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saac Kasamani/AFP/Getty Images)
一位工程师2016年12月在乌干达索罗蒂发电厂作业。这座电厂是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的“电力非洲”(Power Africa)合作关系诞生。(© Isaac Kasamani/AFP/Getty Images)

美国和国际伙伴正在向非洲私人行业投资800亿美元,旨在帮助遏止疫情和刺激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七国集团(G7)国家和一些国际发展银行6月宣布,将向非洲的可再生能源和基础设施发展以及制造业、农业和技术行业提供帮助。七国集团成员包括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

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首席运营官戴维·马奇克(David Marchick)说,美国“将继续把投资重点放在疫苗生产、应对COVID-19冠状病毒、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以及非洲大陆的性别平等等领域”。

最近的投资是对美国过去20年来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为增进健康和挽救生命进行的1000多亿美元投资的进一步扩展。

Men in protective gear looking at machine and vials (© Lulama Zenzile/Die Burger/Gallo Images/Getty Images)
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左)3月29日参观位于南非Gqeberha(原名伊丽莎白港)的阿斯彭制药公司疫苗生产设施。 (© Lulama Zenzile/Die Burger/Gallo Images/Getty Images)

非洲发展事务领导人欢迎国际投资,视它们为解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认为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战胜疫情和贫困所需要的4250亿美元资金的步骤之一。

国际金融公司总经理马克塔·迪奥普(Makhtar Diop)说,“我们知道私营行业将对资助发展非洲未来具有重要作用,这可以创造出千百万就业机会,对确保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和减贫至关重要”。国际金融公司是世界银行集团(World Bank Group)成员。

国际金融公司和包括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法国和德国在内的合作伙伴已经在大力推动非洲的疫苗生产和发放。6月30日,它们宣布向非洲最大的阿斯彭制药控股有限公司(Aspen Pharmacare Holdings Limited)投资7亿美元。

这项资助将使这家南非公司到2022年能够生产多达5亿剂美国强生制药公司(Johnson & Johnson)的疫苗,并将通过非盟、南非政府以及致力于平等发放疫苗的国际合作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发放这些疫苗。阿斯彭公司在7月26日发出了它的第一批强生疫苗。

美国政府连同非洲和欧洲发展合作伙伴,还在塞内加尔达喀尔(Dakar)帮助达喀尔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 de Dakar)加速生产COVID-19疫苗,加强非洲的健康安全。

此外,美国正在向非洲国家运送2500万剂疫苗,这是拜登总统承诺向世界提供的首批8000万剂疫苗的一部分。拜登6月宣布,美国将增加购买5亿剂辉瑞(Pfizer)疫苗,发放给中低收入国家。

美国国际发展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署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说,“美国致力于以可持续的方式加大非洲的疫苗生产能力和疫苗获取机会,同时采取大胆和即刻行动,帮助非洲国家抗击COVID-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