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打击伊斯兰国行动全球联盟会议上发表讲话(全文)

154

以下是3月22日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华盛顿( Washington)举行的打击伊斯兰国行动全球联盟(Global Coalition against ISIS)会议上发表讲话。

国务卿蒂勒森:早上好。感谢诸位前来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出席这次打击伊斯兰国(ISIS )/达伊沙(Daesh)行动部长级会议。看到出席这次会议的人数,的确令人感到鼓舞。ISIS 和 Daesh在打开电视和电脑屏幕的时候将看见68个国家和组织联合起来的力量。我们同仇敌忾,决心共同取得摧毁ISIS 或 Daesh的最后胜利。

我们的联盟正同心协力制止ISIS东山再起,坚决粉碎其全球野心,同时驳斥其意识形态的谬论。我们正准备在这场战争中壮大队伍,乘胜追击。

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最近在美国国会(Congress)两院联席会议发表讲话时明确表示,美国的政策是粉碎和摧毁这个残暴的恐怖主义组织。这正是我们正准备进行的努力。

今天很多在这里出席会议的人士所代表的国家都亲眼目睹了ISIS残害生灵的野蛮行径。今天恰逢布鲁塞尔(Brussels)袭击事件一周年。当时有32名无辜者被害,300人受伤。比利时外长正在国内为他的祖国纪念这个令人悲愤的日子。我们感谢我国盟友比利时的大使与我们在一起。

在布鲁塞尔遭到袭击的同一个月, ISIS在基尔库克(Kirkuk)以南的塔扎(Taza)发动化学武器攻击,一名儿童被害,600名伊拉克人受伤。ISIS曾在巴黎(Paris)和伊斯坦布尔(Istanbul)的街道上发动残暴的袭击,两次袭击事件的策划都来自其设在拉卡(Raqqa)的总部。美国还经历了ISIS通过社交媒体发起的攻击。我们正在对这种行为共同发动反击。这也将是我们今天讨论的一个主要问题。

在纪念和哀悼ISIS仇恨行为受害者之际,让我们以毫不动摇取得胜利的决心向他们致敬。我们今天在这里汇聚一堂是因为拥有一个伟大的共同使命 。我们的共同使命就是决心摧毁这个全球性的恶魔。我需要强调“commitment” (决心)这个词。我们从事的使命能否获得成功,取决于我们能否坚持不懈地实现我们战胜这个恐怖主义组织的明确目标。

我们在筹备这次会议的时候,已确定提供20亿美元援助,用于2017年伊拉克和叙利亚被解放地区人道主义、稳定和排雷的需求。我很高兴地宣布,我们提供的援款已经超过了原定的总数。让我们履行自己的诺言,迅速为我们本年度剩下的月份采取行动发放所需要的款项。

回顾过去一年多以来的情况,我们应该为联盟取得的显著进展感到欢欣鼓舞。除了最近有意义的财政拨款以外,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已经比前一年下降了90%。恐怖主义分子更难以在那里入境,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更难以从那里出境危害我们的祖国。

土耳其已经通过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Operation Euphrates Shield)将ISIS逐出土耳其-叙利亚边境。现在整个边境已经令ISIS无法逾越。我们将确保维持目前的状态。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几乎所有的副手现在都已毙命,其中包括策划布鲁塞尔、巴黎等地袭击事件的幕后主脑。巴格达迪遭到同样的命运只是时间问题。

利比亚全国协议政府(Libyan Government of National Accord)与米苏拉塔(Misrata)武装人员一起在色特(Sirte)击溃ISIS,使其丧失了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以外地区唯一占领的土地。我们为利比亚政府的代表出席今天的会议感到高兴。

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我们在当地作战的伙伴已经从ISIS手下解放了50,000平方公里的地区,解救了城市、乡村和市镇近250万人口。更重要的是,获得解放的所有地区都得到固守,未让ISIS收复一寸土地。

联盟的17个成员正在发布5种语言的材料驳斥ISIS的宣传及其在网上发动的攻击。这些努力已经在一年内迫使ISIS在网上发布的内容减少了75%,475,000个与ISIS有联系的推特(Twitter)帐户被取消。

在伊拉克,150多万伊拉克人现已返回曾属于ISIS控制地区的家园。人口背井离乡的趋势已经得到逆转。我们必须确保这个趋势得到维持。约旦、土耳其和黎巴嫩等最接近冲突的邻国已经对当地的难民危机做出了广泛的人道主义反应,包括接受数百万难民,其中很多人正努力在本国恢复正常生活。

我们特别应该向伊拉克共和国(Republic of Iraq)表示敬意。与我一起在台上的阿巴迪(Abadi)总理展示了他的决心和勇气,经常去前线视察,对他的军队给予鼓励,并确保人民在战事结束后得到照顾。他对稳定和包容性政府的渴望成为他规划伊拉克未来的动力。

