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案微模:一位将法医学推向前进的女性

富有的财产继承人弗朗西丝·格莱斯诺尔·李(Frances Glessner Lee, 1878–1962)怎么会成为她那个时代最著名的犯罪学家之一?一个新展览说明,她的细致观察力是重要原因。她最终在一个鲜有女性涉足的领域取得成功,并且成为美国第一位女警监。

这个正在史密森尼学会伦威克美术馆(Smithsonian Institution’s Renwick Gallery)展出的展览叫做“谋杀是她的爱好:弗朗西丝·格莱斯诺尔·李及不明死亡的迷你模型研究”(Murder Is Her Hobby: Frances Glessner Lee and the Nutshell Studies of Unexplained Death)。它介绍了李在1930-40年代制作的18个复杂的犯罪现场微型立体布景,旨在帮助谋杀案调查员“给罪人定罪,给无辜者释罪,在”微模“里找出真相”。

Miniature kitchen on left and bedroom scene on right with two dolls representing dead bodies (State Dept./S.L. Brukbacher)
在“三室之屋”,厨房(左)通向卧室(右),里面有一对夫妻遇害身亡。(State Dept./S.L. Brukbacher)

乍一看,李的微型作案现场(基于新英格兰地区真实的警察案)很像过娃娃家,里面的布置包括有迷你摇椅,报纸,捕鼠夹以及儿童玩具等。但是,一旦仔细看就会发现,这里有发生过暴力的痕迹——弹孔,血迹,以及微型尸首等。

Woman working at table (© Glessner House Museum/Smithsonian Institution)
弗朗西丝·格莱斯诺尔·李1940年代初在制作她的“小壳子”(© Glessner House Museum/Smithsonian Institution)

策展人诺拉·阿特金森(Nora Atkinson)说,在李开始她的执法生涯的年代,警察得到的训练很少,经常对犯罪现场处理不当,包括忽略线索,玷污证据,从而给起诉嫌疑人带来困难。

因此,李制作了这些微型立体布景,用它们作为培训工具,提高调查人员的观察力,同时也教给他们如何用帆布遮盖犯罪现场。

1. 家庭生活中断

模型厨房,女尸倒地
在“厨房”里,妻子陈尸烤箱旁。丈夫告诉警方他到家后发现妻子死亡。(State Dept./S.L. Brukbacher)

2. 送奶工的发现

阁楼上一女子上吊
在“阁楼”上,一具女人吊尸。是一个送奶工发现了她 ,因为他看到厨房门打开,便上楼查看。(State Dept./S.L. Brukbacher)

3. 尽在细节中

 

穿毛袜和一只鞋的上吊人双脚
这个“阁楼”现场的近景中可以看到,李对真实细节的再现。(© Susan Marks/Baltimore Office of the Chief Medical Examiner)

4. 她是摔倒还是被推倒?

5. 受勾引死亡……?

少女模型躺在地上
在“会客厅”,地上躺着少女的尸体,她在四天前失踪。(© Corinne May Botz/Baltimore Office of the Chief Medical Examiner)

6. 城中酒鬼

男子模型躺在沙发上
在“起居室和木房”,一男子陈尸沙发上。一位医生断定是大量酗酒导致死亡。(State Dept./S.L. Brukbacher)

阿特金森说,李现在被视为是“法医学教母”。然而,从社会尊夫人到犯罪学家的道路并非短暂。

如同那个时代和相同社会地位的大多数女性一样,弗朗西丝·格莱斯诺尔·李很早结婚,没有上大学。但是,她的哥哥在读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有一次将医学院同学乔治·伯吉斯·马格拉斯(George Burgess Magrath)带到家里。据阿特金森说,他“有点像真实生活中的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

Miniature scene of woman drowned in bathtub (State Dept./S.L. Brukbacher)
在“黑暗洗澡间”,一女子被发现死在浴缸中,水从开着的龙头里冲进她的嘴。(State Dept./S.L. Brukbacher)

马格拉斯后来成为波士顿(Boston)的首席验尸官,给李讲了许许多多死亡调查案。两人的友谊持续毕生,其中贯穿着对马格拉斯经手案件的无数讨论。

最终,李决定要从事法医病理学职业。她家人反对,认为这种工作对女人来说不干净。但是,在她的哥哥1930年去世后,52岁的弗朗西丝·格莱斯诺尔·李继承了家产,获得了独立。

她一头扎进自己的这门新学科,观察犯罪现场和验尸,进而产生了要通过制作微型立体布景来描述复杂的谋杀案或意外死亡案的设想。她邀请侦探和检察官研究她的“微模”,帮助建立取证和评证的规范做法。

Woman using tweezers to arrange items in diorama (Glessner House Museum/Smithsonian Institution)
李用镊子调整她的迷你模型“黑暗的洗澡间”。

1943年,弗朗西丝·格莱斯诺尔·李成为美国第一位女警监。

她的“微模”今天仍被用于巴尔的摩(Baltimore)首席验尸官办公室(Office of the Chief Medical Examiner)主办的培训班。李根据每个场景写出的犯罪现场”报告“,至今仍被发给法医培训生。

Man using flashlight to peer into dark diorama (State Dept./S.L. Brukbacher)
“谋杀是她的爱好”展览发给观众手电筒以便看得更清楚。(State Dept./S.L. Brukbacher)

颇为有趣的是,李通过运用一种传统的制作”迷你微型物“的女性艺术,促进了一个以男性为主的行业的发展。她的做法给警方工作带来了颠覆性变化,法医学从此走出了婴儿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