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问题

纳瓦霍部落的电影制作人卡米尔·玛尼毕兹·左

女新闻工作者活跃在新闻报道第一线

1995年在一次联合国大会上制定的《北京行动纲要》(Beijing Platform for Action)确定了增强妇女权益的议程,并列出了12个令人关切的关键领域。在北京妇女大会召开20年后,ShareAmerica将评估在每个领域所取得的全球性进展。本文着重于妇女对新闻媒体的重大贡献。 自1970年代以来,全世界妇女在新闻报道领域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她们不仅是新闻记者,而且还走上了媒体主管的岗位。有些女新闻工作者甚至为捍卫新闻自由付出了生命。【请见记者无国界组织发布年度新闻自由指数】 增强妇女的作用 新的机会及培训为媒体业界女性开启了大门。印度的《曼努西》(Manushi)和美国的穆斯林《阿齐扎》(Azizah)等刊物不仅刊登妇女的文章,而且还是由妇女创办并管理的。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等组织创办了人口资料局《妇女专刊》(PRB Women’s Edition),帮助妇女走上新闻工作岗位。非洲团体“性别联系”(Gender Links)一方面从事新闻报道,另一方面对女新闻工作者进行培训,以消除新闻、广告、电影和电视节目中存在的性别歧视言论和图像。女公民记者也正在城市、乡村和战争地带发挥自己的作用【请见英文报道】。 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 International Women’s Media Foundation)于1990年由美国女新闻工作者创办,旨在增强全世界女新闻工作者的作用,提供培训和奖金,并表彰了来自53个国家的女记者的报道工作,授予她们年度记者勇气奖(Courage in Journalism Award)。获奖者包括塞尔维亚从事调查报道的记者布兰奇卡·斯坦科维奇(Brankica Stanković),她曾多次遭到谋杀恐吓,自2009年以来一直受到警察的保护;以及哥伦比亚女记者克劳迪娅·朱利娅特·杜凯(Claudia Julieta Duque),她在2001年到2008年曾遭绑架、抢劫并三次被迫流放,但仍然坚持新闻工作。 2015年3月,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推选在耶路撒冷工作的自由摄影记者海蒂·莱文(Heidi Levine)为首届安贾·涅得金豪斯摄影记者勇气奖获得者,该奖项是为纪念普利策奖获得者、摄影记者安贾·涅得金豪斯(Anja Niedringhaus)而设立的,她在报道2014年阿富汗选举时被杀害。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在宣布授奖决定时说,莱文的“勇气以及她对报道加沙局势的承诺毫不动摇,她在危险的条件下记录了悲剧性事件,同时对她所遇到的人表现出深厚的关爱”。 女性同男性并肩努力,承担着同样的风险,报道新闻事件并保护我们的知情权。【请见保护新闻记者,捍卫人们的知情权】
两位女性在交易所看板前(© AP Images)

妇女能否享有平等的经济机会?

1995年在一次联合国大会上制定的《北京行动纲要》(Beijing Platform for Action)确定了增强妇女权益的议程,并列出了12个令人关切的关键领域。在北京妇女大会召开20年后,ShareAmerica将评估在每个领域所取得的全球性进展。本文着重于探讨缩小经济领域的性别差距。 女性的收入仍落后于男性 女性占全世界人口的一半,但她们的平均收入仅为男性的一半。女性从事的劳动——抚养子女、操持家务及获取生活必需品——得不到报酬。2014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The Global Gender Gap Report)记录了在世界各地所取得的进展,并突出了成就卓著的国家:尼加拉瓜和卢旺达跻身缩小性别差距前10名之列。性别差距在中东和非洲地区仍是最大的。 总体而言,发达国家的妇女状况良好,她们在购物方面所做的决定多于男性,能够创办小企业并拥有资产。但联合国所做的有关发展中经济体的统计数据显示出女性仍然受到排斥,不能做出经济和政策决定。 包容性的、不存在性别歧视的各项政策给予妇女获得信贷、资本和财产权的平等渠道,从而增进妇女的经济平等并加速经济增长,造福全体公民。 卢布娜•奥拉扬(Lubna Olayan)是一位沙特女企业家,担任奥拉扬金融集团(Olayan Financing)首席执行官,支持阿拉伯世界增强妇女权益的民间组织。她说:“在沙特阿拉伯和世界上的任何其他地方,教育都是社会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她还指出应当“确保有平等的机会参与国家的经济发展”。 成功女性能够帮助其他女性取得成功。《财富》暨美国国务院全球女性辅导伙伴计划(Fortune/U.S. State Department Global Women’s Mentoring Partnership)主动发现并帮助世界各地新出现的女企业家,为她们提供向专业人士学习的经费和机会。生命之声全球伙伴关系(Vital Voices Global Partnership)也致力于展开类似的努力。 在全球改变及改善经济现状需要依靠妇女的技能。通过全世界的公营及私营部门携手努力,女性平等定将付诸实现。

