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金

马丁·路德·金:全球人权的灯塔

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历史影响力远远超出美国。了解他受世界尊重的原因。

两合唱团联袂纪念马丁·路德·金诞辰

两个合唱团的成员都是男性,都是无伴奏演唱,都在世界各地有许多追随者——一个是犹太人合唱团,另一个是非裔美国人合唱团。

马丁•路德•金的生平和遗产

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把一生献给美国争取种族平等的非暴力斗争。每年1月份的第3个星期一是联邦假日,马丁•路德•金日(Martin Luther King Day),鼓励人们纪念马丁•路德•金的历史业绩并鼓励公民参加社区志愿服务。 历程的开端 1929年1月15日马丁•路德•金出生在一个浸礼会(Baptist)牧师世家。他在亚特兰大市(Atlanta)长大。由于当时的“吉姆∙克罗法”(Jim Crow laws),种族隔离和歧视是美国南部黑人每天必须面对的现实。 后来,马丁•路德•金进入莫尔豪斯学院(Morehouse College),并在那里意识到宗教是促进社会变革有力的催化剂。他在波士顿大学神学院(Boston University's School of Theology)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回到南部的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Montgomery,Alabama),并在德克斯特大街浸礼会教堂(Dexter Avenue Baptist Church)担任牧师。 今天,马丁•路德•金在亚特兰大的出生地被国家公园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列为国家历史遗址(National Historical Site) 。 20世纪50年代的民权斗争 在黑人女裁缝罗莎•帕克斯(Rosa Parks)因在公共汽车上拒绝给白人乘客让座而被捕后,马丁•路德•金协助发起了为时一年的蒙哥马利公共汽车抵制运动(Montgomery bus...

欧巴马总统响应了马丁•路德•金的号召,你呢?

德高望重的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为建设更加公正和平等的社会而奋斗毕生。同时他也呼吁所有人来一道建设更美好的世界。他提出:“生命中一个持续和迫切的问题”是“你在为他人做什么?” 每年,美国人会在马丁·路德·金的诞辰纪念日这一天——1月份的第三个星期一,通过为邻里社区服务的共同行动,响应他的号召。全国各地的公民——包括总统一家——向有需要的人送饭送菜,帮助更新校舍,收集济贫食品和衣物。 “每个人都能服务,因此每个人都可大有作为。” ——马丁•路德•金 1994年,国会将马丁·路德·金诞辰日定为全国服务日,以此弘扬马丁·路德·金的梦想,即让美国各行各业人携起手来解决全国最迫切的问题。自那时起,许许多多美国人以服务的方式度过这一天。如今,这一天经常被称为“行动日,而非休息日”(“A Day On, Not a Day Off)。 全国服务日(National Day of Service)是欧巴马总统的“团结服务运动”(United We Serve)的内容之一。这项运动号召美国人将志愿行动和公共服务作为公民职责纳入自己的日常生活中。 https://youtu.be/wMhx8HV4Ozo 你是否有在自己社区开展服务项目的想法——例如组织一批人到收容无家可归人的地方志愿服务,或者到所在社区图书馆给儿童们读书?你可以利用一套自助工具(toolkit),将志愿服务的设想化为成功的实际项目。

“我们知道这场大游行还没有结束。”

