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买(Mumbai)的一位妇女点燃蜡烛纪念“消除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国际日” (© AP Images)

对妇女施暴的行径触目惊心,我们决不能袖手旁观

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成年和未成年女性在有生之年会遭受暴力或侵害行径。这个数据触目惊心,而本文列举的其他数据更令人不寒而栗。
阿丽莎•卡森

她立志登火星

13岁的阿丽莎·卡森(Alyssa Carson)1月在脸谱(Facebook)上这样写道:“我是火星的一代。”她希望成为登上火星的第一人——这是美国航空航天机构NASA有可能在2030年实现的使命。 自从卡森在三岁知道从没有人去过那个红色的星球开始,她就一直梦想前往火星。渐渐地,这个梦想转化为要确保人类延续生存的愿望。卡森在TEDx讲座中说,“现在应该是我们走出这个星球的时候了。记住,单星球物种将会消失”。 据NASA介绍,自1959年以来,一共只有330人成为宇航员,而且申请报名的人的竞争实力越来越强,来源也越来越广。为了使自己更有可能进入宇航员候选班(Astronaut Candidate Program),卡森一直在学习外语,同时刻苦攻读数学和科学学科,并且参加制作机器人,还在航天营的机器上接受失重训练。 要从这些培训班结业必须掌握上述各项本领,而这还不包括第一个月训练中所要求的身穿飞行服和网球鞋在25米长的水池中游三趟。美国航天局的官员已经在留心未来人选。 (点击阅读创造历史的女宇航员的经历) 卡森在从事所有这些活动以及上学、上钢琴课和上芭蕾舞课之余,还安排出时间与粉丝和媒体交流她的远大理想。似乎所有人都想见见这位人小决心大的女孩子。她对大家说,人类的本性决定我们是一种了不起的动物。她问大家会不会愿意步恐龙的后尘走向灭亡。不过,也许给人们带来最深刻影响的是,卡森以自己的坚定执著让大家意识到,一切都是可能的。卡森在她的博文中——分别用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写道:“我希望我激励了一些孩子去追寻他们自己的梦想。” 你、或者你所认识的人对科学、技术、工程学或数学感兴趣吗?请来帮助全球支持女孩受教育的团体;请来了解为中东和北非地区为女孩子设立的、侧重网络设计、机器人技术和视频图实际动手能力的交流项目 技术女孩;还有致力于让女孩子掌握进入现代电脑领域发展所需要的技能和资源的 编程女孩 。

攻破障碍:塞雷娜·威廉姆斯说你也可以做到

The Williams sisters compete in the 2015 U.S. Open and build on tennis pro Arthur Ashe’s legacy by sponsoring tennis programs around the world.

现在是停止残割女性生殖器的时候了

超过1.25亿女童和妇女承受着女性生殖器切割(FGM/C)的恶果,其中大多数人在接受切割时还不满15岁。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Anthony Lake)表示:“我们不能让这个令人震惊的数字使我们变得麻木——这个数字必须促使我们采取行动。” 共有29个国家存在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做法,主要集中在非洲和中东地区,但其他一些地方的移民社区也存在这种做法。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表示,今后10年可能还会有三千万女童接受女性生殖器切割。 “不存在任何借口……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值得保留的传统。”——欧巴马总统 女性生殖器切割没有任何宗教依据,也没有任何健康益处,而是深深地植根于有关女童和妇女的健康、个人卫生、性征和社会地位的文化观念。不论这种文化观念多么根深蒂固,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切割术造成的疼痛和创伤可能会带来持续一生的生理、性征及心理伤害。 美国支持各个社区调动成年和未成年男性以及所有社区成员改变对女性生殖器切割的观念。这种方式最有效力,因为当社区领袖、宗教领袖乃至切割术施行者认识到女性生殖器切割所造成的长期创伤后,他们可能会成为取缔这种做法的积极有力的支持者。 2月6日是残割女性生殖器零容忍国际日(International Day of Zero Tolerance to 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请您发出您的声音,使用 #TogetherForZero 和 #endFGM 在Twitter、Instagram、Tumblr或Facebook上贴出您做出“零”手势的照片。

妇女的权利就是人权

妇女的人权运动已超出了19世纪和20世纪争取选举权的运动的范畴,发展成来自不同的地区及文化背景的妇女争取社会、经济及政治平等的运动。

妇女有接受教育的权利

对女孩教育进行投入能获得较大的收益,往往有其他投资不可比拟的优越性。在发展中国家进行的各类家庭调查都表明,接受教育较多的妇女拥有的家庭往往人数较少、更健康、教育程度更高。
演员兼歌手杰瑞德•莱托同其他男明星一道参与联合国提倡男女平等的活动(Courtesy photo)

向男同胞发出的倡议:你们也有责任捍卫妇女权益

当《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中女主角的扮演者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在联合国(United Nations)发表演讲为“#HeForShe”活动造势时,她向男同胞发出的倡议简单明了:当女性享有平等机会时,男性会从中受益。 赋予妇女平等权益有助于减轻贫困、提高识字率、减少暴行并使整个社会受益。例如,一个国家的女童入学率每提高10%,该国的经济增长率就会提高3%。 携手努力追求自由 沃特森的演讲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她说:“男性和女性都应能自由展现敏感气质。男性和女性都应能自由展现刚强个性……现在是我们大家都将性别特征作为一种倾向来看待的时候了,不再将其作为两种截然相反的特征。如果我们停止以我们不应具备的东西来界定彼此,而开始以我们的本来面貌来界定自己,我们就会更加自由。” 一个月之后,拉塞尔·克罗(Russell Crowe)、基弗·萨瑟兰(Kiefer Sutherland)、约瑟夫·戈登·莱维特(Joseph Gordon-Levitt)以及演员兼歌手杰瑞德·莱托(Jared Leto)等男明星都加入了由联合国主办的“#HeForShe”活动。 成年男性能对青少年男孩产生影响,是在现在和将来增进男女平等的至关重要的参与者。 在这段英文视频中,几位男士谈到了他们支持男女平等的多种原因: https://youtu.be/7ZptgM-jhZo 现在难道不是您参与这场全球对话的好时机吗?请您参与支持#HeForShe。
面部流血的妇女