伊拉克目前主导收复摩苏尔(Mosul)的战役迫使ISIS失去了重要的据点,解放了100多万平民。伊拉克军队中有很多人接受我们联盟的训练,他们以大无畏的精神在军事计划的前沿地区为平民提供保护。

摩苏尔的攻势如果没有伊拉克安全部队(Iraqi Security Forces)和库尔德自由斗士(Kurdish Peshmerga)之间的合作不会成功。我高兴地看到今天这里有一位来自库尔德地区政府(Kurdistan Regional Government)的代表福阿德·侯赛因(Fuad Hussein)先生和阿巴迪总理同在这里。正是伊拉克人民以及他们的领导人的这种密切合作,加速了ISIS的最终失败,并将确保它永远无法在伊拉克卷土重来。

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苦战的胜利,使势头向有利于我们联盟的方向转变,但我们必须更强化我们的努力,在下一阶段反击ISIS的战斗中巩固已有成果。削弱ISIS不是最终目标。我们必须打败ISIS。我认识到中东地区存在着许多紧迫问题,但是击败ISIS是美国在这个地区的第一目标。正如我们以前所说,当所有问题都是重点时,就没有重点。我们必须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在手中最紧迫的事务上。

当前,我们仍处在以重大军事行动为主的阶段。对ISIS的扩张必须给予大规模军事回应,而且我们的攻势正在收复那些有过ISIS大规模盘踞和破坏影响的伊拉克和叙利亚地区。我们这一阶段的最终目标是用武力在这一地区消灭ISIS。联盟军事力量将留驻这些曾有伪哈里发统治的地区,为从ISIS的专制下彻底恢复创造条件。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依靠这个历史性联盟的力量,我们将继续保持对这个共同敌人的强大压力。
不久,我们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行动将进入新阶段,即从重大军事行动转向实现稳定。在这个稳定化过渡阶段,我们的联盟将继续清除地雷,恢复水电供应——这些是让人们能够返回家园的基本要素。我们将寻求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助长ISIS势力的潜在政治和宗派分歧。联盟和未来的伙伴将继续根据需要为受影响的社区提供人道援助。

我们赞赏联合国管理的紧急安定化资金协助(Funding Facility for Immediate Stabilization),仅在安巴尔(Anbar)省一地,它已经帮助伊拉克50多万流离失所的人返回家园。联盟继续支持对警察的培训将极为关键,联盟对排雷和清除危险物资的支持也同样如此。

我们将继续协助人们返回家园,并与地方政治领袖共同努力。将由他们实现稳定和公正的管理,重建基础设施,提供基本服务。我们将运用我们在当地的外交力量,协助地方政府与联盟伙伴之间的对话渠道。这些行动计划正在伊拉克顺利展开,我们正在对类似方法作出调整,使之适用于叙利亚的具体情况。虽然在叙利亚的更详细行动方针仍在制定中,但我可以说,美国将加大对ISIS和基地组织(al-Qaida)的压力,并将努力通过实行停火建立临时稳定区,让难民返回家园。

作为联盟,我们不承担国家建设或重建。我们必须确保相关国家的宝贵而有限的资源被用于防止ISIS卷土重来,同时让遭受战火蹂躏的社区有能力为重建机制和恢复稳定发挥主导作用。

稳定化阶段的成功将会改善数百万人的生活。今天,在东摩苏尔,稳定化项目意味着人们正在清理废墟,排除地雷,恢复供水供电,将近3万男女儿童重新到校上课。这些努力都是由当地伊拉克人负责,通过与阿巴迪总理领导的中央政府的合作展开。

稳定化阶段的成功将为在正常化阶段取得成功创造条件。在正常化阶段,地方领袖和地方政府将在我们的支持下,在赶走了ISIS以后的社区开始重建。在这些地方重振公民社会的活力将使人们远离ISIS,给曾经混乱和充满苦难的地区开始带来稳定与和平。

但是,上述任何一点都不会自动实现。我们所有人都需要支持这项努力。迄今,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美国提供75%的军事资源,支持我们在当地的伙伴抗击ISIS。在人道和稳定化援助方面,这个比例倒过来,美国提供25%,联盟其他成员提供75%。

美国将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但是实地的局势要求你们各位都提供更多。我请每个国家都审视一下你们能如何为这些关键性的稳定化举措提供最大支持,特别是在军事和财力资源方面。

在使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有过ISIS实际存在的地区稳定化的同时,我们还必须防止ISIS的仇恨种子在其他地方生根。失去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地盘迫使ISIS把目前的分支伸向他方,在全球其他国家建立新的活动基地。我们已经看到,与ISIS有关的地方组织出现在从环太平洋(Pacific Rim)到中亚和南美等地区。就在这个月,佯装医生的ISIS成员袭击了阿富汗喀布尔(Kabul)的一所医院,造成几十人伤亡。

