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在美国,不是火箭科学家也会使用航天词汇

月亮、星星和行星自古令人类神往。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乔舒亚·巴克(Joshua Buck)的话说,“太空探索激发人的想象,加深对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又将向哪里去的理解”;“像‘休斯敦,我们遇上麻烦。’(‘Houston, we have a problem.’)这样的用语已经深深留大家的记忆中,为我们的交流增添了迅速简洁的表达方式。” 以下习惯用语均源于与太空或航天有关的话题。 Once in a blue moon 天体用语:所谓蓝月亮(blue moon)其实并非蓝色。它是指在阳历上一个月见到两次满月的现象。这种现象每隔两、三年才会出现一次。 日常用语:人们在英语里用这句话指千载难逢的事。例如:“那个炸丸子小摊赠送免费品尝,不过这种时候只偶然才有。” "Houston, we have a problem." 航天用语:1970年,执行第三个载人登月使命的“阿波罗13”(Apollo 13)宇宙飞船在升空后途中,两个氧气罐之一发生爆炸。当时宇航员杰克·斯威格特(Jack Swigert)用这句宇航使命标准用语,向位于休斯敦的指挥控制中心发出简短通报。 日常对话:现在许多人在使用这个表法方式的时候,不见得知道他们是在援引斯威格特的话。人们通常是在意识到出现了糟糕的情况或者要坏事的时候这样说,但往往都是在麻烦比较轻微的场合中,略带一些幽默。例如:“我做了一个漂亮的蛋糕,但我大概忘记放苏打粉了。休斯敦,我们遇上麻烦了。” Rocket scientist 航天用语:设计航天器和卫星的航天工程师(火箭专家)精通尖端技术;是他们把人类送上月球,最近又让一个探测器降落到以每小时13万公里速度移动的彗星上。美国人对航天男女工程师的聪明才智倍感敬重。 日常对话:在大多数场合,这个词语是用来否定某一事情具有的难度。例如:“这是个微波炉。你不必非是个航天工程师才知道怎么用它。” Failure to launch 航天用语:任何太空发射使命都有很大难度,有千百个细节问题可能导致发射失败。 日常用语:“failure to launch”(发射失败)这个用语有时被用来指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却还住在父母家不能自立;或者指两人未能发展出原本期待的爱情关系。例如:“我们约会了几次,但没有任何进展——不能启动。” 其他英语学习资源 American English 网站为英语学生和教师提供多种免费资源。American English...
video

X奖大赛邀请世界各地的选手探索太空

彼得•戴尔曼迪斯说,“我从小就梦想飞往太空。”现在他正帮助其他人实现探索空间的梦想。 戴尔曼迪斯建立了非营利组织X奖基金(XPrize Foundation),为促进技术进步组织公开的竞赛。参加竞赛的选手已经在其他方面取得很大的成绩,例如首创具有极高燃料效率的汽车、清理海洋益油污染的设备,甚至有太空飞船(见视频)等。 X奖大赛邀请世界各地的选手参赛。戴尔曼迪斯认为竞赛反映了美国的价值。他说,“美国有一种文化,认为一个人如果没有去一流学校就读,那没有关系; 或以前没有做这件事,那也没有关系。但一个人只要有梦想,就能够努力实现梦想。” https://youtu.be/sW0pgkJUOxc 推选下一届X奖大赛的竞赛科目。培养年轻科学家 ,开创下一代技术创业者。他们的创意可能带我们飞往无垠的未来。
参加登月X大赛的卡内基•梅伦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选手。

为青少年打开实现梦想的大门

当鲁宾•努涅兹(Ruben Nunez)听到举办谷歌登月X大赛(Google Lunar XPrize)的消息时,他怀着成为太空工程师和创业者飞往月球的憧憬参加这次竞赛。根据谷歌登月X大赛的要求,参赛者需设计和制造能登上月球的机器人。努涅兹有很多设想,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已经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为了参加这次竞赛,他和其他年轻的太空爱好者一起组成欧米茄队(Omega Envoy team)。然后他成立了地球飞升太空基金会(Earthrise Space Foundation Inc.) 作为这次参赛活动的后盾。 根据竞赛规则,第一个达到以下目标的队将得到谷歌颁发的2,000万美元大奖。 自制的机器人在月球登陆, 在月球表面移动,同时向地球发送图像和特定的数据, 需在2015年年底前完成。 参赛者如果能达到一些重要的指标,还可额外得到1,000万美元的奖金。 2015: 探索太空的旅程 随着截止日期日益临近,地球飞升和其他17个参赛队正积极进行机器人原型的设计、制作和测试。太空行业的老手和年轻的工程人员是主要的参与者,但大学学生和近期的大学毕业生也对他们的项目特别感兴趣。 筹款是攻关能否成功的一个关键。一些入围的参赛者通过向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出售数据筹得款项。所有的参赛队都向民营公司和大学筹款。 这次竞赛还安排了对外宣讲活动。很多参赛队都强调教育方面的目标。例如以色列的 SpaceIL准备向中学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捐出得到的任何奖金。 有些参赛队准备在这次竞赛结束后继续进行这方面的努力。欧米茄队以佛罗里达州(Florida)奥兰多(Orlando)为基地,希望为飞月活动提供运载功能。加利福尼亚州(California)山景(Mountain View)的月球快车队(Moon Express)打算在月球上从事采矿工作。 大多数参赛者都认为,不论谁赢得奖金,自己都取得了胜利。在印度发起印都斯队(Indus)的拉胡•纳拉延(Rahul Narayan)认为这次竞赛是他有生以来难得的一次探险机会,是一场工程的盛宴。 全世界成千上万的年青人都在参赛队网站和社会媒体上关注这次竞赛的入围者。年纪9岁至17岁的青少年都可以为登月活动制作机器人。有些年青人很可能成为明天的太空先驱人物。 谷歌X大赛的创始人彼得•迪亚曼蒂斯(Peter Diamandis)强调,创业者即使缺乏科学背景,也可以作出很大的贡献。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坚持自己的爱好,努力求知,保持自己的好奇心。” X大赛还举办参加其他方面的活动。目前 X大赛基金会(XPrize Foundation) 举办的竞赛以海洋健康和全球学习为重点。以往举办的竞赛还包括节能汽车 和石油清理战略等。
参加登月X大赛的卡内基•梅伦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选手。

