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

让全球都来关注文化遗产遭受威胁的问题

保护叙利亚历史古迹行动计划(Syrian Heritage Initiative)为中东及美国的考古学家提供了必要的工具,用于记录被达伊沙(Daesh)等极端主义分子毁坏的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文化古迹,并提高人们对这些古迹的关注。 保护叙利亚历史古迹行动计划负责人安德鲁·沃恩(Andrew Vaughn)指出,极端主义分子破坏的是“我们的世界遗产”的一部分。他说:“我们的全部历史都可追溯到这个地区,而且我能这样说:当任何一个地区的人民的文化受到威胁时,部分人类历史及人类特征也受到威胁。” 受到威胁的文化遗产极其珍贵。叙利亚有6处遗产古迹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UNESCO’s World Heritage List),还有其他12处已被提名列入名录。 为了应对这个迫在眉睫的威胁,美国国务院同美国东方研究学院(American Schools of Oriental Research)于2014年8月共同发起了保护叙利亚历史古迹行动计划。这项计划由近东事务局(Bureau of Near Eastern Affairs)和教育文化事务局(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共同管理,旨在保护叙利亚以及不在伊拉克政府管控范围内的地区的文化古迹,具体举措如下: 收集新闻报道、社会媒体信息及卫星图片,并与叙利亚和伊拉克古迹专家交换信息,以便记录历史古迹的受损情况。 发布有关历史古迹受到威胁和破坏的情况的报告,以此提高全球对这个问题的认识。 迅速记录受损程度及保护工作的需求,以制定紧急措施和战后修复计划。 保护叙利亚历史古迹行动计划以英文和阿拉伯文通过社会媒体增强人们对于文化遗产所受到的威胁的认识。 沃恩表示:“我们希望讲阿拉伯语的人能认识到文化遗产正在受到威胁、破坏和损毁的情况,以及国际社会参与保护工作的情况。” 今后,致力于保护文化遗产的叙利亚和伊拉克人士能够利用这项计划收集的数据,集中精力保护他们认为应当得到关注的古迹。 沃恩说:“希望这类信息能吸引到国际资源,以使他们能够采取重建自己文化遗产的必要措施。”

纪念国际母语日,倡导多语言教育

2月21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确立的国际母语日(International Mother Language Day)。 教育是一项基本的人权,但是由于数百万人因为不懂得学校讲课使用的语言,结果无法接受教育。 据估计现在全世界使用的语言有约7,000种,其中仅有一小部分--通常是国家的正式语言-- 在教育领域得到使用。学生们如果在学校遇到他们听不懂的语言,在接受教育方面会遇到很大的障碍。他们往往需要应付语言的困难,从而无法充分学习新的知识,很多人因此辍学。 “排斥某些语言意味着否定使用这些语言的人拥有的... ...获得知识的基本人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Irina Bokova)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导以母语为主的双语和多语言教育,事实说明可以大大提高学习效果,有助于提高学生的读写能力。多语言教育还有利于孩子们学会另一种语言,培养他们成为全球公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曾表示,“多种语言是人类力量和机会的源泉,体现了我们文化的多样性,有助于促进观点的交流,思想的更新,拓展我们想像的能力。”    

“红手印日”反对招募儿童兵

https://youtu.be/vRkLBqKz4wE 2002年2月12日,联合国《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U.N. Optional Protocol on the Involvement of Children in Armed Conflict)正式生效。该议定书严禁招募或使用未满18岁的儿童当兵。然而,儿童兵的人数却没有减少。 因此,在2009年,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决定将解决这个问题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们收集了超过250,000个红手印并呈交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以此敦促采取更有力的行动。潘基文随即承诺在他的权限范围内采取一切努力,根除“今天在全世界最令人发指的侵权行径之一”。 据联合国统计,共有大约30万名儿童兵,最小的年仅10岁,在世界各地被迫在23场冲突中当兵。其中40%是女孩,往往遭到强奸和凌辱。这些儿童兵若被允许返回家园,也经常会面临重新融入社区的种种困难。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对儿童兵的定义是,任何一个不满18岁的参加任何一种武装力量或团伙的儿童,包括战斗人员、炊事员、搬运工和通信员在内,以及那些被招募来强制提供性服务及强制结婚的儿童。 在美国,《制止儿童兵法》(Child Soldier Prevention Act)旨在通过禁止向招募儿童兵的国家提供军事援助来取缔这种做法。去年,联合国发起了“儿童不是士兵”(Children, Not Soldiers)倡议,力争到2016年终止招募及使用儿童兵。 2月12日是“红手印日”(Red Hand Day)。请您加入反对使用儿童兵的行动,印下红手印并送到尚未核准任择议定书的国家中的联合国使团[请见有关国家名单(英文)]。 您还可以自拍照片,使用 #CHILDRENnotsoldiers 在Twitter、Instagram、Tumblr或Facebook上分享。