欧巴马(Obama)总统于2015年3月7日在阿拉巴马州塞尔玛(Selma, Alabama)发表演讲,纪念当地举行的民权大游行50周年。50年前的3月7日,参加游行示威的民众遭到警方暴力镇压,这一天从此被称为“血腥星期日“(Bloody Sunday)。当年社区领袖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被警察殴打致脑震荡。塞尔玛的暴力事件震惊了全美国,促成了同年晚些时候《投票权法》(Voting Rights Act)的通过。现在刘易斯是美国国会(U.S. Congress)众议员。 欧巴马:能够追随心目中的一位英雄可谓人生不寻常的荣耀。约翰•刘易斯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之一。 此时此刻,我想象着50年前的那个早上,年轻的约翰•刘易斯醒来后前往布朗教堂( Brown Chapel),当时并没有想到会有什么壮举发生,他也并没有想到那天会成为如此重要的一天。年轻人背着铺盖卷和背包来来往往;民权运动的老将为新人讲解如何遵循非暴力原则;受到攻击时进行自卫的正确方式。一名医生向他们讲述催泪瓦斯对身体的伤害,同时参加游行的人们匆匆地写下他们亲人的联络方式。空气里弥漫着怀疑、期待和恐惧。他们唱着最后一支圣歌的最后一节勉励自己: “任遭何事不要惊怕,天父必看顾你; 必將你藏祂恩翅下,天父必看顾你。 ” 约翰•刘易斯在背包里塞了一个苹果、一把牙刷和一本有关政府的书 ,都是在牢里过夜所需的物品。然后,他带领人们走出教堂,踏上改变美国的征途。 布什(Bush)总统和夫人,宾利(Bentley)州长,埃文斯(Evans)市长,塞维尔(Sewell)众议员,斯特朗(Strong)牧师,国会议员们,民选官员们,第一线的战士们,朋友们,同胞们: 正如约翰所说的,美国历史上的某些地方和时刻决定了美国的命运。其中许多地方是战场——康科德(Concord )和列克星敦(Lexington),阿波马托克斯(Appomattox),葛底斯堡(Gettysburg);另一些地方则象征了美国人的勇敢品格——独立厅(Independence Hall)和塞尼卡福尔斯(Seneca Falls),小鹰镇(Kitty Hawk)和卡纳维拉尔角(Cape Canaveral)。 塞尔玛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50年前的那个下午,我们动荡的历史——奴隶制的污点和内战的痛苦、种族隔离的枷锁和”吉姆•克罗”法(Jim Crow)的暴虐、伯明翰(Birmingham)四个小女孩的死亡、一名浸信会传教士的梦想——所有的历史都在这座桥上会合。 这不是军队的冲突,而是意志的对抗;这是决定美国真谛的一场较量。通过约翰•刘易斯、约瑟夫•洛厄里(Joseph Lowery)、霍奇亚•威廉斯(Hosea Williams)、阿米莉亚•博因顿(Amelia Boynton)、黛安•纳什(Diane Nash)、拉尔夫•阿伯内西(Ralph Abernathy)、科迪•廷德尔•维维恩(C.T. Vivian)、安德鲁•扬(Andrew Young)、弗雷德•沙特尔斯沃思(Fred...
“历史之旅”活动的发起人杰夫·斯坦伯格带领一批学生走过埃德蒙·佩特斯大桥——1965年争取投票权的黑人民众遭到州警和暴徒阻截殴打的“血腥星期日”的发生地。(© Perple Mudd)

“历史之旅”带领学生了解美国民权运动史

阿拉巴马的一座大桥。孟菲斯的一个旅馆。阿肯色的一所中学。这些地点看似寻常,但都有重要的历史意义,数千名中学生通过一个名为“历史之旅”(Sojourn to the Past)的项目了解了这段历史。 15年来,该项目已组织六千名学生和老师到这些地方参观并了解美国的民权运动——这场争取在美国实现种族平等的非暴力运动。 和大多数美国人一样,艾丽西娅·梅嫩德斯-布伦南(Alicia Menendez-Brennan)在学校上过有关这场运动的课程。她说:“我读过一本介绍马丁·路德·金博士(Dr. King)的图画书。我知道他发表过一个了不起的演说,还有在华盛顿的大游行。我也听说过小石城九人事件(Little Rock Nine),但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梅嫩德斯-布伦南在高中二年级参加了“历史之旅”活动。她当时与1957年的那九名黑人学生同龄,这些黑人学生在到新学校上学的第一天遇到的是凶蛮的暴徒和挡住校门的州警。这些黑人学生到那所白人学校上学引发了一场全国危机。梅嫩德斯-布伦南现在对这段历史了如指掌,而且还能说出九名黑人学生的名字。事实上,她还见到了“小石城九人”中的两位——伊丽莎白·埃克福德(Elizabeth Eckford)和明尼琼·布朗·特里基(Minnijean Brown Trickey)——并同她们进行了交谈,这两位当年的黑人学生现在都70出头了。 “历史之旅”项目是加州圣布鲁诺(San Bruno, California)历史老师杰夫·斯坦伯格(Jeff Steinberg)的创意,他想让学生们亲身了解民权运动。他组织的第一个为期10天的参观活动非常成功,促使他扩大了这个项目,每年组织5次有100人参加的参观活动。 斯坦伯格创立的这个项目得到了第一夫人米歇尔·欧巴马授予的国家艺术人文青少年活动奖(National Arts and Humanities Youth Program Award) 。 学生们在这项活动期间见到的知名人士包括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他是人权运动的一位重要领导人,现任美国国会众议员;梅尔莉·埃弗斯-威廉斯(Myrlie Evers-Williams),她是一位政治活动家,也是被暗杀的民权运动先驱美德加·艾维斯(Medgar...
video

