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权利

听不见的声音:记述聋哑人的经历

这是埃林·哈勒尔森(Erin Moriarty Harrelson)。她是人类学专业的学生,也是富布赖特-国家地理学会奖学金研究生( Fulbright*–National Geographic fellow)。她的课题是要记述柬埔寨聋哑学生的经历。在柬埔寨,每20个人中有1人失聪或重听,他们当中很多人没有学过手语,也不曾上学读书。 因此,很多柬埔寨人在见到哈勒尔森的时候感到惊讶——因为她也是聋哑人。 柬埔寨人最普遍的反应是:“我从来没见过聋哑人研究员!”哈勒尔森能够读口型,但是她写道,那些不是直接面对她的人往往不理解她为什么没有反应。他们好像“感到‘我刚才说话时她怎么不看着我,怎么没有应有的反应’”。 但是,哈勒尔森向人们展示,有生理障碍并不妨碍她可以大有作为。 目前,世界上有10亿多残障人——占全球人口大约15%。他们许多人无法有与正常人一样的机会: 在发展中国家,90%的残障儿童没有上学。 残障成年人的就业率只有35%,而非残障成年人的就业率是78%。 残障人更容易沦为暴力或性强暴的受害者。 哈勒尔森的研究专注调查在红色高棉大屠杀之前和期间柬埔寨聋哑人的境遇。她还将与柬埔寨人一道学习正在发展中的柬埔寨手语。 美国人视残障人的权利为人权,并在设计援助项目时将残障人的需要包括在内。 *文中链接信息均为英文

加拉德特大学在全世界独树一帜

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加拉德特大学(Gallaudet University)的学生改变了对聋哑人的看法。 加拉德特大学是一所完全供聋人和弱听人士就读的高等学院,设本科和研究生课程。在校学生来自巴基斯坦、博茨瓦纳、马来西亚、阿根廷、伊朗等52个国家。 在这所大学就读的克里什尼尔·申(Krishneer Sen)来自斐济的苏瓦(Suva)市。克里什尼尔对大学校园的多样性十分赞赏。他说,“我有一位老师是第一位获得计算机学科博士学位的聋人妇女。我们有一大批男女同性恋者,人数众多,有黑人、拉美裔人——多种多样,不胜枚举。我很喜欢这样。校园里有些人听力正常,也有的人属于弱听和聋人。” 他获得日本财团(Nippon Foundation)颁发的奖学金在校攻读学位。日本财团一般选择具有国际领导潜质的学生进入这所大学。他准备学成回国后发起一个为本国聋人服务的项目。 加拉德特大学的大部分研究生学科负责训练学生为聋人和弱听人士提供专业服务。杰欧·卡塞瑟(Geo Kartheiser)正在攻读教育神经科学研究生学位。他对通过学习手语探索人类大脑的结构和功能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因此获得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奖学金。 这所大学距美国国会大厦(U.S. Capitol)不到2英里,属于联邦特许的私立非营利学校。自1869年来,加拉德特大学的每一份毕业证书都由美国总统签署,在美国独一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