为青少年打开实现梦想的大门

当鲁宾•努涅兹(Ruben Nunez)听到举办谷歌登月X大赛(Google Lunar XPrize)的消息时,他怀着成为太空工程师和创业者飞往月球的憧憬参加这次竞赛。根据谷歌登月X大赛的要求,参赛者需设计和制造能登上月球的机器人。努涅兹有很多设想,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已经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为了参加这次竞赛,他和其他年轻的太空爱好者一起组成欧米茄队(Omega Envoy team)。然后他成立了地球飞升太空基金会(Earthrise Space Foundation Inc.) 作为这次参赛活动的后盾。 根据竞赛规则,第一个达到以下目标的队将得到谷歌颁发的2,000万美元大奖。 自制的机器人在月球登陆, 在月球表面移动,同时向地球发送图像和特定的数据, 需在2015年年底前完成。 参赛者如果能达到一些重要的指标,还可额外得到1,000万美元的奖金。 2015: 探索太空的旅程 随着截止日期日益临近,地球飞升和其他17个参赛队正积极进行机器人原型的设计、制作和测试。太空行业的老手和年轻的工程人员是主要的参与者,但大学学生和近期的大学毕业生也对他们的项目特别感兴趣。 筹款是攻关能否成功的一个关键。一些入围的参赛者通过向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出售数据筹得款项。所有的参赛队都向民营公司和大学筹款。 这次竞赛还安排了对外宣讲活动。很多参赛队都强调教育方面的目标。例如以色列的 SpaceIL准备向中学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捐出得到的任何奖金。 有些参赛队准备在这次竞赛结束后继续进行这方面的努力。欧米茄队以佛罗里达州(Florida)奥兰多(Orlando)为基地,希望为飞月活动提供运载功能。加利福尼亚州(California)山景(Mountain View)的月球快车队(Moon Express)打算在月球上从事采矿工作。 大多数参赛者都认为,不论谁赢得奖金,自己都取得了胜利。在印度发起印都斯队(Indus)的拉胡•纳拉延(Rahul Narayan)认为这次竞赛是他有生以来难得的一次探险机会,是一场工程的盛宴。 全世界成千上万的年青人都在参赛队网站和社会媒体上关注这次竞赛的入围者。年纪9岁至17岁的青少年都可以为登月活动制作机器人。有些年青人很可能成为明天的太空先驱人物。 谷歌X大赛的创始人彼得•迪亚曼蒂斯(Peter Diamandis)强调,创业者即使缺乏科学背景,也可以作出很大的贡献。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坚持自己的爱好,努力求知,保持自己的好奇心。” X大赛还举办参加其他方面的活动。目前 X大赛基金会(XPrize Foundation) 举办的竞赛以海洋健康和全球学习为重点。以往举办的竞赛还包括节能汽车 和石油清理战略等。
NASA宇航员迈克·霍普金斯(Mike Hopkins)于2013年12月24日参加在国际空间站外的太空行走(NASA)

历史上的今天:各国携手创建国际空间站

人类自有史以来一直仰望星空,想象着生活在太空的情景。16年前的今天,在1998年11月20日,美国及其在俄罗斯、欧洲、日本和加拿大的合作伙伴将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的第一个架构送入轨道,让这个梦想离现实更近了一步。 国际空间站随后得到扩充,到2000年已具备供人员居住的条件。从那时至今,宇航员持续不断地在国际空间站生活、工作并从事科研。国际空间站的长度约为50米,重量超过450,000公斤,比一栋有6间卧室的房子还大,可供6个人居住。 国际协作是国际空间站的重要传统之一。至少已有70个国家在国际空间站从事科研。迄今所取得的实质性惠益包括以下各项: 加拿大的神经外科医学技术 墨西哥农村地区的水净化技术 美国的农业监控 巴西农村地区的远程医疗 国际空间站仅仅是太空研究国际合作的一个实例。哈勃望远镜(Hubble telescope)是同欧洲空间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合作建造和运作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欧洲空间局的罗塞塔号使命(Rosetta mission)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该使命最近发射了一个航天器在彗星上着陆。今年早些时候,NASA 及其印度合作伙伴宣布了共同探索火星的计划。 NASA 副局长洛丽·加弗(Lori Garver)在接受Space.com的采访时说:“我们在这里不仅同其他美国政府机构密切合作,而且还同全球各地的机构合作。”她指出:“毋庸置疑,国际协作对于美国和NASA都至关重要。” NASA的“观看空间站”网页(Spot The Station) 列明了今后能从各个地方观看到国际空间站的具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