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校园

U.S. and India flags

美国-印度关系概览 [图示]

印度是美国重要的全球伙伴。两国经济、军事和人与人交流日益增长。

两年制院校为学生打开新天地

几乎有10万外国学生正在美国社区大专院校攻读,不仅有机会学习提高英语,而且可以为转入四年制大学积累学分。

美国在全球大学排名榜上占绝对优势

在新公布的全球大学排名前10名中,美国的大学占了7所,其中2所并列第十。其余54所大学名列前200名。

你有经济能力到美国留学吗?国际学生可以在美国许多高校获得资助

你如果希望了解有关来美留学的奖学金、资助方案和经费预算等方面的信息,可在美国东部标准时间2016年1月21日上午6:00(国际标准时间11:00 UTC)参加关于留学美国财务问题的全球网聊(英文)。 如果你想到美国留学但觉得费用太高,那么这个信息也许让你吃惊:《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杂志显示,许多美国大学,包括一些精英院校,都向国际学生提供经济资助。 虽然并非每一个学生都符合获得资助的条件,但在有数据统计的最近学年里,读本科的外国留学生得到了将近345所美国高校的资助,颁发给国际学生的个人奖学金平均数颁为17721美元。 有些学校——包括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和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提供的数额还要高出很多,这些学校合格的国际学生获得的个人奖学金平均为50000美元。以下是为国际学生提供奖学金最多的10所院校,按资助金额排列: 斯基德摩尔学院是位于纽约州萨拉托加泉市(Saratoga Springs, New York)的小型四年制文理学院,在学校来自57个国家的220名国际学生中,有80人在最近学年里获得了每人平均53523美元的奖学金。 https://youtu.be/2KdO5976Mao 许多学校使用美国大学理事会奖学金申请表(College Board CSS Profile)来评估国际学生获得经济援助的资格。尽管外国留学生没有资格获得美国政府的资助,但学校可能会要求你直接提交《联邦学生助学金申请表》(Free Application for Federal Student Aid (FAFSA)),以便可以对你的经济需求进行评估。你可以在“eduPass! 留学美国精明指南”(eduPass!...

欢迎参加留学美国网上讨论会

你如果准备今后来美国留学,欢迎参加我们的留学美国网上讨论会,时间是格林威治时间10月29日星期三14:00 。 这次活动将以英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播出,重点介绍如何选择美国大学并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 2013年,全世界有800,000名学生来美国攻读本科、研究生和技术学位,留学人数创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美国有几千所优秀的高等院校可供选择。但是哪一所学校最适合你呢? 美国教育(EducationUSA) 主办的讨论会将为外国学生提供一些可供选择的方案,同时谈谈美国校园文化的多样性以及美国大学怎样帮助你实现未来的目标。 美国教育曾在 9月24日举行讨论会,邀请外国留学生讲述他们在留学美国期间对学校课程、美国文化,对保持宗教信仰和文化义务等问题的认识以及与美国人交朋友的体会。 https://youtu.be/7J6B4u77g0U

外国学生谈留学美国的体会: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

不论你对留学美国的准备有多么充分,美国大学和文化的某些方面很可能仍然令你感到惊讶。以下八位外国留学生分享了他们各自的体会。 来自秘鲁的欧马拉·丘基瓦拉(Omayra Chuquihuara) 在秘鲁的学校里,他们教你技术性很强的英语,你可以从电影和电视节目中了解一些习惯用语。但是,一旦来到这里,你会碰到以前从未用过的词汇,比如“kitty-corner”(猫咪角)。* 我的朋友曾说:“我到我宿舍的‘猫咪角’跟你碰头。” 我问他:“是不是有一家餐馆叫这个名字?” * “Kitty-corner”的意思是斜对面。 来自中国的帕特里克·王(Patrick Wang) 在中国,如果一个人被介绍给一群人,他可能会向大家挥手,而不像美国人那样跟所有人一一握手。当你靠近某个人,你们可能会握手。但是我们不会用碰拳的方式。 来自马来西亚的尤尼斯·谭(Eunice Tan) 在美国,他们在大学里强调小组讨论。在那里,你必须在课堂上发言。在马来西亚,更多的是一种讲座的环境。小组讨论将计入我们的分数。 来自巴西的菲利佩·阿均提·吉田(Felipe Aggiunti Yoshida) 根据我在电影和电视里看到的,我以为美国人大多是白人。然而,一旦来到这里,你会看到美国和巴西一样具有多样性——你会发现美国人的祖籍和背景都各不相同。 来自喀麦隆的让-路易·恩田(Jean-Louis Ntang) 我在宿舍跟我的宿舍助理进行一次私人谈话。我不断向前靠近他,而他不断向后退。我问到: “我让你感到不舒服吗?”他说:“不是的,这关系到个人空间。我需要在你我之间保持一段距离。这是一种文化习惯。” 来自巴西的蒂亚戈·塞拉(Thiago Serra) 我原以为在美国待上五年的人都能够掌握英语口语。现在我觉得,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实验室里工作的外国留学生还必须想办法去进行社交,否则他们的语言技能会停滞不前或者提高地非常缓慢。而且,只要去寻找,社交的机会比比皆是。学生社团的数量众多,其宗旨也多种多样。 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诺德江·西德可夫(Nodirjon Siddikov) 美国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旦从大学毕业就离开家开始自己的生活。在我们的文化中,至少希望有一个孩子与父母一起生活,以便照顾他们。 还有,在美国,人们做事往往都有计划——无论是学习计划还是付款计划。 来自巴西的丹尼尔·里贝罗·席尔瓦(Daniel Ribeiro Silva) 我原来以为美国人好争论,经常相互打官司。这种印象在巴西很常见,但我很高兴地发现这不是真的。 希望了解更多的情况? 如果希望了解更多有关留学美国的信息,可访问CampusUSA和EducaitonUSA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