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自由

托尼•布莱克曼:女孩节奏与嘻哈外交

托尼·布莱克曼(Toni Blackman)无所不能。她是一位纽约嘻哈音乐艺术家( New York hip-hop artist),教育家、作家,她与犹太拉比、基督主教、伊斯兰伊玛目协力,把说唱乐与心灵思考融汇到一起。除此之外,她还担任美国国务院第一位美国嘻哈音乐文化大使。布莱克曼能集这一切与一身,实在令人惊叹。 身为获奖表演家的布莱克曼,从2001年开始成为一名特使。她曾到塞内加尔和加纳举办嘻哈音乐讲座。从那时以来,她曾参加过纽约林肯中心爵士乐项目(Jazz at Lincoln Center)的“节奏之路”(Rhythm Road)活动访问东南亚,到博茨瓦纳和斯威士兰教学和演出,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进行了制止对妇女施暴的视频合作项目。最近,她重返塞内加尔,帮助年轻人创作数字音乐作品。 在美国国内,她通过自己创办的“女孩节奏”(Rhyme Like a Girl)项目,让女性掌握自身的力量。 布莱克曼说:“项目始于2002年,当时我希望深入学校和社区,找到那些涉足说唱乐的女孩子,为她们提供培训和支持,而这后来变成了一个集体的事业,我为女青年提供培训,她们随后走出去,成为嘻哈文化实力中女性风格的代表。” “女孩节奏”的核心使命是要向女孩子和成年女性显示,嘻哈音乐可以体现出力量和自我,而不仅仅是作为从收音机里听的音乐。 布莱克曼说:“‘女孩节奏’把经过训练的有高超说唱水平的人聚到一起,而那些作为我们表演对象的许多女孩子,从来没见过女人能够如此地驾驭说唱。” 布莱克曼自己创作的说唱词经常意味深长: … only treadin’ water when swimming is the goal(……只有为了游泳才要趟水) sit upon the rock but...

攻击自由言论只会催生更多的自由言论

世界各地的漫画家纷纷声援1月7日在巴黎的讽刺性刊物《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编辑部遭到恐怖主义袭击时遇害的12名新闻工作者和警察,他们为此发表了自己的漫画作品。 这一声援浪潮以及大众积极参与 #JeSuisCharlie(我是查理)的行动,与其说是支持《查理周刊》引起争议的观点,不如说是捍卫死难者为之献出生命的自由言论。 自由言论的支持者认为,一个人可以做出愚蠢的、无礼的、伤人的种种令人反感的行为,但这样的人不应因此而遭到杀害、关押或威胁。 国务院代理发言人玛丽·哈夫(Marie Harf)1月13日表示:“任何理由都不能为暴力开脱,任何理由都不能成为仇恨的借口,任何理由都不应当成为阻挡表达自由的障碍。” Mashable和Buzzfeed收录了这些漫画家的部分作品,旨在有力地表明“笔尖比刀剑更加锋利”。

保护新闻记者,捍卫人们的知情权

去年,美国记者詹姆斯•福利(James Foley)和史蒂夫∙索特洛夫(Steven Sotloff)被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the 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the Levant)恐怖主义分子杀害,引起全世界震惊。这个恐怖主义团伙对新闻记者采取暴力手段,已经对全球新闻媒体派记者前往叙利亚进行报道产生不利影响。 2014年9月,法新社(Agence France Presse)发表博客文章指出,新闻记者是当地人民遭受苦难的独立见证人,但在叙利亚已不再受到欢迎。相反,他们不是成为攻击的目标,就是作为勒索赎金的交易对象。今天,外界很少收到从叙利亚发出的关于冲突和人民受战乱危害的客观报道。 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指出,2014年全世界至少有60名新闻记者以身殉职。他们都是因从事新闻工作被杀害,其中四分之三成为蓄意谋杀的目标。 该组织从1992年开始记录新闻记者被害事件,至今已有 1,000 多名新闻记者被杀害。该组织表示,过去三年的情况最为严重。 据该组织有关新闻记者受监禁事件的报告,2014年全世界有220名新闻记者被监禁。这一年被监禁的人数在该组织有关新闻记者被监禁人数的记录上占第二位。 该组织执行主任乔尔•西蒙(Joel Simon)表示,“我们生活在信息时代,但为我们传播消息的人却身陷囹圄,被监禁的人数已达到创记录的水平。” 恐怖主义分子、专制政权、有组织的犯罪团伙等正处心积虑阻挠新闻记者揭示真相和报道不为人知的问题。但人人都可以参加保护记者委员会的仗义执言(Speak Justice) 行动,保护自己的知情权,要求获得关于冲突、腐败、人权等问题的独立信息。

