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

联合全世界反对核扩散

Now in its 45th year, the 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 is vital to global security; the world must continue to advance global nonproliferation goals.

谁能对抗暴力极端主义?你能。

“Too often, we approach youth as the passive recipients of campaigns to counter violent extremism, rather than active participants in shaping their strategy and spearheading their implementation.” — Ambassador Power
一位叙利亚难民抱着孩子下船(© AP Images)

叙利亚难民仍然需要你的帮助

The scope of crisis in Syria — with nearly 4 million refugees outside its borders and 12.2 million inside the country — demands the world’s attention.
卫星雷达台风成像

面对全球气候变化挑战作出回应

What will you be doing in 2025? The United States is going to be producing 26 percent less greenhouse gas than it did in 2005.
纳瓦霍部落的电影制作人卡米尔·玛尼毕兹·左

女新闻工作者活跃在新闻报道第一线

1995年在一次联合国大会上制定的《北京行动纲要》(Beijing Platform for Action)确定了增强妇女权益的议程,并列出了12个令人关切的关键领域。在北京妇女大会召开20年后,ShareAmerica将评估在每个领域所取得的全球性进展。本文着重于妇女对新闻媒体的重大贡献。 自1970年代以来,全世界妇女在新闻报道领域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她们不仅是新闻记者,而且还走上了媒体主管的岗位。有些女新闻工作者甚至为捍卫新闻自由付出了生命。【请见记者无国界组织发布年度新闻自由指数】 增强妇女的作用 新的机会及培训为媒体业界女性开启了大门。印度的《曼努西》(Manushi)和美国的穆斯林《阿齐扎》(Azizah)等刊物不仅刊登妇女的文章,而且还是由妇女创办并管理的。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等组织创办了人口资料局《妇女专刊》(PRB Women’s Edition),帮助妇女走上新闻工作岗位。非洲团体“性别联系”(Gender Links)一方面从事新闻报道,另一方面对女新闻工作者进行培训,以消除新闻、广告、电影和电视节目中存在的性别歧视言论和图像。女公民记者也正在城市、乡村和战争地带发挥自己的作用【请见英文报道】。 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 International Women’s Media Foundation)于1990年由美国女新闻工作者创办,旨在增强全世界女新闻工作者的作用,提供培训和奖金,并表彰了来自53个国家的女记者的报道工作,授予她们年度记者勇气奖(Courage in Journalism Award)。获奖者包括塞尔维亚从事调查报道的记者布兰奇卡·斯坦科维奇(Brankica Stanković),她曾多次遭到谋杀恐吓,自2009年以来一直受到警察的保护;以及哥伦比亚女记者克劳迪娅·朱利娅特·杜凯(Claudia Julieta Duque),她在2001年到2008年曾遭绑架、抢劫并三次被迫流放,但仍然坚持新闻工作。 2015年3月,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推选在耶路撒冷工作的自由摄影记者海蒂·莱文(Heidi Levine)为首届安贾·涅得金豪斯摄影记者勇气奖获得者,该奖项是为纪念普利策奖获得者、摄影记者安贾·涅得金豪斯(Anja Niedringhaus)而设立的,她在报道2014年阿富汗选举时被杀害。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在宣布授奖决定时说,莱文的“勇气以及她对报道加沙局势的承诺毫不动摇,她在危险的条件下记录了悲剧性事件,同时对她所遇到的人表现出深厚的关爱”。 女性同男性并肩努力,承担着同样的风险,报道新闻事件并保护我们的知情权。【请见保护新闻记者,捍卫人们的知情权】

纪念消除种族歧视国际日

种族歧视不仅造成人们的心理创伤,而且导致经济上的沉重代价。最近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种族主义每年造成的影响仅在美国一地就达近2万亿美元。 种族主义认为,肤色等遗传特征决定了某一个群体比其他群体更优秀。种族主义可以渗入社会的各类机制,影响贷款、招聘、住房和教育等方面的政策。如果人们的偏见导致对其他人采取不公平的态度,这就是种族主义。 种族歧视剥夺某些人工作和上学的权利,会导致收入和生产力下降。受种族主义影响的人手中的钱减少,国家的GDP也会随之下降。 以种族平等商业案例(The Business Case for Racial Equity)为题进行的研究认为, “人们如果面临种种障碍,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他们丧失的才干、创造性和生产力不仅是他们个人的损失,而且为社区、工商业、政府和整个经济造成沉重的负担。” 以上图示有助于我们认识到,每一个人都能为破除种族成见和偏见发挥作用。 3月21日是消除种族歧视国际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通过#FightRacism谈谈你准备为消除种族主义做些什么。 Posters courtesy of the United Nations

