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通过了美军最艰难考试之一

Captain Kristen Griest and First Lieutenant Shaye Haver spent eight grueling weeks in swamps, forests and mountains to become U.S. Army Rangers.
Workers in a garment workshop making clothes (© PVH)

成衣业巨头选择埃塞俄比亚为全流程供应方

成衣公司PVH 将埃塞俄比亚列为供应链的环节之一,在大力倡导环境保护的工业园区雇用大量工人从事生产。

国际妇女勇气奖

米歇尔·欧巴马(Michelle Obama)说:“这是一年中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一个时刻。”副国务卿海瑟∙希金博特姆(Heather Higginbottom )说:“今天只需环顾一下这个大厅,就能看到坚强的女性是如何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 第一夫人和希金博特姆副国务卿是在什么场合说这番话的呢?是在“2014年国际妇女勇气奖”(2014 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 (IWOC) Awards)颁奖仪式上。 美国国务院每年都表彰世界各地的杰出女性。每一位受到表彰的女性都不顾个人安危,努力捍卫和平、公正、人权和女性平等。 第一夫人认为获得“2014年国际妇女勇气奖”的女性是我们所有人的楷模。 她说:“她们告诉我们,如果一名女性能够反抗酷刑和压制并将她的名字列入塔吉克斯坦的选票,如果一名女性作为格鲁吉亚的一位主教能够打破玻璃天花板并倡导平等和宽容,如果一名女性能够在沙特阿拉伯挨家挨户地抗击家庭暴力以及对儿童施暴的行径并不惜为此在警察局和法院之间奔波——如果这些女性能够做到所有这一切,那我们也一定能在她们的巨大勇气的鼓舞下拿出一点点勇气用于我们自己的生活和社区。” 2015年的获奖者是否能像历届获奖者一样激励我们呢?欢迎您观看美国国务院于3月5日协调世界时(UTC)18:00通过YouTube频道播放的颁奖典礼。
印度学生为强奸受害者举行烛光守夜活动(© AP Images)

男性是女性抗击性别暴力的天然盟友

大多数男性都认同性别暴力是不正当的。但很多人也错误地认为这类行径并不常见。 “男性努力铲除对女性施暴”[英文网站MensWork: Eliminating Violence Against Women Inc]的负责人鲁斯·方克(Rus Funk)表示,事实上,大多数男性“可能都认识受过侵害的女性而且他们所爱的人当中也有受害者,还认识犯下这种罪行的男性”。 方克和“男性反对性别歧视全国组织”[英文网站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en Against Sexism]发言人本·阿瑟顿-泽曼(Ben Atherton-Zeman)去过很多地方,要求男性质疑有关男性和女性的固定模式,并敦促他们随时随地反对侵害行径。 了解性别暴力问题 基于性别的暴力行径既可能危害女性,也可能危害男性,但女性往往会成为受害者。阿瑟顿-泽曼说:“如果没有一种倾向于特定性别、种族以及异性恋群体的文化,这种问题就不会存在。如果我们努力停止以某些僵化的方式强求人们‘要像个男人’或‘举止要有淑女风范’,我们就将看到性别暴力成为历史的一天。”他指出,年轻一代越来越不接受一成不变的性别模式,因为这种模式能够助长性别暴力。 阿瑟顿-泽曼通过倾听妇女的声音学到了很多东西。他说:“我听到她们谈及的有三点:1)性别暴力危害所有种族、文化、性取向和性别的人;2)大多数性别暴力是男性犯下的;3)公开表示反对性别暴力的男性不多。” 方克帮助男性认识到他们可能经常收到相互矛盾的信息。首先,他们的文化可能容忍乃至宣扬男性的支配地位。与此同时,这些文化又要求男性重视妇女和女童。他举办讲习班,促使男性认识到以我为主的行为方式可能而且确实会妨碍男性成为“好的、健康的对象”。 参加讲习班的人寻找种种方式,使男性能够创造一种社会环境,鼓励男性成为别人愿意与之交往约会的人,使成为这样的人比任何支配行为模式都更重要。 阿瑟顿-泽曼以幽默的方式来说明问题。他编排了一个36分钟的短剧,叫《男性之声》[请点击观看英文视频],通过模仿007(James Bond)和王牌大贱谍(Austin Powers)等众所周知的人物来帮助男性认识到他们自己助长暴力和侵害行径的作用。 阿瑟顿-泽曼说:“幽默有助于减轻观众的抵触情绪,防止他们一味责怪受害者——他们光顾着笑了,在不知不觉中就学到了东西。” 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在有生之年会遭到身体或性暴力的侵害。您可以参与“16天行动”[请点击阅读相关文章]或#HeForShe推特活动[相关文章],在您自己的社区中采取行动,对这个问题表示关注。
杜尔塞•玛琳•孔特雷拉斯坐在成堆的咖啡豆上

为什么处于贫困中的女性多于男性?