我们知道军事实力将能在战场上阻挡住ISIS,而我们联盟的整体实力将能给ISIS最后的致命一击。为了防范一次全球性大暴发,我们都必须采取以下应对措施:首先,继续坚决执行在国内的反恐怖主义及执法行动。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在我们各自国家内保持对ISIS网络施压,并采取果断的执法行动以制止其蔓延。ISIS跨越各个大洲相互勾结,我们必须努力切断其每一条网络链。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是我们联盟的最新成员,对于切断ISIS恐怖主义分子妄图利用的一切旅行途径及以此威胁我们的国土安全至关重要。

其次,我们应当加强我们各自的国内情报机构之间以及我们各国之间的情报和信息分享。我们作为一个联盟的信息分享已阻止了一系列袭击事件,这一努力必须扩大及加速进行,不论有关机构或国家是否互为对手。这方面的一个实例是西非国家搁置各国间的分歧,共同抗击“博科圣地”(Boko Haram)。让我们都来发扬这个良好范例。

我们还必须正视这个敌人的意识形态,认清其真实面目:这是对伊斯兰的歪曲,威胁着我们各国人民。正如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King Abdullah II)殿下最近所指出的,我引述如下:“他们的凡此种种,他们的所作所为,都公然违背了……我的信仰。” ISIS武装分子并非全都来自贫穷或贫困社区。他们很多人来自中产阶层甚至上层社会,受到宣称基于《古兰经》(Quran)的极端、虚假的乌托邦言论的蛊惑。

穆斯林合作伙伴以及他们的信仰领袖必须抗击这种扭曲的意识形态言论。我们为有如此众多的人士已承担起或准备好承担这项责任而感到欣慰。

最后,为配合我们在多个国家实地采取的大力压退行动,我们必须摧毁ISIS在网上散布言论及招兵买马的能力。

绝不能让一个“数码哈里发帝国”取代实地势力,猖獗肆虐。

正如我们从发生在尼斯(Nice)、柏林(Berlin)、奥兰多(Orlando)和圣贝纳迪诺(San Bernardino)的袭击事件中所看到的,因特网是ISIS最得力的武器,能将一个被招募的成员变成自我激进化的袭击手。随着作为一名武装分子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越来越困难,ISIS宣扬的新口号是,我引述如下:“留在原地……以达伊沙(Daesh)的名义在你生活的地方发动战争。”

ISIS遍布世界各地的活动分子整天坐在键盘前同有可能成为恐怖主义分子的人对话,费尽心机地煽动招募对象组建地方网络或在他们自己的社区发动袭击的狂妄图谋。

我们正在取得进展,但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打击这一威胁。我们联盟设在阿联酋、英国和马来西亚的全天候反宣传中心正在发挥作用,这类努力应当在其他地方得到采纳及推广。

反宣传的努力应当继续在网上以及在有关国家当地同时展开,那里的宗教领袖有各种机会公开谴责极端激进主义。我们的穆斯林合作伙伴,特别是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应当发挥重要作用,驳斥ISIS及其他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团伙的宣传。

我们都应当深化同高科技产业的合作,防止加密技术成为助长极端分子相互勾结的工具。

我们需要全球高科技产业在这场斗争中开发新的先进技术,并向那些已在应对这一挑战的公司企业表示感谢。我们必须充分利用在数据分析和算法技术方面的重大进展,以便开发工具来揭露ISIS的宣传并识别迫近的袭击行径。

美国的科研人员已在开发工具,以查遍因特网的黑暗角落,找出ISIS散布的材料,但他们需要得到帮助,以便更快地达及目的地。我们随后将在午餐会上听阿里·贾比尔(Ali Jaber)极其详细地介绍如何在这个领域取得胜利。

请让我阐明一点:我们必须以实地作战的力度,在网上大力抗击ISIS。

总而言之,ISIS对我们的集体安全持续构成威胁,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当我们团结一心时,它便无力与我们抗衡。我们必须在ISIS妄图在实地及网上保持存在之时将其挫败。我们必须加强合作及边境安全、航空安全、执法、金融制裁、反宣传以及情报分享。而且我们必须继续投入建设伊拉克和叙利亚已获解放的地区,帮助无辜的民众重建并稳定他们的社区。

目前,这包括继续清除爆炸物、恢复供水供电、提供人道主义及重新安置援助,并同拒绝极端主义的地方领导人结成伙伴关系。我们今天在这里有一个开诚布公地交换信息及相互鼓励的机会。在盟友们集中精力击溃一个共同敌人的过程中,我们应当力争相互理解并尊重各方的观点,并采纳有助于完成我们的使命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现在正是增强我们共同的安全承诺的时刻,并投入于这场与我们所有人都利害攸关的斗争。

非常感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