这些获奖女性根本不会选择保持沉默

美国国务院2015年“国际妇女勇气奖”(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的10名获奖者为自己能帮助改善许许多多人的生活而感到自豪,她们为此不惜牺牲自己的职位、声誉甚至生命。 美国全球妇女问题无任所大使(U.S. Ambassador-at-Large for Global Women’s Issues)凯瑟琳•拉塞尔(Catherine Russell)在3月6日举行的颁奖仪式上说,这些获奖者代表着全世界各地的女性所从事的伟大而勇敢的工作。 拉塞尔说:“与今天在座的充满勇气的杰出女性一样,任何一个女孩都可以成为争取和平、照护病患、改变有关法律及过时的性别观念、无畏地抗击恐怖主义或是驾驶飞机的女性。任何一个女孩都可以成为充满勇气的女性。” https://youtu.be/WGDkaUkBAjY 2015年的获奖名单如下: 妮露法·拉赫玛尼(Niloofar Rahmani):阿富汗空军(Afghan Air Force)上尉,是阿富汗第一位驾驶固定翼飞机的女性。她顶着塔利班(Taliban)发出的死亡恐吓以及她的亲属的反对坚持完成了飞行训练。 娜迪亚·沙尔敏(Nadia Sharmeen):来自巴格达(Bangladesh)的新闻记者及妇女维权人士,在报道一个由原教旨主义者组织的游行集会时险些被怀有敌意的人群杀害。在她的编辑拒绝为她支付医药费后,她不但没有结束自己的记者生涯,反而开始为一家新开办的电视台报道保守派的游行集会。 罗沙·朱利亚塔·蒙塔诺·萨尔瓦铁拉(Rosa Julieta Montaño Salvatierra):玻利维亚妇女公民社会组织Oficina Jurídica para la Mujer的创始人和负责人,向三万多名强奸、性侵犯及家庭暴力的幸存者提供法律援助,并以此改变了玻利维亚的妇女权益状况。 梅·沙贝·漂(May Sabe Phyu):缅甸“性别平等网络”(Gender Equality Network)负责人,尽管受到了刑事指控、罚款和骚扰,仍然领导了制止歧视妇女以及族裔和宗教少数群体的努力。在2011年克钦(Kachin)邦爆发族裔暴力事件后,她创立了和平网络,并坚持让妇女在冲突后重建的过程中发挥作用。 比阿特丽斯·叶巴耶(Béatrice...

