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协议为伊朗政权实施暴力推波助澜

(© Vahid Salemi/AP Images)
伊朗领导人在2015年签署了核协议,但该政权仍然堂而皇之地扩大自己的导弹能力。图为2017年伊朗大肆宣扬军事实力的宣传活动。(© Vahid Salemi/AP Images)

人们原来希望伊朗核武协议可以使全世界支持恐怖主义的首恶分子“有所收敛”。但这种情况并未发生。

相反,在2018年5月8日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决定美国退出漏洞百出的协议前2年10个月期间,伊朗领导人攫取协议带来的收入增加该政权的军事开支和为恐怖主义筹集的经费

去年下半年,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曾指出,“在核协议期间……伊朗的邪恶活动没有丝毫收敛”,伊朗政权“继续在整个地区支持真主党(Hezbollah)、哈马斯(Hamas)、胡塞武装(Houthis)和什叶派(Shia)武装人员“。

伊朗政权将军事开支增加了三分之一,导弹产量提高了3倍,并且向叙利亚残暴的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输送了数十亿美元。

为此,特朗普总统采取完全不同的方式。最大程度施加压力的行动通过经济制裁迫使伊朗政权最后停止为恐怖主义提供经费并将资源用于国内。

国务卿蓬佩奥指出,“我们只希望伊朗采取正常国家的行为。”

伊朗领导人继续将代理武装分子置于人民的利益之上

2014年至2018年,伊朗政府将用于军事和恐怖主义的开支增加了53%。仅2018年一年,该政权就为下属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Quds Force)提供64亿美元资金。美国已认定该组织是支持真主党、哈马斯等外国恐怖集团和策划海外袭击的恐怖主义组织。

1月10日,美国的伊朗问题特别代表布赖恩·胡克(Brian Hook)告诉新闻记者,“伊朗依靠伊朗核协议有能力采取扩张性的对外政策。他们的扩张行动因伊朗核协议得到资助。”

与此同时,伊朗人民面临40%的通货膨胀。他们要求领导人改弦更张。但是2019年11月,在天然气价格飙升导致大规模示威活动席卷全国之际,该政权却采取封锁网络的行为,还杀害了数百名示威民众。

伊朗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还继续在国外采取侵略行动。

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在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用炸弹袭击油轮并劫持人质,对沙特阿拉伯的油田发射导弹,阻断了全世界7%的原油供应,另外还策划了对美国驻伊拉克使馆和联盟基地的袭击,杀害了一名美国承包人员。

伊朗领导人还储备和浓缩金属铀,使其超出任何用于和平目的的需求。他们继续要求其他国家做出让步,而不是改变自己的行为。

胡克指出,“他们不愿意听别人说‘不’。特朗普总统正采取前所未有的坚定立场给予他们迎头还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