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geese

好莱坞华裔画师黄齐耀迟来的荣誉

我从小就是一个电影迷,放学后就喜欢在家里一遍又一遍地看老旧影片。八十年代初我更是开始追寻自己的电影梦,学习电影制作,生活在电影的梦幻世界之中。那时候的我,每年看到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的盛况,简直是兴奋不已,更时常幻想自己能在好莱坞大展拳脚,幻想着有一天自己能站在奥斯卡领奖台上也拿着小金人呢。但无奈的是,现实是残酷的,哈哈,大家已经猜到结局了!其实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研读一些好莱坞出色的华裔电影工作者的生平故事,例如好莱坞的第一位华裔电影摄影师黄宗沾(James Wong Howe),好莱坞的第一位华裔演员黄柳霜(Anna May Wong) 等等,但今天想为大家介绍一位比较不为人所知的好莱坞画师黄齐耀(Tyrus Wong),他是创作迪斯尼经典动画片主角白尾鹿Bambi的画师。 黄齐耀跟大多数早期移民美国的华人一样,祖籍是中国广东台山。黄齐耀1910年生于台山,九岁时随父亲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因为当时美国有《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黄齐耀初到美国时,被拘留在天使岛入境事务处等待盘查。他从那里出来后跟随父亲迁移到萨克拉门托,后来又搬到洛杉矶。 初中时期的黄齐耀已经显示出艺术天赋,经老师推荐获得奥的斯艺术学院的暑期奖学金,后来还决定在奥的斯艺术学院攻读全日制课程。他1930年毕业于该学院并走上在好莱坞的职业生涯。 黄齐耀的职业生涯从担任美国著名的霍尔马克贺卡(Hallmark greeting card)设计师开始,继而在1938-1941年担任迪斯尼素描画家,参与创作出经典的迪斯尼动画片主角白尾鹿Bambi。可惜的是,在完成白尾鹿Bambi的设计工作后不久,由于迪斯尼动画师集体举行罢工,黄齐耀因此被 迪斯尼解雇。他随后在华纳兄弟电影公司担任电影制作插画师,任职26年直到1968年退休。退休后的黄齐耀除了在霍尔马克贺卡做兼职设计师外,还开始制作五颜六色的风筝,并经常在周末到圣莫尼卡码头北部的海滩放飞自己制作的各种风筝。 黄齐耀的故事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他对动画片白尾鹿Bambi的贡献在该片问世几十年之后的2001年获得迪斯尼官方颁发的迪斯尼传奇荣誉奖,并因此被人们津津乐道。据黄齐耀本人表示,白尾鹿Bambi的创作灵感源自于中国宋代的绘画风格。黄齐耀于2016年12月30日去世,享年106岁,他生前与妻子育有三个女儿。 虽然我无缘成为好莱坞梦工场的一员,但我希望能在好莱坞的电影世界中找到更多华裔电影人的足迹及励志故事,并与各位读者朋友分享。    

美国小镇3岁儿童当镇长

开玩笑吧?3岁的儿童也能当镇长?千真万确,明尼苏达州有个小镇多塞特(Dorset)在2012年就选出一个时年3岁的孩子鲍比·塔夫茨(Bobby Tufts)当镇长,第二年鲍比4岁的时候再次连任,当时轰动传媒,成为大新闻,美联社特别派出记者前往采访。到了2015年,该镇居民又选了鲍比的弟弟、时年3岁的孩子詹姆斯当镇长,再次引起传媒的关注。 美国的政治基础是民主制,选举各级政府官员是人民的主要权利之一。从联邦、州到地方各级政府,立法、行政负责人员大多由选举产生;而在州及地方,司法负责人员大多也由选举产生。在联邦层面,一共有542个联邦职位由选举产生,包括:总统、副总统、100名参议员(每个州两名),435名众议员,以及来自哥伦比亚特区、波多黎各无建制领地等的5名国会代表。 在州的层面,州长、州务卿、总检察长、州最高法院法官、主计长、财务主管、州议员等由选民选出。 在地方层面,包括市、县、镇等的行政司法教育等官员,基本上由选民选出,由于地方官员人数众多,因此地方选举占据全国选举的主要部分,也是民主制度的基础。 从选举的要求看,联邦选举的候选人都有最低年龄限制,比如总统、副总统的最低年龄要求是35岁,参议员是30岁,众议员是25岁。在州一级,绝大多数的州对候选人都有最低年龄要求,只有佛蒙特州没有任何要求,理论上说,佛蒙特可以选出任何年龄段的人当州长、副州长或州议员。在地方层面,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规定,难以一概而论。 以前面提到的小镇多塞特来说,这个只有二十多人的小镇,对镇长候选人就没有年龄要求,每年一度的镇长选举,镇里的居民只要花一美元,就可以将候选人的名字写在纸头上投入选票帽,然后通过类似摇号抽签的方式,从选票帽中抽出一张写着候选人的纸片,被抽中者就当选为镇长。这样的选举,看似有点儿戏,但大家都遵守同样的选举规则,尊重选举结果,无论是谁当选,都被承认是本镇镇长,在此后的一年中,成为本镇的权力代表,这就是民主。 多塞特位于明尼苏达州中北部一个受欢迎的度假区内,人口虽少,但地处交通要道,有3条公路从镇内经过,还有一条州内公路在附近经过。多塞特建于1898年,历史悠久,这个小镇除了有3岁的镇长外,还有一个自封的吓人头衔“世界餐馆之都”(Restaurant Capital of the World),原因无他,该镇的正式居民虽然只有二十多人,但镇上开设了4家不同的餐厅以及礼品店、迷你高尔夫球场、古董店、冰淇淋店、老式照相亭、教堂等等。从人口与餐馆的比例看,该镇在世界上确实可以数一数二。在气候温暖的月份到多塞特参观旅游的游客每年都有成千上万。

