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加入美国女大法官之列

拜登总统在宣布提名凯塔吉·布朗·杰克逊(Ketanji Brown Jackson)担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时说,“现在是让我们的法院充分体现我国的人才和实力的时候了”。

杰克逊现已获参议院批准,她将是由九名大法官组成的美国最高法院有史以来的第一位黑人女性大法官,也是第六位女大法官。在此之前,杰克逊担任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Circuit)法官。

Ketanji Brown Jackson smiling (© Alex Brandon/AP Images)
凯塔吉·布朗·杰克逊3月与美国国会议员会面 (© Alex Brandon/AP Images)

1981年, 如今已经去世的桑德拉·戴·奥康纳(Sandra Day O’Connor)被任命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大法官,创下最高法院200年历史的新篇章。

在20世纪,数位总统都曾考虑任命女性担任大法官。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几乎成功,但由于时任主大法官表示若任命女性他将辞职,尼克松未能实现计划。一些法律机构当时也反对任命女性。

奥康纳在被罗纳德·里根总统任命后发表了一句名言:“一个睿智的老妪和一个睿智的老翁会得出一样的结论”。奥康纳在最高法院的25年中发挥了重要影响力。

在一项关于允许联邦环保署在州政府未能采取行动减少空气污染时采取措施的裁决中,她投了决定性一票。在另一案中,由于她的作用,最高法院裁决,人们在被拒绝治疗的一些情况下,有权寻求另一个医生的诊断。

芝加哥-肯特美国最高法院研究所(Chicago-Kent’s Institute on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联合所长卡罗琳·夏皮罗(Carolyn Shapiro)指出,奥康纳在书面意见书中,避免作出可能“产生广泛和也许是不可预知的影响”的一概而论的陈述。

Three woman sitting in row (© Pablo Martinez Monsivais/AP Images)
左起:埃琳娜·卡根,索尼娅·索托马约尔和已故鲁思·巴德·金斯伯格。 (© Pablo Martinez Monsivais/AP Images)

1993年,现已去世的鲁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成为最高法院的第二位女大法官。在关系到残疾人、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酷儿、间性人等人士(LGBTQI+)和妇女权利的一些里程碑案件中,金斯伯格留下了不朽的业绩。她执笔了1996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最高法院裁决书,裁定公立的弗吉尼亚军事学院(Virginia Military Institute)必须结束只收男生的政策。

第三位女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基本是在政府的廉租房中由单亲母亲抚养成人。她说,她是受电视剧《佩里·梅森》(Perry Mason)的影响而决定攻读法学。她毕业于常春藤院校,在2009年被巴拉克·奥巴马总统提名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之前,担任影响力很广的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Second Circuit)法官。她是最高法院的第一位拉美裔大法官。

索托马约尔成为最高法院一位强有力的法官,并以提出尖锐的反对意见著称。夏皮罗说,“她的异议举足轻重。它们着眼未来,但也面向声音被埋没或被噤声的人和为他们发声”。

Woman smiling (© Bonnie Cash/The Hill/AP Images)
艾米·康尼·巴雷特2020年10月在华盛顿出席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 (© Bonnie Cash/The Hill/AP Images)

最高法院的另外两位现任女大法官分别是,2010年由奥巴马总统任命的埃琳娜·卡根(Elena Kagan)和2020年由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任命的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她们在职业生涯早期都曾担任过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法律助理——卡根是已故最高法院第一位黑人大法官瑟古德·马歇尔(Thurgood Marshall)的助理,巴雷特是已故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的助理。

卡根在担任最高法院助理之前,是《哈佛法律评论》(Harvard Law Review)期刊的学生编辑。她后来成为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2009年,奥巴马总统任命她为美国联邦检察总长,从而使她成为代表联邦政府在最高法院出庭的第一位女性。夏皮罗说,“她是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上最敏锐的提问人。她一向直切案件问题的核心”。

现年50岁的巴雷特是最高法院大法官中最年轻的一位。她曾是一位杰出的教授和法官。她在母校圣母大学法学院(Notre Dame Law School)的教学和学术重点是联邦法庭和宪法法律。

从奥康纳被提名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至今,美国攻读法学院的女生人数上升了21%;实际上,今天法律专业的在校女生人数多于男生。杰克逊的任命使最高法院现将有四位女性大法官,进一步缩小了性别差距,也为新一代法律学生增添了又一位令人钦佩的榜样。

本文由自由撰稿人Holly Rosenkrantz提供。专职撰稿人Lenore Adkins参与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