美国失踪人员返回家园。伊朗必须释放所有的美国公民以及我们的伙伴和盟国的公民。他们每一位都受到诬陷身陷囹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