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在地球大洋里畅游生活了1亿多年。然而如今,从恐龙时代繁衍至今的这些活的古生物面临着生存威胁。

有七种海龟被列入非营利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发布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其中三种——绿海龟、玳瑁龟、肯氏龟——在濒危或极度濒危物种之列。另有三种——棱皮龟、丽龟和蠵龟——被列入“处境危险”物种,还有一种平背龟,因数据不足,目前尚未归列。

People watching sea turtle return to water (© Bruce Smith/AP Images)
体重可达1500磅的一只棱皮龟在南加州(South Carolina)经兽医治疗后重返海洋。 (© Bruce Smith/AP Images)

保护人士希望保护这些与海洋生态息息相关的海龟。

棱皮龟和玳瑁龟分别对水母和海绵有抑制作用。绿海龟咀食海草,而短矮的海草是许多鱼类产卵繁殖所需要的环境。

应对威胁

误捕——即因捕捞操作不严谨而造成的意外捕捉——是非常令人关注的问题。海滩商业开发是另一问题,因为海龟在海滩产卵,幼龟必须要有无障碍的环境,能自己找到下海之路。

美国国务院自然保护办公室负责人克里斯汀·道森(Christine Dawson)表示,最令人担忧的趋势是“自然环境和生物多样性极度丧失”。

Sea turtle hatchling heading into wave from sand (© Marco Ugarte/AP Images)
在墨西哥萨尤丽塔(Sayulita)一只小幼丽龟爬向海洋。(© Marco Ugarte/AP Images)

她说,“以走私野生动物牟利的有组织犯罪网所驱使的全球大量野生动物非法贩运加剧了这种情况”。这些走私包括对海龟蛋、龟壳和龟肉的黑市交易。

但是,国务院官员约瑟夫·菲蒂(Joseph Fette)说,也有一些令人鼓舞的消息。现在,一种海归逃脱装置(英文简称TED),正在减少商业渔业造作中对海龟的误捞。此外,菲蒂说,在渔民已经使用海归逃脱装置的地方,这种装置因不仅能挽救海龟,而且提高拖网效率,而受到普遍欢迎和肯定。

他说,还有其他三种方式有助于给海龟带来继续生存的机会:在它们的孵卵期保护海滩;打击食用海龟和海龟蛋;打击走私龟壳和龟肉。

道森说,走私活动正在成为“引起高度关注的严重有组织犯罪活动”,“国际组织、国家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社区利益相关者都正在以更巧妙更有效的方式同野生动走私作斗争——并识别出它们的规律和与其他环保犯罪行为的关联”。

国际合作

在保护海龟方面也正在发展一些新方法——包括正在秘鲁、墨西哥、印度尼西亚等地试验的照明刺网。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U.S. 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的海龟保护专家安·玛丽·劳里森(Ann Marie Lauritsen)说,“对照明刺网的首次试验开始于大约十年前”。

她说,“可以观察到误捞海龟数量减少,这意味着,对某种刺网捕捞作业来说,照明网也许是一种有效的保护手段”。她说,“试验还在继续,以便我们更好地了解照明刺网在不同环境中的效力以及是否与不同的海龟物种相关”。

Poles and tape marking off sea turtle nest on beach (© Wilfredo Lee/AP Images)
在佛罗里达州瑟夫赛德(Surfside, Florida)一个被标明的海龟孵化地点。 (© Wilfredo Lee/AP Images)

菲蒂说,美国鱼类和野生动植物管理局(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与世界各地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一道,“开展和交流有关海龟的研究,保护产卵区,并给海龟戴上跟踪标签”。国家海洋渔业机构(National Marine Fisheries Service)也同样开展研究和在全球开发更好的捕捞方式,致力于减少对海龟的伤害。

国务院对上述两个部门的工作均提供支持,并管理一个验证项目,确保有关国家的捕虾方式不伤害海龟。

“美洲国家保护海龟及其生存环境公约”(Inter-American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and Conservation of Sea Turtles),在整个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签约国的水域促进对六种海龟及其栖息地的保护、生态维护和复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