流浪者为自己的生活翻开崭新的一页

https://youtu.be/vgBuaF_aqTI 詹姆斯•戴维斯(James Davis)永远不会忘记以前在寒风凛冽的夜晚睡在公园长椅上的情景。 今天,他是一名电器技师,也是以华盛顿的流浪者为主题的街头随感报(Street Sense) 130名经销人之一。他和其他人通过销售报纸,经过艰苦的努力维持自己的生活,也得到稳定的住所。这份报纸一半的文章都由流浪者或者以前曾经有过流浪经历的人撰写,这些人往往也是报纸的经销人。 除南极洲以外,全世界每一个大洲都有120多份类似的报纸,以24种不同的语言文字出刊。在纽伦堡(Nuremburg)发行的一份刊物为经销人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例如可以旁听大学课程。慕尼黑(Munich)的一份报刊可以为在街头去世的经销人支付殡葬费用。 街头随感报提供自由撰稿、电子销售和影片摄影学习班。 街头报刊与普通的报刊一样刊登新闻、政治评论、工商动态、体育消息和漫画。这些报刊发表的报道不仅仅对报刊的撰稿人和读者产生影响,而且成为驱动当地社区社会变革的动力。 街头草根报(Street Roots)原来是俄勒冈州(Oregon)波特兰(Portland)的一份双周刊,从1月份开始将改为周刊。这份报纸还与当地政府合作发布流浪者死亡情况年度报告。这份报告促使有关方面关注流浪者的住所和政策,设法解决流浪者死亡的问题。 街头随感报刊登了戴维斯参与撰写的一篇报道,谈到一些从事清理租房事务的公司为雇佣流浪者提供的报酬低于最低工资水平。2006年,这篇报道被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转载。这份报刊还有其他几篇重要报道由该报供稿人首发。这篇报道引起了一些律师的注意,他们代表受雇的流浪者向公司提出诉讼,结果使他们获得了较高的工资。 街头随感报执行总编布赖恩•卡罗姆(Brian Carome)说,写作的天地很广阔,对街头随感报很有利。目前这份报纸发行量的增长势头良好,2003年刚开始的时候每月印数在5,000 份左右,今天这份双周刊的印数已经超过13,000份。 在全世界范围内,有600万人购买街头报刊,阅读流浪者这个经常被人们遗忘的群体面临的各种问题。这类报刊说明,这些人即使缺乏住房条件,但他们仍然可以传播自己的声音。

受伊斯兰国追杀的艺术家坚持弘扬伊斯兰教义

纳伊夫•木塔瓦博士(Naif Al-Mutawa)创作了广受欢迎的漫画系列 99(The 99),现被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列为谋杀对象。7月,黎凡特伊斯兰国在社交网站推特上通过一系列推文发出凶残恶毒的追杀令。 当木塔瓦博士创作99漫画系列的时候,他的目标是介绍伊斯兰教的价值观,如宽容和多元文化等,希望世界各地的儿童和漫画爱好者们都会喜欢。这个目标已经如愿以偿。99漫画系列自2003年首次问世至今,已经拥有数以百万计的粉丝,并以多种语言出版,同时推出了这个漫画系列的电视连续剧。 与漫画人物所倡导的伊斯兰价值观相比,黎凡特伊斯兰国代表了完全不同的价值观。99漫画系列的人物有些来自穆斯林国家,也有些来自非穆斯林国家,有男性也有女性。这些人物没有表现明确的个人宗教信仰,但都为追求正义而团结在一起。 99漫画系列的人物体现了真主安拉(Allah)的99个特征。他发现了一些神奇的石头并赋予每一块石头以特殊的力量,如心灵感应应和超人的力量。他们在拉姆兹(Ramzi)博士的指导下,以三人为一组对抗以贪婪权力的卢加尔(Rughal)为首的邪恶人物。木塔瓦说,他创作漫画人物的灵感来自伊斯兰教并获得了伊斯兰学者的认同,但实际上并不涉及宗教方面的问题。 2月20日,木塔瓦在参加美国国务院组织的网聊活动期间说,在99漫画系列中,“所有的人物不论出自哪个国家,不论信仰什么宗教,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力量可以为解决社会当今的问题尽一己之力。” 2010年,他的漫画人物与美国首都华盛顿 “漫画正义联盟”(DC Comic’s Justice League of America)中的蝙蝠侠(Batman)和神奇女侠(Wonder Woman)等超级英雄一起亮相。欧巴马总统称赞木塔瓦的作品“充满了体现伊斯兰教教义和宽容的超级英雄。”

因特网能否克服语言障碍?

全世界大多数网页都使用英语,但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口仅占世界人口的6%。为此,很多公共和民间组织及网站巨头正设法帮助更多的人使用因特网。 脸书(Facebook)与民间部门的伙伴和地方社区联手发起了Internet.org,要求在全球扩大价格适中和有效的因特网接入渠道。例如,在津巴布韦和坦桑尼亚,Internet.org最近发布一则应用程序,为当地的移动通讯客户提供免费的基本上网服务。 谷歌(Google)与一些印度出版部门共同筹建了新的印地网(Hindiweb) ,用户可以通过这个平台阅读各网站、应用程序、视频和博客网上的印地语内容。谷歌希望因特网能在2017年连通印度的5亿非英语用户。 在免费的语言学习和众包文字翻译平台Duolingo上,用户可以参加网上内容的翻译工作,为有关群体提供帮助。 创新宝箱(Innovation Box) 建立了一个12个西非语种的电子学习平台,目的在于提高人们的阅读水平和创建网上内容,其中包括濒临绝迹的一些本地方言 到2017年,大多数新生产的智能手机将被发展中国家的消费者购买。通过上述努力,非英语用户也能找到高质量的内容供学习、使用和享有。
1989年,德国民众帮助推倒柏林墙。(Flickr/Raphaël Thiémard)

