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up photo of foreign service officers after being sworn-in (Dept. of State)
2017年9月,美国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 John Sullivan )(中)出席新任外交官宣誓就职仪式。(State Dept.)

每年前往美国各地使领馆申请签证的人数达数百人之众,其中有些人前往美国旅游,也有些人赴美从事商务。他们获得美国的第一印象往往就来自处理签证事务的美国外交人员。

美国驻各地使领馆的外交人员与美国人口一样日益具有多样性。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出席参议院的确认听证会上表示,“在种族、宗教、背景等方面,国务院的职员必须毫无疑问地具备实至名归的多样性。”

蓬佩奥的高级助理,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奇诺·斯金纳(Kiron Skinner)表示,在国务卿为增强美国外交制定的蓝图中,促进新进人员的多样性是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她说,“这不仅仅意味着种族或性别的多样性,而且需要广泛纳入各种观点和背景。”

多样性更强的新一代美国外交官需要具备文化意识、适应性和全面性,思维敏捷,能够以创新的方式解决恐怖主义、人权和毒品贩运、网络犯罪和公共健康危机等复杂问题。

外交人员的构成反映了美国本身的多样性。为了促进美国在全世界的利益,外交使团内部的多样性极其重要。

在2017财政年度,美国招聘的外交人员中有22%是美国非洲裔,比上一个财政年度增长了几乎10%。此外,其中还有11.4%是拉美裔,上一个财政年度拉美裔外交人员占8.9。在2017财政年度招聘的外交人员中,妇女的人数也出现增长,几乎占其中的一半。

国务卿蓬佩奥对外交使团人员的规划反映了美国多种族的特点。斯金纳说,这一点可以保证国务院成为美国所有的人都希望工作和为国效力的部门。来自多样性背景的新进外交人员可以参加一系列交谊社团。这些社团定期聚会,支持社团成员的职业生涯,同时也向普通公务员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