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化

来自世界各地的29位作家相聚在艾奥瓦大学

当艾奥瓦州国际写作计划(英文链接International Writing Program)接近尾声的时候,委内瑞拉诗人娜塔莎·提尼亚库斯(Natasha Tiniacos)回顾了她在那里的生活体验。她说:“有一个时刻令我难以忘怀。” 她说的是写作计划刚开始的时候。当时,来自不同国家的29位作家刚刚见面,他们大部分人聚集在酒店的休息室里,有一位希腊作家在唱歌,一位阿富汗作家与一位以色列作家正随着他的歌声翩翩起舞。一位叙利亚作家在与来自伊拉克和韩国的作家交谈,而其他人则用他们的母语给大家朗诵自己的诗作 ,或与大家分享家人的照片。 提尼亚库斯说:“那一刻,我对世界的理解是根本不存在任何冲突。”她的诗歌道出了她眼中那短暂的瞬间之美: 凡事都有意义,时光短暂,但我们珍惜转瞬即逝的片刻。一年一度的国际写作计划今年已经是第47届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作家们将在一起度过三个月的美好时光。每一年的作家群体和给人的感觉都有所不同。该写作计划的主任克里斯·梅里尔 (Chris Merrill)说:“这堪比MTV的《真实世界》节目,而在这档节目开播前,这个写作计划早已存在了”。 《真实世界》是美国收视率很高的一档电视真人秀。 在这里参加国际写作计划的作家年龄从26岁到60岁不等,在自己的国家都已出版过作品。他们将在这里居住三个月,可以自由选择在这里的活动——做研究、从事写作、进行思考或是探索新事物,什么都可以。他们都住在艾奥瓦大学校园里的同一个宿舍区。 (他们共同的敌人是附近建筑工地的施工噪音。) 来自荷兰的作家弗兰卡·特里额(Franca Treur)说:“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一起生活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她的畅销小说《打谷场 上的五彩纸屑》(Confetti on the Threshing Floor)最近刚被改编成电影。她说:“作为一个作家,我很注意细节。我们一起吃饭,一起洗衣服,连看到有人第一次使用咖啡机也很有意思。” “这是同时体验到当地和全球文化”,她说。 “居住在美国中西部的这个小镇上,我们既能体验美国本地人的真实生活,也能体验并分享世界各地人民的生活”。(请点击阅读相关文章) 在那里,他们会在深夜促膝谈心,比如谈论书籍、音乐、政治,也会谈论各自所经历过的种族歧视和种种挫折。在此之前,有些作家从未结交过异性朋友,也从未遇见过同性恋者。 讲同一种语言的作家很快会成为朋友。但最终,讲不同语言的作家用英语发展出了友谊甚至是浪漫故事。 对于特里额和提尼亚库斯以及其他许多作家来说,他们所看到的和体验到的都会成为未来的写作素材——不仅仅是美国中西部小镇的生活细节,更重要的是世界各地作家的不同性格,都可以为他们的写作带来灵感。 提尼亚库斯说:“我们抹去了不同文化之间的隔阂。我将带着不同的心态回到我的祖国。”
在缅甸仰光市(Yangon)市郊举行的一场残疾人篮球比赛中,球员们正在抢球。((© AP Images)

联合国和社交媒体赋予全世界最大的弱势群体新的能力

全世界身有残疾的人超过10亿。联合国国际残疾人日(12月3日)是一个让我们反思这么多人所面临的种种挑战的良好契机。而新的通讯技术给予积极从事这项事业的人士新的能力, 让他们在平时也能够提高大众对这个群体的关注程度。 安德鲁•菲利普斯(Andrew Philips)是美国全国聋人协会( U.S.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he Deaf)的政策顾问。他说:“社交媒体的普及有助于人们突破既定束缚而发挥领导作用。如今,他们可以很自如地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发布信息或者发表博文。” 社交媒体还让残疾人具备了新的能力,这一点尤其突出。人们敲几下键盘就可以同数百万人沟通交流,行动不便或无法开口说话不再是交流思想和信息的障碍,甚至跟相隔几个大洲的同行交流也不成问题。 奇泰•戴维森(Ki’tay Davidson)是一个获得白宫授予的变革先锋称号(Champion of Change 英文链接)的残疾人社会活动家。他说:“残疾可以造成别人与你的疏离。然而,能够看到其他国家和人民正在从事的工作可以培养自豪感。这种能力显示出一切均有可能。” 技术还赋予更多人担当领导者的能力。戴维森补充说:“领导者不必具备特殊的资质。他们就是能把事情办好的平常人。你要相信自己能够促成变革。当你从事应当做的工作时, 其他人就会追随在你身后。” 通过富布赖特计划(Fulbright Program) 和加拉德特大学(Gallaudet University)这样的项目和机构,美国给残疾青年提供了培养领导能力以及代表其他人倡导权益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