高科技领域的杰出女性携手共创佳绩

科技领域的有才华的女性有时很难得到她们所需的指导和支持。“科技女性”(TechWomen)行动计划正在努力改变这种状况,帮助女性利用她们的科技才能、创意和领导能力来改变自己的生活以及国家的经济面貌。 增强女性的选择权 “科技女性”是硅谷(Silicon Valley)的公司企业和美国国务院联合发起的一项伙伴关系,旨在帮助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的杰出女性同志同道合的美国女性建立联系。参加这个项目的女性在返回各自国家后将继续鼓励她们的女同胞们积极努力。 这个项目将中东和非洲地区16个国家的156名女性同硅谷的有关专家结对。“科技女性”资深负责人海瑟·拉姆齐(Heather Ramsey)在接受FastCompany的采访时表示,这种方式建立了一个“让科技领域的女性相互支持的网络”。该项目在2015年将扩大参与范围,接纳来自中亚地区的女性。 参加项目的人员在美国高科技公司由女导师带领学习一个月。“科技女性”项目的一位导师、软件公司Aptean的副总裁詹妮佛·谢尔曼(Jennifer Sherman)说,项目的目的在于“找到能让女性做出更好的选择的途径,并让她们所选择的任何一条路径都成为值得我们称赞和尊重的得到认可的路径”。 "女性的进步代表着人类的进步,因为任何一个社会如果让半数人口落在后面,都无法成功发展。" 在“科技女性”项目的鼓舞下,来自埃及的尼哈尔·法里斯(Nihal Fares)在自己创办的公司里推行了一套以人为本的做法。她说:“这不仅仅是科学技术问题。这是如何对待他人的问题。” 同样地,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巴雅·彻科热德(Baya Chekired)也在“科技女性”项目的鼓舞下勇气倍增。她说:“我现在勇于尝试过去听起来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2014年9月,在一次“平等的未来伙伴关系”(Equal Futures Partnership)活动上,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强调指出,实现男女平等不仅是一项道义使命。他说:“女性的进步代表着人类的进步,因为任何一个社会如果让半数人口落在后面,都无法成功发展。而且在美国,请大家相信我的话,我们在做出这一承诺时虚怀若谷,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际妇女勇气奖

米歇尔·欧巴马(Michelle Obama)说:“这是一年中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一个时刻。”副国务卿海瑟∙希金博特姆(Heather Higginbottom )说:“今天只需环顾一下这个大厅,就能看到坚强的女性是如何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 第一夫人和希金博特姆副国务卿是在什么场合说这番话的呢?是在“2014年国际妇女勇气奖”(2014 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 (IWOC) Awards)颁奖仪式上。 美国国务院每年都表彰世界各地的杰出女性。每一位受到表彰的女性都不顾个人安危,努力捍卫和平、公正、人权和女性平等。 第一夫人认为获得“2014年国际妇女勇气奖”的女性是我们所有人的楷模。 她说:“她们告诉我们,如果一名女性能够反抗酷刑和压制并将她的名字列入塔吉克斯坦的选票,如果一名女性作为格鲁吉亚的一位主教能够打破玻璃天花板并倡导平等和宽容,如果一名女性能够在沙特阿拉伯挨家挨户地抗击家庭暴力以及对儿童施暴的行径并不惜为此在警察局和法院之间奔波——如果这些女性能够做到所有这一切,那我们也一定能在她们的巨大勇气的鼓舞下拿出一点点勇气用于我们自己的生活和社区。” 2015年的获奖者是否能像历届获奖者一样激励我们呢?欢迎您观看美国国务院于3月5日协调世界时(UTC)18:00通过YouTube频道播放的颁奖典礼。

“红手印日”反对招募儿童兵

https://youtu.be/vRkLBqKz4wE 2002年2月12日,联合国《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U.N. Optional Protocol on the Involvement of Children in Armed Conflict)正式生效。该议定书严禁招募或使用未满18岁的儿童当兵。然而,儿童兵的人数却没有减少。 因此,在2009年,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决定将解决这个问题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们收集了超过250,000个红手印并呈交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以此敦促采取更有力的行动。潘基文随即承诺在他的权限范围内采取一切努力,根除“今天在全世界最令人发指的侵权行径之一”。 据联合国统计,共有大约30万名儿童兵,最小的年仅10岁,在世界各地被迫在23场冲突中当兵。其中40%是女孩,往往遭到强奸和凌辱。这些儿童兵若被允许返回家园,也经常会面临重新融入社区的种种困难。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对儿童兵的定义是,任何一个不满18岁的参加任何一种武装力量或团伙的儿童,包括战斗人员、炊事员、搬运工和通信员在内,以及那些被招募来强制提供性服务及强制结婚的儿童。 在美国,《制止儿童兵法》(Child Soldier Prevention Act)旨在通过禁止向招募儿童兵的国家提供军事援助来取缔这种做法。去年,联合国发起了“儿童不是士兵”(Children, Not Soldiers)倡议,力争到2016年终止招募及使用儿童兵。 2月12日是“红手印日”(Red Hand Day)。请您加入反对使用儿童兵的行动,印下红手印并送到尚未核准任择议定书的国家中的联合国使团[请见有关国家名单(英文)]。 您还可以自拍照片,使用 #CHILDRENnotsoldiers 在Twitter、Instagram、Tumblr或Facebook上分享。

