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speaking at a panel with a photo of 2 people projected behind them (State Dept.)
丹尼尔·史密斯(Daniel B. Smith)(左)主持在史学家塞斯·罗特拉梅尔、林赛·克拉斯诺夫、查尔斯·霍利和托马斯·费思之间的讨论会。(State Dept.)

美国外交工作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为帮助解除痛苦和结束战争,默默无闻地作出各种努力。

在国务院新设立的“美国外交界英雄”(Heroes of U.S. Diplomacy)系列活动的第二次活动中,他们的事迹通过美国国务院史学家办公室(State Department’s Office of the Historian)的一位前史学家和三位现任史学家,被生动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四位史学家的专题讨论会题为“在外交战壕中:国务院英雄在一战中舒困解难”(In the Diplomatic Trenches: Department Heroes Alleviate Suffering During World War I)。

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菲利普·里克尔(Philip T. Reeker)在讨论会开场时说,“到1918年战争结束时,美国已在世界舞台上担负起重要角色……促进和平”。

这四位史学家——塞斯·罗特拉梅尔(Seth Rotramel)、林赛·克拉斯诺夫(Lindsay Krasnoff)、查尔斯·霍利(Charles Hawley)、托马斯·费思(Thomas Faith)——分别介绍了美国外交人员在不同场合下,为实现和平、提供外援和以外交手段化解冲突所作的努力。

例如:

  • 在德国银行在一战爆发时冻结外国人的银行信用后,美国驻德国大使詹姆斯·杰勒德三世(James W. Gerard III)帮助当时在德国旅行的1万名美国公民中的许多人返回美国。
  • 在法国圣艾蒂安(Saint-Étienne)担任领事的威廉·亨特(William H. Hunt)——他也是当时在欧洲的唯一一位非洲裔美国外交官——运用体育外交同社区保持联系,在整个战争期间为法国和美国公民提供了保护。
  • 分布在俄罗斯七个外交岗位的26名领事官员使200多万名德国、奥地利和匈牙利战俘得到正当人身待遇。
  • 人手不足的美国驻伦敦大使馆(U.S. Embassy in London)成为美国外援中心,为分布在欧洲各地的美国公民提供人道需求服务。

克拉斯诺夫在讨论中说,“到了后1945年时期,外交工作结构与1914年在法国所开创的功能和作用非常相似”。

他说,“我们100年前的同事在许许多多方面与我们一样,我认为这是在战争岁月里……美国外交人员全部工作史中极其有力的组成部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