北约司令员:俄罗斯继续为东乌克兰的武装冲突推波助澜

2月25日,美国空军上将,北约欧州盟军最高司令部(NATO Supreme Allied Commander Europe)司令员菲利普•布雷德拉夫(Philip Breedlove)对新闻界表示,俄罗斯正继续为东乌克兰的武装冲突推波助澜。 布雷德拉夫指出,俄罗斯的行为违背了国际法,停止冲突最好的途径是采取政治解决方案。 自东乌克兰冲突开始至今,俄罗斯已向亲俄罗斯的分离主义分子运送了1,000 多件军事设备,其中包括坦克、武装运输车和重型火炮。 布雷德拉夫说,这些设备被用于在前线攻击乌克兰军队。此外,俄罗斯特种部队,又称小绿人,参与了训练和指挥分离主义分子的活动。 布雷德拉夫说,“这些行动不利于恢复正常关系。行动远远重于言词。我们在实地看到的是,觊觎土地的俄罗斯没有遵守国际规则和惯例。” 美国2015年国家安全战略(2015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指出,美国支持乌克兰人民及其决定自身未来并发展民主和经济的权利。为了维护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和主权,美国及其盟国已经对俄罗斯的侵略行径实施经济制裁。 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Office of the 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的报告,自2014年4月冲突爆发以来, 5,000多人已被杀害,一百多万人流离失所。

让全球都来关注文化遗产遭受威胁的问题

保护叙利亚历史古迹行动计划(Syrian Heritage Initiative)为中东及美国的考古学家提供了必要的工具,用于记录被达伊沙(Daesh)等极端主义分子毁坏的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文化古迹,并提高人们对这些古迹的关注。 保护叙利亚历史古迹行动计划负责人安德鲁·沃恩(Andrew Vaughn)指出,极端主义分子破坏的是“我们的世界遗产”的一部分。他说:“我们的全部历史都可追溯到这个地区,而且我能这样说:当任何一个地区的人民的文化受到威胁时,部分人类历史及人类特征也受到威胁。” 受到威胁的文化遗产极其珍贵。叙利亚有6处遗产古迹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UNESCO’s World Heritage List),还有其他12处已被提名列入名录。 为了应对这个迫在眉睫的威胁,美国国务院同美国东方研究学院(American Schools of Oriental Research)于2014年8月共同发起了保护叙利亚历史古迹行动计划。这项计划由近东事务局(Bureau of Near Eastern Affairs)和教育文化事务局(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共同管理,旨在保护叙利亚以及不在伊拉克政府管控范围内的地区的文化古迹,具体举措如下: 收集新闻报道、社会媒体信息及卫星图片,并与叙利亚和伊拉克古迹专家交换信息,以便记录历史古迹的受损情况。 发布有关历史古迹受到威胁和破坏的情况的报告,以此提高全球对这个问题的认识。 迅速记录受损程度及保护工作的需求,以制定紧急措施和战后修复计划。 保护叙利亚历史古迹行动计划以英文和阿拉伯文通过社会媒体增强人们对于文化遗产所受到的威胁的认识。 沃恩表示:“我们希望讲阿拉伯语的人能认识到文化遗产正在受到威胁、破坏和损毁的情况,以及国际社会参与保护工作的情况。” 今后,致力于保护文化遗产的叙利亚和伊拉克人士能够利用这项计划收集的数据,集中精力保护他们认为应当得到关注的古迹。 沃恩说:“希望这类信息能吸引到国际资源,以使他们能够采取重建自己文化遗产的必要措施。”

纪念国际母语日,倡导多语言教育

2月21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确立的国际母语日(International Mother Language Day)。 教育是一项基本的人权,但是由于数百万人因为不懂得学校讲课使用的语言,结果无法接受教育。 据估计现在全世界使用的语言有约7,000种,其中仅有一小部分--通常是国家的正式语言-- 在教育领域得到使用。学生们如果在学校遇到他们听不懂的语言,在接受教育方面会遇到很大的障碍。他们往往需要应付语言的困难,从而无法充分学习新的知识,很多人因此辍学。 “排斥某些语言意味着否定使用这些语言的人拥有的... ...获得知识的基本人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Irina Bokova)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导以母语为主的双语和多语言教育,事实说明可以大大提高学习效果,有助于提高学生的读写能力。多语言教育还有利于孩子们学会另一种语言,培养他们成为全球公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曾表示,“多种语言是人类力量和机会的源泉,体现了我们文化的多样性,有助于促进观点的交流,思想的更新,拓展我们想像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