现在是停止残割女性生殖器的时候了

超过1.25亿女童和妇女承受着女性生殖器切割(FGM/C)的恶果,其中大多数人在接受切割时还不满15岁。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Anthony Lake)表示:“我们不能让这个令人震惊的数字使我们变得麻木——这个数字必须促使我们采取行动。” 共有29个国家存在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做法,主要集中在非洲和中东地区,但其他一些地方的移民社区也存在这种做法。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表示,今后10年可能还会有三千万女童接受女性生殖器切割。 “不存在任何借口……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值得保留的传统。”——欧巴马总统 女性生殖器切割没有任何宗教依据,也没有任何健康益处,而是深深地植根于有关女童和妇女的健康、个人卫生、性征和社会地位的文化观念。不论这种文化观念多么根深蒂固,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切割术造成的疼痛和创伤可能会带来持续一生的生理、性征及心理伤害。 美国支持各个社区调动成年和未成年男性以及所有社区成员改变对女性生殖器切割的观念。这种方式最有效力,因为当社区领袖、宗教领袖乃至切割术施行者认识到女性生殖器切割所造成的长期创伤后,他们可能会成为取缔这种做法的积极有力的支持者。 2月6日是残割女性生殖器零容忍国际日(International Day of Zero Tolerance to 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请您发出您的声音,使用 #TogetherForZero 和 #endFGM 在Twitter、Instagram、Tumblr或Facebook上贴出您做出“零”手势的照片。

斯特凡尼克开着皮卡车赢得竞选,成为美国国会最年轻的女议员

埃莉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证明年轻并不是在政坛上取得成功的障碍。年仅30岁的她已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国会议员。 斯特凡尼克在就任国会议员的最初几天,好几次被国会工作人员要求出示证件,他们出乎意料地发现她这么年轻就当上了议员。美国宪法规定必须年满25岁才能担任国会众议员(担任国会参议员必须年满30岁)。 斯特凡尼克是代表纽约州(New York)第21国会选区(21st Congressional District)的国会众议员,她于2013年开始竞选,开着一辆福特牌(Ford)皮卡参加竞选活动。 拉斯·施里弗(Russ Schriefer)曾帮助斯特凡尼克进行竞选宣传,他在接受报道政治新闻的“点名”[英文网站Roll Call]的采访时说:“她开着那部皮卡跑了10万多英里。她会开5个小时的车去与五、六个人见面。” 斯特凡尼克在竞选期间宣传自己是一位代表“新理念以及华盛顿新一代领导人”的候选人。 但当选国会议员对于这位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毕业生并不是轻而易举的。斯特凡尼克首先必须在党内初选中赢得共和党的提名,然后再在2014年11月的大选中击败民主党对手。 在这一届议员平均年龄为58岁的国会中,斯特凡尼克认为年纪轻是一个优势。 她在接受哥伦比亚新闻台[英文网站CBS News]的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在这里年轻是一种优势,因为我希望我将乐观主义的阳光面貌以及愿意与别人共事的意愿带到国会。” 斯特凡尼克并不是唯一一位在最近的选举中开创政坛先河的年轻女性。西弗吉尼亚州(West Virginia)年仅18岁的大学生赛拉•布莱尔(Saira Blair)在去年11月的选举中成为美国最年轻的州议员[请见年仅18岁的年轻人成为美国最年轻的州议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