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尼日利亚青少年落入“博科圣地”手中[附视频]

在尼日利亚生活多年的美国教育工作者玛吉·恩赛因(Margee Ensign)目睹了当地没有工作、没有希望的年轻人是多么容易受“博科圣地” (Boko Haram)的召唤,加入“博科圣地”恐怖主义分子行列。

玛吉·恩赛因说,“你如果没受过教育,就很容易受蒙骗。你如果看不到有更好的生活前途”,就更有可能被引上邪路。极端主义分子“确实给人一种使命感,尽管那是邪恶的使命”。

Woman dressed in blue suit facing man speaking into microphone (© Brian D. Perkins)
玛吉·恩赛因 (© Brian D. Perkins)

玛吉·恩赛因在尼日利亚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 of Nigeria)——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第一所西方式大学——担任过七年校长。(现在她是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卡莱尔[Carlisle, Pennsylvania]的迪金森学院[Dickinson College]院长。)

尼日利亚美国大学由工商慈善家、时任尼日利亚副总统阿提库·阿布巴卡尔(Atiku Abubakar)创立,他认为,这是培养能够解决尼日利亚社会和经济问题的领袖的最佳场所。

教育可以改变一切。” ~玛吉·恩赛因

在尼日利亚,玛吉·恩赛因的工作地点位于动荡的阿达马瓦州(Adamawa)首府约拉(Yola),当时有30万逃避“博科圣地”恐怖迫害的难民逃到那里。

她与参加“阿达马瓦和平行动计划”(Adamawa Peace Initiative)的基督教和穆斯林领袖一道努力,调动人道援助组织为难民提供食品。这些组织也继续教青少年读书写字,教他们掌握技术手段,并且组织他们开展体育活动。

身为非洲发展专家的恩赛因说,“我们深入到成千上万孩子中,而且可以证明,他们没有一人加入“博科圣地”。

A girl and a man smiling (© Afolabi Sotunde/Reuters)
2017年5月,一名刚获释的奇博克女学生在阿布贾与亲人团聚。(© Afolabi Sotunde/Reuters)

恩赛因与她的保安负责人深入敌对地区,将2014年4月逃脱了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绑架的女孩子接回,当时有276名奇博克(Chibok)女学生遭到绑架。在返回的孩子中,有二十多人开始上补习课,有几名学生正在读大学学位。(《史密森尼杂志》[Smithsonian Magazine]对此有生动报道[英文]。)

如今,大约100名获得自由的奇博克女孩在约拉重返学校。政府支付她们的大学课程。

Boys sitting at a table writing (© American University of Nigeria)
在难民涌入约拉后,尼日利亚美国大学与有关方面合作,在美国国际发展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的资助下,为年轻人举办了一个”吃饭与读书“(Feed and Read)项目。(© American University of Nigeria)

在加利福尼亚(California)长大的恩赛因,从小随身为航空界先驱的父母周游世界。她说,”我经历过不同文化,不同语言,不同的[社会]组织方式“。 “我一向努力寻找教学和做学问与解决问题之间的关系。对我来说,运用我们学到的知识极其重要”。

恩赛因在迪金森这所美国独立战争(American Revolution)结束后获准成立的第一所学院里,同样坚定地致力于让校园与世界接轨。这里无疑是建立培育世界关系的沃土。校园路边飘扬着不同国家的旗帜,60%的学生到海外留学,在校学生有十分之一来自其他国家。

如果你希望到美国留学,请到EducationUSA开始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