国务院员工的多元化

多元化(diversity)是美国社会的重要特征之一,代表美国对外交往的联邦部门国务院也十分重视本部门员工的多元化,族裔、性别、语言等方面的多元化是国务院长期追求的目标,体现在招聘、雇用、培训、任职、提升等各个层次。不久前国务院公布了本部门多元化的统计数字,截至2016年9月30日,从族裔上看,在全职员工中,白人占71.1%、其余的是少数族裔或混血。根据人口普查局的统计,2010年白人占全美总人口的72.4%,由此可见,国务院职员的族裔分布基本反映了总人口的族裔情况。除了族裔外,性别平等也是多元化的重要一部分,目前国务院全职员工中男性占56.25%,女性占 43.75%。 从统计数字看,国务院员工族裔多元化的具体分布为: 白人占71.1%; 非洲裔美国人占14.84%; 印第安美国人占0.41%; 亚裔占6.32%; 夏威夷美国人占 0.12%; 混血占4.53%; 未能确定族裔的占 2.86%。 而在不同的部门,多元化更加突出。比如博主所在的国际信息局(Bureau of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 Programs)的男女比例为32.39%比67.61%,三分之二是女性;而族裔分布则为: 白人占63.85%; 非洲裔美国人占22.4%; 亚裔占5.16%; 混血占4.23%; 未能确定族裔的占 4.23%。 在国务院内,民权办公室(S / OCR)及人力资源办公室(HR)专门负责实施、监督员工队伍的多元化建设,民权办公室主任同时兼任多元化主任(Chief Diversity Officer)。国务院有各种项目推动多元化的实施,比如“多样性和包容性战略计划”(Diversity and Inclusion Strategic Plan,简称DISP),这个计划的目的是确保从招聘到雇用到就职的各个环节都落实多元化目标。 国务卿克里在有关多元化的讲话中表示:促使多元化成功的关键是承诺和坚持;全球社会将由此更好地了解我们对每个人基本权利的承诺以及美国作为自由世界领导者的杰出地位。

