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0日凌晨,不管位于那个时区,美国绝大多数地方的时钟都拨快了一个小时,长达8个多月的夏令时又开始了。

夏令时,英文是Daylight Saving Time,直译应该是“日光节约时间”,也有人将它译为夏时制,是一个在主要欧美国家实行的制度,即在春天来到的时候,将时钟往前拨快一小时,到秋末冬初再调回去一小时。这样,在春夏秋日照时间较长的季节,早起早睡不但可以充分利用阳光,节约能源,而且公认有利于身体健康。

关于夏令时有许多有趣的历史,其中之一就与本文标题所说的“早睡早起身体好”有关。最早的出处是1486年英格兰圣奥尔本斯修道院印刷的8本书籍的最后一本。这本书介绍的是与那个年代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狩猎知识,包括猎鹰驯养、钓鱼技巧和家族纹章等,其中有一段说道:“As the olde englysshe prouerbe sayth in this wyse. Who soo woll ryse erly shall be holy helthy & zely.”注意中世纪英语中的zely演变到今天是silly,即愚蠢,但是在500多年前,它是吉祥的意思。实际上,在1639年克拉克(John Clarke)出版的英语-拉丁语格言谚语丛书里,这段话就变成了“Earely to bed and earely to rise, makes a man healthy, wealthy, and wise.”

但是,“早睡早起身体好、富有和聪颖”这一格言在英语世界真正广为流传,还要归功于本杰明·富兰克林。去年11月份我们有一篇博文,介绍美国千禧世代早挣钱早退休的一拨人时,曾经提到富兰克林靠出版“穷查理年鉴”致富,其中1735年版本的穷查理年鉴就引用了这一谚语,即“Early to bed and early to rise, makes a man heathy wealthy and wise”。

富兰克林在1784年以78岁的高龄代表美利坚合众国出使法兰西的时候,因为黎明的阳光打扰了他的美梦而写过一篇短文。在文中他计算了巴黎人因为早起早睡利用阳光少用蜡烛,省下将近9亿美元(相当于今天220亿美元)。但富兰克林只是提议改变睡眠习惯,并非夏令时的创始人。

真正建议实行夏令时的是英国人威廉·维莱特(William Willett)。1905年有一天他早起遛马,突然想到如果从四到十月把时钟拨快80分钟,英国人就可以尽享充沛的阳光。后来他穷其晚年鼓吹实行“夏季时间”,议会却始终未能采纳其建议,直到他1915年过世。

维莱特死前一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16年4月,德国人出于节省电力的考虑,将维莱特的想法付诸实施,几个星期之后,英国人才如梦初醒,原来敌对的德国人是利用了自己国民的节能倡议,于是亡羊补牢,也采用了夏季时间。

至于美国,自从殖民时代以降,人们根据自己的经纬度决定各地的时间,以当地公认的场所例如教堂钟楼上的时钟为时间标准。直到19世纪末期,才有铁路公司采用时区决定铁路沿线的时间。到1917年4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1918年国会制定时区制法律,同时实行节省能源的“战时时间”(War Time)。战时时间实施不过一年,年底战事结束,第二年就顺应农民的意见,取消了统一的战时夏季时间。是否继续沿用夏令时以及夏令时起始和结束时间,则由各地自行决定。1941年11月珍珠港事件爆发,美国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笠年再次实行夏令时。到二战结束,1946年又取消了全国统一的夏令时。

接下来的二十年,美国可以说是一个时间错乱的国度。虽然各地根据自己的经度属于某个时区,只要不跨越划分时区的界线,时间应该是一致的。但是因为同一时区内有的地方实行夏令时,有的地方则不实行,结果一年有一半以上时间,在同一时区内走一段路就得调整时钟。例如从西弗吉尼亚州的芒德斯维尔(Moundsville)到俄亥俄州的斯托本维尔(Steubenville),路程只有56公里,夏天巴士司机要调整时钟7次!

直到1966年,终于由国会立法统一实行夏令时。如果某地想不实行夏令时,必须是整个州、或者该州位于某个时区内的整个地区一起豁免。迄今为止,美国不实行夏令时、不在春天和秋末调整时间的,只有夏威夷州全州,以及除了纳瓦霍印第安保留地之外的亚利桑那州。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例如现代建筑和家庭普遍使用空调,夏令时导致空调机在效率较低的时段运转时间加长,因而节能效果大打折扣甚至相反,以及学龄儿童适应时间变化较难等原因,越来越多的州正在酝酿取消夏令时,包括佛罗里达和加利福尼亚等州。但是尚待州议会和国会的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