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诚沟通在公共卫生危机中至关重要

一排身穿防护服的人在城市街道上喷洒消毒剂(© Ahn Young-joon/AP Images)
3月4日,身穿防护服的军人在韩国首尔的街道上喷洒消毒剂,以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Ahn Young-joon/AP Images)

在得知源于中国的致命的冠状病毒疫情后的几周内,韩国官员就设立了检测设施,支持每天为20000名公民提供检测。在台湾,有关当局开始每天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公众告知情况,并消除谣言。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迅速大力研发可行疫苗

历史证明,快速、公开及透明的应对措施能够拯救无数人的生命。

有效的公共健康举措的核心在于:在全世界分享信息。例如,在2009年,当美国医卫官员发现两名生活在相距近210公里(130英里)的两地的患者都出现了一种过去没有见过的流感症状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迅速向国际社会发出预警。

在这种新型流感于西半球(Western Hemisphere)出现仅9天之后,美国官员就将这种病毒的完整基因排序上传到一个公开的数据库,让全世界的科研人员都能占据先机。在识别出H1N1病毒两周之内,CDC就研发出一种检测方法,并将检测试剂盒运送到140个国家。

左图为身穿防护服的医卫人员为一位开车者检测(© Ahn Young-joon/AP Images);右图为一个人张开嘴接受检测(© Ed Jones/AFP/Getty Images)
3月,韩国检测新型冠状病毒的设施包括“不下车drive-through”检测点(左图,© Ahn Young-joon/AP Images)以及设在首尔一家医院外的检测点(右图,© Ed Jones/AFP/Getty Images)

在最近这场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中,CDC早在1月6日就提出派专员到武汉帮助调查疫情。但中国政府没有对这一请求作出回应,直到美国专家最终作为一个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小组的成员于2月16日达到中国。

据《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甚至在2019年12月31日向世卫组织告知疫情之后,中国共产党仍在掩盖这种病毒可以人传人的关键细节。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葛斯(Morgan Ortagus)于3月23日发表推文说:“12月31日——在台湾首次试着警告世卫组织人传人状况的同一天,中国当局却让医生噤声,直到1月20日都拒绝承认人传人,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戴口罩的人们汇集在一位戴口罩的医生的照片周围(© Kin Cheung/AP Images)
2月7日,香港民众参加悼念中国医生李文亮的守夜活动。李文亮曾向中国有关当局发出新型病毒的预警,但却因此遭到训诫。(© Kin Cheung/AP Images)

与此同时,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和韩国等国家开始定期提供有关冠状病毒感染和死亡的最新情况,相互交换信息并告知公众,以便减缓疫情的蔓延。

特朗普政府确立了全美方略(whole-of-America)的抗击冠状病毒举措,专门拨款数十亿美元用于公共卫生,并调动州和地方官员、私营部门以及公众抗击这种疾病。白宫新组建的冠状病毒工作组每天都举行新闻发布会,与会记者可以自由地提出他们想问的任何问题。

戴口罩的男子举着手机拍照(© Mark Schiefelbein/AP Images)
1月22日,一名男子在北京拍摄春节街景的照片,而当时病毒已在中国蔓延。(© Mark Schiefelbein/AP Images)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武汉的共产党官员不顾疫情,照常于1月18日举办春节庆祝活动,数万人聚餐,用筷子分享菜肴。

在这场危机期间,中国共产党一直试图对公众封锁信息。当武汉的一位医生李文亮提醒他的同事谨防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时,他遭到公安训诫并被迫在训诫书上签字,保证不再这样做。李文亮后来在治疗一名患者时感染了2019冠状病毒病,于2月6日病逝。

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于3月18日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中国政府知道这种风险,并已经识别了它,他们是最早知道的。”他说,中国政府“没有正确应对,让数不胜数的生命面临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