联合国发布报告,例数达伊沙恐怖主义组织残害伊拉克儿童的恶行

联合国最近发布一份报告,揭示了达伊沙(Daesh)恐怖主义组织对伊拉克儿童施暴的真相。 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U.N. Committee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在2月4日发布的这份报告中说,恐怖主义分子正在杀害伊拉克儿童。报告发现“男童遭到大规模处决”,还得到了“有关将儿童斩首及钉死在十字架上或将儿童活埋的报告。” 据路透社(Reuters)报道,委员会专家莱娜特·温特(Renate Winter)在一个记者会上说:“我们的确对这些儿童遭受酷刑及杀戮的情况深表关切,特别是那些属于少数群体的儿童,但不仅仅是少数群体的儿童。这个问题存在的范围极广。” 报告还记录了达伊沙恐怖主义组织迫使儿童充当自杀爆炸手、眼线及人体盾牌的行径。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玛丽·哈夫(Marie Harf)表示,美国谴责达伊沙恐怖主义组织残害儿童的罪行。她还对遇害者的家人表示慰唁。 哈夫指出:“这类野蛮残忍的行径应当再次使那些犯下罪行者的人性受到置疑。我们一次次看到ISIL完全是一个残暴邪恶的异端,打着被其恶毒歪曲的宗教的旗号,对受害者施以无以言表的恐怖行径。”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珍·帕莎琪(Jen Psaki)强调指出了抗击达伊沙的全球联盟为击溃并最终消灭这个恐怖主义组织发挥的作用。[请见欧巴马总统指出国际联盟抗击ISIL的努力“必将胜利”] 帕莎琪说:“为了制止ISIL对叙利亚和伊拉克人民发起恐怖行动,我们继续坚定地同伊拉克政府及我们的地区伙伴共同努力,并领导国际联盟打垮、击溃ISIL。” 儿童权利委员会由18位独立专家组成[请见英文名单],致力于监督国际《儿童权利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的执行情况。

纪念国际迁徙者日,保护移民劳工的权利

据联合国提供的资料 ,目前在出生国以外地区生活的移民工人达2.32亿,高于以往任何时期,约占世界人口的3%,其中大多数前往美国,其次是俄罗斯和德国。 在美国历史上,移民工人发起社会活动的事件屡见不鲜。上世纪50年代,当时作为农场工人的亚利桑纳州(Arizona)居民塞萨尔•查韦斯(Cesar Chavez)四处奔走呼号,成为社区和劳工活动的组织者。他对农场工人艰辛的生活有切身的体验,所以积极参与建立工会团体并组织示威活动,对劳工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表示抗议。 1968年,塞萨尔•查韦斯经组织了一次全国性抵制葡萄园的绝食活动,得到美国1,400万人的支持。这次活动使农场工人受到保护,避免受到徇私舞弊、贿赂和杀虫剂的危害。当时很多工人在田地劳作时都会接触到这些杀虫剂。这次活动还提高了他们的工资,改善了劳动条件。 联合国在2000年确立12月18日为国际迁徙者日(International Migrants Day),要求提高人们对移民工人通过多种方式为母国和东道国作出的贡献。 今天,不论本地工人还是外籍劳工都继续积极维护自己的权利,要求改善工作和生活条件。美国发起的争取每小时15美元工资(The Fight for 15) 运动呼吁提高最低工资,要求保护快餐和零售业职工在不受到报复的情况下成立工会的权利。这个组织最近在美国190个城市举行了历时一天的罢工活动。

你知道美国哪些著名公司是由迁徙者创办的吗?

联合国(United Nations)估计目前有2.32亿人居住在出生国以外的国家,其中很多人为了改善自己和子女的生活迁移他处。但是因此受惠的岂止只有他们自己,因为国际迁徙活动对迁徙者母国和东道国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迁徙者不仅为东道国的经济作出贡献,而且往往向母国的家人汇款,对母国经济也有好处。这些汇款的数额已经超过了全球对外援助总额,对于接受汇款的人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联合国确定12月18日为国际移徙者日(International Migrants Day),要求提高人们对迁徙者的认识,了解他们如何克服艰难困苦寻找机会,为全世界的社区和经济作出贡献。 长期以来迁徙者在美国经济各行各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很多著名的美国公司都是由迁徙者创办的,其中有些人已经成为永久移民,甚至美国公民。下面是一个拼图游戏,右边的一些公司创办人就是迁徙来美的企业家,你能辨别他们的母国是哪一个国家吗? 请通过#IAmAMigrant参加全球庆祝国际迁徙者日的活动,交流迁徙者如何为你的社区作出积极贡献的经历。