1995年的联合国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United Nations Fourth World Conference on Women)制定了《北京行动纲领》(Beijing Platform for Action),为增进妇女权益确定了工作目标。“连线美国”通过系列报道,观察大会提出的12个重要关注领域中的情况。 今天的主题是妇女与贫困。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副执行主任吉塔·拉奥·古普塔(Geeta Rao Gupta)说,“贫困是具有性别特征的现象”。贫困的女性多于贫困男性,而且女性往往是贫困群体中的赤贫者。妇女在某些文化传统中的社会地位使她们更有可能陷入贫困,也更难摆脱贫困。帮助妇女脱贫要求对文化价值观以及男性与女性权力的相互作用给予深刻检视。 在许多国家,社会常规对妇女的定位是,她们应在家中操持家务。男人则外出工作,挣钱养家。在许多社会里,法律、政策、教育和就业机会以及财产所有权都受到这种社会观念的影响。女孩和妇女的受教育机会、就业机会以及获得有助于实现经济稳定和发展的资源的机会都不如男性。这在贫困家庭尤其如此。 女性的贫困 在贫困家庭中,照料家人、让全家有食果腹和他很多基本家务都是由女孩或女性成员承担,包括拾柴、取水、准备饲料、照看家畜和庄稼等等。这些无偿的家务劳动占据了贫困家庭妇女的大量时间,使她们无法学习其他专长或走出家门挣钱。年龄较大的女孩要负责照看弟弟妹妹,帮助母亲干家务活,因此不可能去上学,而这导致她们永远处于劣势,形成贫困的循环。 为什么聚焦贫困妇女? 对贫困家庭来说,女性从事的有酬和无酬劳动是全家生存的关键。然而在全球,女性只拥有15%的土地,工作时数比男性多,工资更低。研究显示,女性更会把所挣收入用于孩子的教育和抚养,而男性则会更多地将收入用于个人所需。妇女需要得到平等的机会。对妇女投资,让她们成为掌握资源的经济力量是减少所有人的贫困的有效战略。 妇女减贫途径 微型贷款——为无法享用正规银行的贫困妇女提供小额贷款和其他金融服务——通过将资金直接交到妇女手中,已经成功地帮助全球数百万贫困家庭提高了收入。 巴基斯坦的社会企业家罗姗娜·扎法(Roshaneh Zafar)通过创办“奇迹基金会”(Kashf Foundation),帮助巴基斯坦贫困妇女改善生活。她说:“我一心要改进贫困家庭的生活,让他们摆脱贫困。”迄今,“奇迹基金会”提供了2.79亿美元贷款,帮助了150万个家庭,平均贷款数额为300美元。扎法说:“微型贷款的意义完全不在于向个人贷款,而是要转变社区的思维方式,进而提高他们谋生和过有尊严的生活的能力。” 洪都拉斯的杜尔塞•玛琳•孔特雷拉斯(Dulce Marlen Contreras)在创办“拉巴斯农村妇女合作社”(La Coordinadora de Mujeres Campesinas de La Paz)——简称妇女合作社(COMUCAP)——以后,很快也看到这一点。她致力于帮助妇女认识自己的权利。贫困是家庭暴力和妇女遇到的其他问题的主要根源。妇女合作社不久便发展成为一个生产咖啡和芦荟的农业合作社,使会员获得了经济稳定和更好的生活。 帮助妇女得到资源——资金、教育、财产——是帮助她们取得性别平等和摆脱贫困的最佳战略手段。 《北京行动纲领》对有关妇女权利的12个关注领域作了更具体阐述。欲了解自《行动纲领》通过至今20年来妇女脱贫所取得进展,请见联合国专题网页(英文)。 关于国际妇女节的信息
(© John Owens/SOPA Images/LightRocket/Getty Images)

2019年国际人权日

12月10是国际人权日。通过照片增加了解联合国《世界人权 宣言》。
一名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女子及周围景物(© AP Images)

家庭暴力看似个人私事,实则危害整个社会

如果没有地方躲避,家庭暴力受害者就只能服从或反击,招致更多的暴行。安全庇护所是一项基本的社会需求。

1979年之前及之后的伊朗妇女 [文字图片]

在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于1979年颠覆伊朗政府之前,伊朗妇女的状况大不相同。请看一张显示这种鲜明对比的图片。

第一次世界大战促进美国妇女就业和选举权

第一次世界大战标志着美国妇女新时代的开始。她们获得了投票权,从前为男性保留的工作机会也开始向妇女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