癌症免疫系统疗法新突破

今天是我2017年刊发第一篇博文,首先祝各位读者新年快乐,一年比一年好,新年新希望。可能近年来我们的生活环境越来越复杂,我身边有很多亲朋好友不幸患上癌症,所以我特别留意癌症治疗方法的最新发展,今天就为读者们介绍一下我个人认为去年医学界在治疗癌症方面的一大突破,为癌症患者带来新的希望。 去年十月份,新的"免疫系统疗法"获得重大进展。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了一种可用于一线治疗名为Keytruda 的免疫系统治疗药物,该药物透过刺激及转移自身的免疫系统,用于治疗非小细胞性肺癌患者。也就是说,肺癌患者从一开始就可以使用 Keytruda免疫系统治疗药物来代替传统的化疗,这对医学界在癌症治疗方法上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目前对癌症治疗的主要方法包括放射性治疗、化疗和外科手术三种。但经由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后将有第四种癌症治疗方法,也就是"免疫系统疗法"。 其实我们自身的免疫系统拥有检测及灭除异常细胞的天然能力,可以阻止许多癌细胞的生长。然而,癌细胞有时是能够避开免疫系统的检测及灭除的。"免疫系统疗法"的原理就是让自身的免疫系统识别、控制并最终消灭癌细胞。 不知道各位读者还记得美国前总统卡特吗?他就是接受过"免疫系统疗法"的癌症患者之一。他当时患有被称为黑色素瘤的致命皮肤癌,可能命不久矣。但卡特总统在接受手术、放射治疗和免疫系统疗法后,已经战胜癌症。卡特总统当时服用了Keytruda进行治疗。 Keytruda被批准用于治疗黑素瘤、非小细胞性肺癌和头颈部癌症。 但科学家至今无法解释的是,为何"免疫系统疗法"对某些患者有效,而对其他一些患有同类癌症的患者则无效。科学家希望可以扩大"免疫系统疗法"的使用范围,用于更多不同类型的癌症,并通过与其他癌症疗法相结合,例如标靶治疗、化疗和放射性治疗等来提高"免疫系统疗法"的有效性。 目前有许多不同类型的"免疫系统疗法"可用于治疗癌症,其中包括:单克隆抗体疗法(Monoclonal antibodies)、过继细胞疗法(Adoptive cell transfer)、细胞因子疗法(Cytokines)、疫苗治疗疗法(Treatment Vaccines)等等……如想了解更多相关资讯,请到以下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IH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网站了解更多详情: https://www.cancer.gov/about-cancer/treatment/types/immunotherapy#1 https://www.cancer.gov/ 其他相关文章: 防治癌症 “登月” 计划: https://blogs.america.gov/mgck/2016/02/04/cancer-moonshot/  

在美国领养无家可归小狗的经历

两个多月以前我曾写过一篇介绍美国宠物狗概况的博文《美国宠物犬知多少?》,不料两个月以后我自己也领养了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狗,领养过程让我对领养宠物有了切身的了解,也对照顾无家可归宠物的组织更充满敬意。 今年感恩节的周末我们家附近的一个动物领养所开放,这个动物领养所由“救援动物踏上归家之路”(Homeward Trails Animal Rescue)组织负责运作,听这个组织的名字就感觉很有爱心,因为他们暂时照顾那些无家可归的宠物,希望能让它们找到好的主人、找到好的家。我与妻子早就想养一只狗,但总是没有看中的,因此就决定去看看。去到那里,只见几十只狗集中放在院子里让大家领养,我们一眼就看中一只名为“莱茜” 的小狗,外形、年龄(1岁半)都很满意,我们夫妻较少会同时一眼看中同一只宠物,于是当场决定领养。 领养时手续很严格,领养表格上的问题非常详细,比如以前是否养过狗?自己是屋主还是租房住?如果是租房住,养狗是否得到房东的同意?住的是层楼还是连栋屋或独立屋?有没有院子?院子有没有围墙?家里住了几个人?有几个成人?如果有其他成人住在一起,他们是否同意养狗?诸如此类等等。 除了填表以外,动物领养所的工作人员还问了许多问题,主要担心狗被领养后是否会得到好的照顾。问题之一是我们一年准备花多少钱在狗身上?我当时想了一下回答说大概一千美元左右,工作人员则建议说如果是他养这只狗,会花费1500到2000美元之间。回家后查各种资料,发现同类型狗的各种开销加上保险,大概就是工作人员建议的数目。 我们领养的是一只混血猎狗,有猎狗的优美体型,但没有那么凶猛,也不高大,重35磅。领回家后越看越欢喜。莱茜很害羞,不会乱叫,也不会对人过分热情爬到客人身上,只是现在与我们还不太熟,需要训练。 在动物庇护所将领养的莱茜带回家前,工作人员为小狗打好各种必须的疫苗针,并详细告知狗的习性。领养几天后,负责照看这只小狗的工作人员还与我们联系,看看莱茜在新居是否习惯,我们有没有什么需要他们帮助的地方。 “救援动物踏上归家之路”是大华府地区许多非营利动物照看组织之一,2001年由爱心人士苏贝尔(Sue Bell)夫妇设立。成立15年来,共有2.1万只无家可归的狗与猫通过该机构被领养、找到了新家。在这里工作的大部分人员都是义工,运作经费主要依靠捐款。许多在该机构领养了宠物的人,后来都成为该机构的支持者,捐款捐物,也做义工。 据美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ASPCA)的资料,全美共有13500多个动物庇护所,专门照料无家可归的猫狗等动物,并等待有心人来领养;每年进入动物庇护所的无家可归狗约390万只,猫约340万只;而每年只有140万只狗、130万只猫被领养,因此,大量猫狗在动物庇护所等待领养。由于经费、场地、人力有限,每年约有120万只狗、140万只猫被安乐死。从数据上看,领养猫狗还大有可为,很高兴我自己也成为领养猫狗百万大军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