美国继续发扬以和平示威促进社会变革的传统

从最近的新闻报道中可能不容易看出和平的抗议活动在美国司空见惯。各类媒体往往会连篇累牍地报道一些示威活动中发生的暴力事件,即使这些活动总体而言是和平的。最引人注意的是密苏里州(Missouri)弗格森(Ferguson)发生的事件。 涉及弗格森事件的示威活动往往因为一些歹徒胡作非为,趁火打劫而蒙上了阴影,但是也有报道指出,更多的和平示威者高呼“打劫耻辱”的口号对这些行为表示谴责。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一贯有非暴力抗议示威的传统,长期以来事实证明和平示威非常有效。 和平示威历来是美国社会改革最显著的标志。如果没有和平示威,1920年的妇女投票权和上世纪60年代里程碑式的民权法都不可能实现。 不论在美国还是全世界,表达不同观点的传统都已经深入人心。 除了对警方执法方式提出异议外,近来举行的一些和平示威活动还涉及其他各类问题: 自2012年以来, 190个城市的快餐店职工为争取提高工资举行罢工和示威,要求每小时工资提高到15美元。西雅图(Seattle)和旧金山(San Francisco)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今后可能有更多的城市也这样做。 9月,联合举行气候问题峰会期间,近400,000示威者在纽约(New York)举行大游行,要求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欧巴马总统指出,“我们不能听而不闻。我们必须对人们的要求有所反应。” 10月,芝加哥(Chicago)拥有1,200名成员的教师工会举行示威, 对健康护理的开支和工作条件表示抗议。此后,市政当局和教师就为期三年新合同达成协议。 11月,全国有100,000名护士举行集会,要求为护理埃博拉患者的护士提供更多的保护。结果加利福尼亚州(California)宣布提供更有效的防护服和训练。 12月,大约30名保护动物权利的人士连日在新泽西州(New Jersey)州议会大厦举行示威,要求停止每年的猎熊活动。新泽西州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示威者决定继续进行抗争。 自由集会的权利作为民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延伸了美国自由表达的权利。集会或示威活动可以使民众组织起来交流看法,为建设尊重人权的稳定社会作出贡献。 在世界范围内, 美国政府积极要求解决各类人权问题,坚持人人都应该受到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的保护。

气候变化正在改变我们的行为方式

作为抗击全球气候变化的努力之一,白宫表彰了16个在日常生活中削减碳污染的美国城市。 波士顿(Boston)等城市正在采取措施争取到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削减10%, 到2050年将其削减80%,全世界都可以效仿这些措施。就连俄亥俄州奥伯林(Oberlin)这样的小城镇也制定了大刀阔斧的计划,与当地的高等院校、公用产业和非营利组织合作减排。 在国际范围内,为抗击气候变化,欧巴马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宣布了在2020年之后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具有历史意义。 https://youtu.be/_uQbOcYti00 欧巴马总统说过,他属于身经迅速变化的气候所造成的令人警觉的种种影响的第一代人。他已敦促其他领导人在我们依然具备应对这个问题的能力的时候采取行动。 在秘鲁利马(Lima)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大会正在成为全世界致力于建设一个更可持续的未来的基石。一年一度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正在评估198个缔约方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努力。今年的会议(COP-20)将为明年在巴黎(Paris)举行的会议奠定基础,巴黎会议预期将达成一项得到所有国家支持的有法律效力的协议,将全球变暖限制在2摄氏度以下。 美国气候变化特使托德·斯特恩(Todd Stern)说:“气候问题谈判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已经进行了20多年了,而且一直困难重重。但我们现在有了一个能够切实完成重要工作的机会。” 设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大会上的美国中心一直到12月12日都将进行展示和讨论,例如冰川管理以及应对气候风险的公司企业。本届大会正在从现场传送各项计划和科研方案。
金伯利•莫特利正在同几位阿富汗男子商谈。她最近召集了一次传统的部落支尔格会议,救助一名6岁女孩不被强迫成亲。(图片由Kimberley Motley提供)

曾摘取过选美比赛桂冠的女律师致力于增进人权

金伯利·莫特利(Kimberley Motley)直到2008年才第一次离开美国到国外旅行。当时她听说了国务院在阿富汗培训和指导律师的项目。莫特利参加过选美比赛并摘取了威斯康星太太(Mrs. Wisconsin)的桂冠,她相信这个培训项目为她提供了一个贡献力量的好机会,并抓紧时间尽快前往喀布尔(Kabul)。 作为阿富汗的第一名外国律师,莫特利首先代理了几位在阿富汗被关押的西方人的案子,因为他们享受不到正当程序。随后,她开始接手阿富汗妇女和女童遭受歧视和暴力侵害的案子,至今还没有过败诉记录。 “法律属于我们,不分民族、国籍、性别和种族,都属于我们,为公正而抗争并不是荒唐之举。” 她最近接手的一个案子是关于一个被家人许给别人成亲抵债的6岁女孩的(请点击链接阅读英文报道)。一次传统的部落支尔格(jirga)会议决定了这个女孩的命运。而莫特利召集了第二次支尔格会议并促成会议宣告取消这桩婚事,她还说服参加支尔格会议的男性成员绝不出卖自己的女儿,而且还要送他们的女儿上学,让她们自己决定婚姻大事。 在我们纪念一年一度的12月10日人权日(Human Rights Day)之际,莫特利及其他众多人士所做的努力激励着全世界所有人。我们都要谨记还有大量工作有待完成,以确保人人都享有《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所阐明的各项权利。 若想努力捍卫正义,不一定非得当律师,也不一定要飞到半个地球以外的地方,只要怀有激情并掌握一些工具和技巧(请点击阅读英文信息),您就能增进您所在社区的各项人权。欢迎您使用 #rights365就您认为重要的人权问题发布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