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斯伯格教授(Jane C. Ginsburg)成长于一个法律世家。她的母亲是美国最高法院金斯伯格大法官。金斯伯格教授今天给大家介绍知识产权的形成和作用。

莎夏:您能不能介绍一下知识产权(IP)的起源?

金斯伯格教授:欧洲的知识产权可以追溯到15世纪。最早的垄断经营特权是1469年在威尼斯第一次由政府授予的。威尼斯政府的目的就是让威尼斯成为印刷和印刷技术的创新中心。通过给拥有具体技能的工人提供垄断经营特权,威尼斯大议会鼓励了技术创新,也把很多德国的印刷工人吸引到威尼斯去。

知识产权背后的道理是,我们要鼓励大家愿意投入足够的时间和资金进行印刷工厂的运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现,我们不仅需要保护投资人,而且需要保护作家。IP一直以来都被视为一种可以鼓励创新和发明的工具,因为如果你想发明新技术,但你知道别人可以抄袭你的发明,你可能就不会愿意在这方面花时间和资金了。

莎夏:您的研究领域主要是著作权法。著作权主要是用来保护艺术作品的,对不对?

金斯伯格教授:我们把保护对象称为“原创作品”(original works of authorship),包括文学(其中也包括电脑程序)、音乐、舞蹈、编舞、 视听作品,在美国还包括录音制品,但在很多其他国家录音制品受到另外一条法律的保护——这条法律叫做邻接权(neighboring law),实际上跟著作权很类似。

金斯伯格教授(来源:Columbia Law School)
金斯伯格教授(来源:Columbia Law School)

莎夏:您能不能对发展中国家提出一些建议,比如说,怎么让他们的著作权体系与国际体系接轨?

金斯伯格教授:我们当然不能告诉别的国家应该通过什么样的知识产权法。我们以韩国为例吧:很多国家最早不愿意保护IP的原因是,他们并没有很多自己的IP,主要引进其他国家的IP。这种“贸易差额”意味着如果他们保护IP的话,他们主要会保护别国的IP。美国历史最初一百年也处于这种状态。我们以前被视为是一个“仿冒国家”(pirate nation),所以现在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美国19世纪末发生的变化正是亚洲正在经历的变化,就是说国内知识产权保护法律体系越来越完整。韩国流行音乐(K-POP)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20年前韩国仍然被列在我们的仿冒国家观察名单上,但是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IP出口国。基本上一个国家需要自己希望保护本国作品才会通过IP法律。

这些一般都需要一种过渡期,这个期间内会出现很多本土的IP,但不一定会将这些IP输出。美国也经历过这种过渡期。但是一旦你的知识产品的出口市场足够成熟,你就有动力采取一些保护性措施。当然,以前没有人能够预测,K-POP会变得如此流行,但是K-POP确实已经成为一个国际化的现象。因此,韩国就有动力成为国际专著权保护体系的参与者。

莎夏:那么,如果韩国在国内拥有保护K-POP的法律,K-POP的所有权是不是也必须要得到其他国家的认可?

金斯伯格教授:因为韩国是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成员国和伯尔尼公约(Berne Convention)的签署国,其他成员国必须自动保护韩国版权作品,韩国甚至不用在这些国家注册该作品(这一点跟商标和专利有一些不同)。因此,如果韩国的音乐家创作新的歌曲的话,这首歌会自动得到大概178个国家的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