妇女因武装冲突付出沉重代价

1995年联合国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United Nations Fourth World Conference on Women)制定的《北京行动纲领》(Beijing Platform for Action),为增进妇女权益确立目标,并提出了12个重要关注领域。在妇女历史月(Women’s History Month)之际,“连线美国”将对每一领域中的全球进展情况作出评估。此文聚焦武装冲突对妇女的影响。 今天的武装冲突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的内战,平民占伤亡的90%,其中很多是妇女和儿童。 在战争中,妇女和女孩遭受到与男人一样的命运,她们被打死、打伤、致残和遭受酷刑。她们被赶出家园,衣食无着。她们也许被逼加入武装力量或反叛势力,在那里照料伤员和病患。在很多冲突中,强奸妇女和女孩被当成一种战争工具。目睹和经受暴力、亲人死亡和失去家舍给人造成深重的创伤,对心理和身体上的影响即使在冲突结束后仍会长期存在。 严重和持续的创伤 妇女和女孩在社会中的脆弱地位格外加重了武装冲突对她们的影响,所受伤害至深。 研究显示,社会秩序崩溃对女性的影响比对男性更为严重,在“崩溃国家”的民族冲突中尤为如此。 由于女性被视为“敌对”文化的代表和繁衍者,她们成为重点迫害目标,她们的母性天职被当成工具。 敌对势力往往通过性暴力手段——包括强奸、强迫婚姻和人口贩运——达到削弱对手的目的。 妇女是和平的能动力 但是,女性不仅仅是受害者,她们是带来变化的积极能动力。她们能够通过评估和处理暴力问题和组织起来而作出反响。妇女和女孩能够拿起武器参与解放斗争,反抗占领,也能够在不同的政治、宗教和经济目标的竞争中有积极的参与。 妇女和女孩往往在冲突之前、期间和结束后的和平进程中扮演活跃的角色。她们可能参加各种基层努力,重织社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纽带。在20世纪90年代的巴尔干战争中,“黑衣女人”(Women in Black)团体发起了反战运动,如今它已经成为一个国际和平组织。在利比里亚14年内战中兴起的妇女和平运动逐渐给妇女带来更大的权益。但是,正规的和平进程往往没有女性的实质性参与,甚至把一些正在积极重建地方经济和公民社会的妇女排除在外。 性别关系在战后的发展 武装冲突结束后,性别关系可以发生有益于妇女和女孩的变化。有时,由于男性当家人不在,女性承担起新的责任并因此获得新的地位、本领和权力。战前的妇女地位对战后情况具有很大决定作用。在性别严重不平等的社会,妇女很可能在武装冲突中遭到更严重的虐待。 国际社会正在日益关注妇女和女孩在战争中的遭遇,以及让女性参与和平进程和重建战后社会的重要性。 伊拉克-美国人活动家扎伊纳布·萨勒比(Zainab Salbi)创立了“国际妇女互助”组织(Women for Women International),通过采用职业培训、医疗保健和妇女权利教育等方式,专门帮助处在战争地区的妇女重建被破坏的生活。她说:“如同生命一样,和平也始于女性。我们是第一个跨越冲突界限建立联盟与合作的人。”
女性在美国政坛上更上一层楼(AP Images)

妇女在2014年中期选举中开创历史先河

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于11月4日举行,创造了妇女从政史上的多个第一次。中期选举在总统4年任期的中间举行,由美国选民选出国会议员以及许多州和地方政府官员。 参加投票的美国选民专注于推选自己支持的候选人。但他们在做出决定的同时,也创造了美国妇女从政的历史。 女性在参众两院的地位 国会女议员的人数首次达到100名:阿尔玛·亚当斯(Alma Adams)在北卡罗来纳州(North Carolina)的特别选举中胜出,成为国会第100名女议员。目前,国会参议院有20名女参议员,其余的女议员均为国会众议员。 两大政党中的女性威力 第一位被选入国会的共和党籍黑人女性是犹他州(Utah)的米娅•洛夫(Mia Love)。她的父母是来自海地的移民,她本人是3个孩子的母亲。她在当选前曾担任犹他州萨拉托加斯普林斯(Saratoga Springs)市市长。她在宣誓就职后将在华盛顿的国会众议院中代表犹他州第四国会选区。 妇女及同性恋社群的胜利 美国第一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州总检察长当选:马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选民选举已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的律师莫拉·希利(Maura Healey)担任该州总检察长。现年43岁的希利毕业于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长期以来一直在马萨诸塞州致力于保障妇女权益。 年轻有为的女性崭露头角 伊莉斯·斯蒂芬尼克(Elise Stefanik)是有史以来被选入国会的最年轻的女性:纽约州选民投票选举这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30岁的政界人士前往华盛顿担任国会众议员。在斯蒂芬尼克之前,同样来自纽约州的伊利莎白·霍尔茨曼(Elizabeth Holtzman)于1973年在31岁时入选国会。她曾连任4届众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