一篇改变历史的演讲给人带来的启示

里根总统(President Reagan)曾在柏林墙(Berlin Wall)附近的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 Gate)对时任苏联总书记的戈尔巴乔夫这样说:“戈尔巴乔夫先生,打开这扇门。……戈尔巴乔夫先生,拆掉这堵墙!” 在里根总统发出的严正挑战的助推下,要求莫斯科(Moscow)兑现实行开放和改革的承诺的国际压力越来越强。已成为苏联压制手段的象征的柏林墙在两年后被推倒,即25年前的1989年11月9日。 铿锵有力的演讲能够抓住听众的注意力并激发他们的热情。有些演讲甚至还改变了历史进程。 http://youtu.be/Ic1uRSv3NlU 演讲的艺术 如果您准备发表演讲,不妨听一听帮助美国历届总统写出最令人难忘的演讲的几位撰稿人的建议。 罗伯特·莱尔曼(Bob Lehrman)曾在白宫担任撰稿人,现在教授演讲稿写作,他建议您在动笔起草演讲稿之前,先问自己5个问题: 如何吸引听众的注意力? 面临的是什么问题? 我们可以设想出什么解决方案? 我们如何激励听众才能让他们对我们的设想有信心? 我们如何能让听众不仅仅聆听——而且采取行动? 罗纳德·里根总统的演讲稿撰写人乔舒亚·吉尔德(Joshua Gilder)建议要注意语气。他说:“想象你在对家人及朋友讲话,而不是对着抽象的听众。你在和玛蒂尔德姑妈(Aunt Matilda)讲话。你努力在想,‘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怎样才能说出她的需求、担忧和希望?’” 里根总统说过的“戈尔巴乔夫先生,拆掉这堵墙!” 出自彼得·罗宾逊(Peter Robinson)之手。他说,他的团队知道什么样的语气最适合于里根总统,那就是清楚明确、高瞻远瞩而且具有道义使命感。 罗宾逊还知道有时撰写一篇伟大的演讲必须要打破规则并听从自己的直觉。当时有多位外交官员劝说罗宾逊不要在演讲稿中提及柏林墙。但尽管如此,他仍然在每一稿中都保留了“戈尔巴乔夫先生,拆掉这堵墙!”这句话。 幸运的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与罗宾逊看法一致。就在里根总统发表演讲之前的几个小时,他的几位顾问仍不支持他如此正面地挑战戈尔巴乔夫。里根总统对他的办公厅主任说:“国务院的人该不高兴了。但这么做是对的。”

当新闻记者付出生命代价时,公众也要付出代价

新闻记者为了一篇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在过去10年中,有700名新闻记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还有很多新闻记者因为他们所从事的工作而面临死亡威胁、暴力攻击、流放或多年遭到关押。 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的一位负责人考特尼•罗德斯科(Courtney Radsch)表示:“新闻记者被卷入争端冲突。他们站在前沿。” 在涉及新闻记者的案例中,正义往往得不到伸张。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针对新闻记者的罪行中有90%没有得到起诉、定罪,犯罪分子也没有被逮捕。 公众也要为此付出代价。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的新闻记者可能会选择不报道违法行为,不对犯罪分子和腐败官员进行检举。在新闻记者不能揭露政治压制及其他侵犯人权的行径的地方,这类行径更有可能存在。正如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Louis Brandeis)曾写道的:“阳光被称为最好的消毒剂。”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说:“任何地方的任何新闻记者都不应当为报道新闻而冒生命危险。”联合国已宣布将11月2日定为“终止针对记者犯罪不受惩罚现象国际日”(International Day to End Impunity for Crimes Against Journalists)。选定这个日子是为了纪念于2013年11月2日在马里被武装分子杀害的法国记者吉斯兰娜•杜邦(Ghislaine Dupont)和克洛德∙维尔隆(Claude Verlon)。联合国还公布了一项行动计划,致力于为新闻记者和媒体工作者创造一个自由、安全的环境。

我们为什么应当关心由谁来管理因特网的问题?

一场争夺因特网控制权的错综复杂的斗争正在展开。但一位知名专家指出,由政府控制因特网并不可取。 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教授劳拉·迪纳尔蒂斯(Laura DeNardis)说:“向一个政府间机构迈进将切实转变因特网的运作方式,而且这一直是一个速度很快的、创新的环境,继续保持这一点极其重要。” 迪纳尔蒂斯是一位撰文论述因特网管理和架构的著名专家,她的文章见于《科学》杂志(Science magazine)、《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经济学人》(Economist)。 她倾向于目前的模式,由私营产业、公民社会和政府利益相关方管理因特网“生态系统”,而不由任何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公司或一个实体来管理。 迪纳尔蒂斯认为,这种“多个利益相关方”(multistakeholder)模式能够增进效率、创新和自由。 请点击专题英文网页了解一个自由的因特网的重要意义。因特网属于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