纪念为保障人民投票权举行的塞尔玛大游行50周年

https://youtu.be/uStlYeiKruw 50年前,美国亚拉巴马州塞尔玛市(Selma, Alabama)成为美国民权运动的中心。 这场运动的主要目标之一是保障美国宪法(U.S. Constitution)第15修正案(15th Amendment)规定的投票权。尽管联邦政府有这样的规定,某些州和地方辖区却为美国非洲裔参加投票设置了种种法律障碍。 1965年3月7日,大约600人为支持民众的投票权,举行从塞尔玛到该州首府蒙哥马利(Montgomery)的大游行。游行队伍在塞尔玛郊外跨越埃德蒙·佩特斯桥(Edmund Pettus Bridge)时遭到警方阻拦。 “你如果发现有什么事情不正确、不公平、不公正,就有道德的义务挺身而出。” -- 国会众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 但是游行队伍没有就此止步。两星期后,他们在马丁·路得·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的率领下徒步行走87公里,抵达蒙哥马利时已经增加到25,000人。这场示威活动有助于为通过里程碑式的1965年投票权法(Voting Rights Act of 1965)建立政治愿望。 美国国会众议员约翰·刘易斯是当年第一次大游行的领导人之一。在历史上著名的“血腥的星期天”(Bloody Sunday),他的头部曾遭受重创。他自豪地回忆了民权活动取得的成果。他在最近接受电视采访时指出,“我不认为我们当时作为一个群体会想到,我们大游行的步伐会在50年后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欧巴马总统准备与约翰·刘易斯等人一起前往塞尔玛纪念这场大游行50周年。最近公映的的影片塞尔玛 讲述了大游行前后发生的事件。

美国人游行

本文由伊丽莎白·亚历山大(Elizabeth Alexander)为ShareAmerica撰写,她是诗人、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非裔美国人研究专业(African American Studies)主任。 数百年来美国人通过走向街头表达心声:“这是我们的信念,要让人听到我们的声音。”街巷作为在政府三个分支机构以外人们发出共同声音的场所,是体现言论自由和相互团结的实际含义的有机组成部分。我们无需假装我们总是赞同或满意我们的政府,然而我们有责任提出问题促使其前进。[请见美国继续发扬以和平示威促进社会变革的传统] 最具代表性的美国民众集会之一,是1963年的“华盛顿大游行”(March on Washington)。请想象一下,那是由各界人士组成的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人权集会之一。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发出共同的呼声——我们要求对所有人一律公平。 马丁·路德·金是一位气宇轩昂、富有经验和天赋的演说家。他那洪亮而富于说服力的声音在很多美国人的脑海中回荡。而他也是一位极富感染力的思想家和作家。我们都记得“我有一个梦想”这句主题叠句,然而这篇演说的其他部分同样重要,展现着真正进步愿景的实质。他说:“我们绝不能让我们有创意的抗议活动沦为肢体暴力。我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升华到用灵魂力量对付肉体力量的崇高境界。”[请见美国年轻一代示威者采取新的网上工具继承马丁•路德•金的和平抗争传统] 我的父母推着童车中的我参加了那次游行。我多希望我真地能说,我记得当时的细节——可惜我不能。但是我知道,在我成长过程中,我的那次亲历其境成为我们家的重要家史记录。每当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的父母便会说,“你再小也能参加游行。再小也能参加自由和进步事业的集会。” 它是令人自豪的举动。在抗议中,我们其实展示了我们的团结和美国特征的重要一面。

黑人与白人共同直面那段痛苦的奴隶制历史

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在1963年发表著名演说《我有一个梦想》(I Have A Dream)时曾预言:“昔日奴隶的儿子能够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同席而坐,共叙兄弟情谊。 ” 然而,知道自己的祖先曾经当过奴隶或奴隶主的美国人感到实现马丁·路德·金的梦想困难重重,因为奴隶制以及其后多年的种族不平等,对于有过这种家族历史的美国人而言尤为敏感。 自2005年以来,弗吉尼亚州东方门诺派大学(Eastern Mennonite University)的“共聚一堂”(Coming to the Table)项目一直在本着和解和对话的精神让这些黑人和白人的后裔共聚一堂。但迈出第一步往往是最困难的。 2007年,贝蒂·基尔比(Betty Kilby)在考虑是否同菲比·基尔比(Phoebe Kilby)见面时,不能确定自己为什么愿意去见一个其祖先曾奴役过自己祖先的人。贝蒂早在1950年代就反抗过种族隔离,她当时是在弗吉尼亚州的一所打破种族隔离的学校里上学的第一批美国非洲裔学生之一。 菲比也心存疑虑,不知道贝蒂是否会感到气愤,根本不和她说话。 但通过对话,她们结下了一种独特的友谊,她们愿意直面过去的决心帮助她们进一步理解了为什么奴隶制及其残存的影响仍与美国今天的种族现状有关联。 “共聚一堂”项目网站上有这样一句话:“种族隔离、资源分配不平等、教育机会不平等以及认为肤色有贵贱之分的观念,可以追溯至美国奴隶制度以及使之得以建立及合法化的种种观念。” 网站还说:“了解并直面历史,以便为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可持续的未来,符合所有美国人的利益。” 参加该项目的威尔·海尔斯顿(Will Hairston)是一名白人,他说该项目帮助他克服了羞耻感以及害怕黑人的愤怒情绪的心理,并让他更加赞赏非洲裔美国人战胜厄运的精神。 海尔斯顿说:“我相信马丁·路德·金为我们指明了建设和平的道路。他不仅面对100年前久远的、挥之不去的痛苦做到了这一点。他还面对近在眼前的极端暴力行径做到了这一点。他让我们看到,通过爱你的敌人,你能救赎并改变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