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Amistad ship (© The History Collection/Alamy)
1839年8月在纽约长岛海外的西班牙货船 “阿米斯塔德号”。 (© The History Collection/Alamy)

1839年,“阿米斯塔德号”(Amistad)货船从哈瓦那(Havana)驶向古巴另一方的普林西比港(Puerto Principe)。船上有将沦为古巴岛上的终身奴隶的53名非洲人。途中,这些非洲人奋起反抗,力争自由。这场反抗使他们得以暂时逃脱了奴隶命运。不久以后,美国废奴主义人士将他们的斗争带上美国法庭。

Drawing of Joseph Cinque holding staff (© Interim Archives/Getty Images)
“阿米斯塔德号”反抗行动领袖约瑟夫·辛克(真实姓名森贝·皮)肖像 (© Interim Archives/Getty Images)

船上的这些非洲人——49名男子,3个女孩和一个男孩——都是非洲曼德(Mende)部落的人,他们被葡萄牙贩奴商从现今的塞拉利昂抓走,卖到当时的西班牙殖民地古巴。

此时,美国以及西班牙和其他欧洲大国已有法律禁止输入奴隶。但是,跨大西洋的贩奴交易在继续非法进行。这批曼德人被贩卖到的哈瓦那,是当时这种非法活动的一个主要港口。

在“阿米斯塔德号”进行流血反抗的带头人森贝·皮(Sengbe Pieh ,西班牙贩奴商给他起名叫约瑟夫·辛克[Joseph Cinque])在控制了帆船后,命令船上的种植园主将船驶回塞拉利昂。

但是,森贝·皮和船上活着的其他41名非洲人不知道,船主改变了航线,将船驶进美国。

法律纷争

美国海军在纽约长岛(Long Island, New York)海外扣押了这艘船,随后将它拖到附近的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

在船抵达位于美国东北方的康涅狄格州后,引发了一场外交、法律和道德论战,并且将奴隶制问题带到了美国最高法院(U.S. Supreme Court)。

西班牙政府直接要求美国总统马丁·范布伦( President Martin Van Buren )将船上存活的曼德人遣返古巴。范布伦总统将这一要求转给了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Hartford)的联邦地区法院(U.S. District Court),当时法院正有待审理关于这批曼德人是否确实是奴隶的诉案。

面临竞选连任的范布伦,由于当时的经济危机,所获支持甚微。他认为,一项支持奴隶制的裁决将有助于他赢得更多选民。他对法院会同意西班牙的申诉坚信不疑,甚至让一艘海军舰船作好准备,负责把在审案期间关在康涅狄格州监狱的这些非洲人送回古巴。

Engraving of Africans chained, naked and crowded in tight rows into small space (© Smith Collection/Gado/Getty Images)
描绘非洲人被锁链关在“阿米斯塔德号”货舱的一米高木刻版画,约翰·沃纳·巴伯(John Warner Barber)1900年创作。 (© Smith Collection/Gado/Getty Images)

但是,废奴主义人士集资聘请了一名翻译采访了森贝·皮和其他船上的幸存者,并得到废奴主义律师刘易斯·塔潘(Lewis Tappan)提供的法律协助。塔潘唤起了公众对这些非洲人的遭遇的同情。

出乎许多人意外的是,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安德鲁·贾德森(Andrew Judson)站在非洲人的一边(英文 PDF, 824 KB),他在1840年裁决,这些非洲人不是西班牙的奴隶,他们遭到非法贩运,应被送回塞拉利昂。范布伦政府对此提出上诉,但以失败告终。

美国政府在向最高法院提起的最后上诉中申辩,美国政府基于条约义务必须将这些非洲人送回古巴。

塔潘和废奴主义人士埃利斯·格雷·洛林(Ellis Gray Loring)对他们的律师团队作出重要调整,获得了一位在最高法院进行过出庭辩论、进行过条约谈判、最重要的是,对奴隶制深恶痛绝的人。

前总统出面

John Quincy Adams in frock coat leaning on books piled on table, with hand on chair (© Universal History Archive/Getty Images)
约翰·昆西·亚当斯,大约1800年(© Universal History Archive/Getty Images)

废奴主义人士在前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身上看到了上述所有资质。72岁的亚当斯仍在担任马萨诸萨州(Massachusetts)议员,参与政治。一开始,他对辩护非洲人的这个案子有些犹豫,但是随后转念,相信这将成为他为美国效劳的最后一举。

史密森尼学会的国立美国非洲裔历史和文化博物馆(Smithsonian’s 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merican History and Culture)荣誉资深主管约翰·富兰克林(John W. Franklin)说,“我们现在想,‘总统在卸任后会做什么?’”,而“这就是一个例子”,亚当斯是“一个有强大力量的社会成员”。

1841年,亚当斯为“阿米斯塔德号”一案进行辩护。他说,曼德人是自由的,应该返回他们的家园。

亚当斯责成美国要实践自己的理想。他说,“只要引用《独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的文字],即每个人享有生命和自由的权利,一种不可剥夺的权利,这个案子就裁定了”。他说,“我替这些不幸的人所要求的绝不超过这份《宣言》”。

最高法院同意了亚当斯的论点;废奴主义人士通过募捐,帮助将这些久经磨难的非洲人返回了家园。(他们当中有些人在等待司法判决期间病逝。)包括森贝·皮在内的35名非洲人最终回到了塞拉利昂。(其中一位女孩后来又返回美国,到俄亥俄州(Ohio)的欧柏林学院(Oberlin College)读书。)

总统范布伦竞选连任失败(在最高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前)。

1992年,康涅狄格州纽黑文(New Haven)市为纪念遭到绑架贩运的“阿米斯塔德号”非洲幸存者,矗立了一座4米高的森贝·皮铜像,森贝·皮在此可以傲视当年关押他和他的非洲同伴的纽黑文监狱的遗址。这是他们经历了司法搏战的地方。这场斗争最终使他们获得了自由,并且大大推动了美国的废奴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