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非洲司令部帮助伙伴国加强安全和抗击疫情

美国非洲司令部(U.S. Africa Command [AFRICOM])正在帮助非洲国家应对安全威胁和人道危机,其中包括抗击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

全球发展最快的25个经济体有13个在非洲。但是,非洲国家也面临来自极端主义组织以及气候变化、食品短缺和疾病带来的安全威胁和人道生存挑战。美国非洲司令部正在与非洲国家建立合作,应对这些问题。

2007年10月成立的美国非洲司令部旨在为美国政府范围广泛的努力提供军事层面的协作,协助制约在非洲引发冲突和极端主义的势力。美国非洲司令部是美国国防部(U.S. Defense Department)全球11个作战司令部之一,负责在和平和战时协调美军的行动。

美国非洲司令部军事人员与伙伴国家的政府军一道,反击恐怖主义组织,保障通航自由,支持国际人道救援和救灾行动。

美国非洲司令部司令、陆军上将斯蒂芬·汤森(Stephen Townsend)2020年10月说,“协同努力对解决来自恶意行为者和暴力极端主义组织的威胁极为重要,这些势力威胁地区安全,并且给美国国土和我们盟国的国土带来危险”。

陆地和海上训练

 

Uniformed men showing others in uniform how to use nonlethal weapons (U.S. Navy/Lieutenant Carl P. Zeilman)
2017年5月在西班牙卡塔赫纳(Cartagena)举行的“凤凰快车”演习期间,美国海军预备队员在非杀伤武器训练中协助毛里塔尼亚和阿尔及利亚水兵。 (U.S. Navy/Lieutenant Carl P. Zeilman)

非洲国家面临来自多个恐怖主义组织的威胁,其中包括基地组织(al-Qaeda)和伊斯兰国组织(ISIS)在萨赫勒(Sahel)和东非地区的分支。美国军方通过与美国国务院(U.S. Department of State)合作,使非洲伙伴国共同参加陆地和海上训练,以抗击这些威胁和其他威胁。

汤森4月21日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U.S. 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的听证会上说,应对非洲的挑战需要通过政府全方位参与,而不是单一的军事解决方案。

汤森说,“美国非洲司令部与美国政府其他机构合作,如(美国国际发展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以及其他国际机构,以便帮助增进安全和在各方面进行能力建设”。他说,“我们首先与非洲伙伴合作,其次与国际伙伴合作。我们由外交引路,以发展为继,用防务提供保障”。

从5月17日至28日,美国非洲司令部指挥美国部队和13个伙伴国部队在地中海(Mediterranean Sea)和北非水域进行了“凤凰快车”演习(Exercise Phoenix Express),帮助伙伴国应对非常态的人口流动和打击非法偷运。美国非洲司令部举行的其他海上演习还包括在几内亚湾(Gulf of Guinea)的“奥班盖姆快车”(Obangame Express)演习和在非洲东部沿海的“弯刀快车”(Cutlass Express)演习。

美国海军上校、“凤凰快车”指挥哈里·奈特(Harry Knight)说,“我们的海上演习让我们能够通过与地区伙伴相互学习和共同行动,培养技能”。

美国非洲司令部将从6月7日至18日在摩洛哥、突尼斯和塞内加尔展开“非洲狮”演习(Exercise African Lion)。作为美国非洲司令部的重要军演,“非洲狮”将有20多个欧洲和非洲伙伴国部队参加,力争提高互操作能力,促进稳定,并威慑北非和南欧的恶性活动。

First soldier in line of soldiers with rifles raising hand to signal during combat training (U.S. Army/Private First Class Clara Soria-Hernandez)
2020年2月19日在毛里塔尼亚阿塔尔(Atar)的“燧石”军演中,毛里塔尼亚士兵在进行近身距离作战演习。(U.S. Army/Private First Class Clara Soria-Hernandez)

美国和非洲国家还通过由美国非洲司令部特别行动部队举行的“燧石”演习(Exercise Flintlock),加强抵御恐怖主义组织的能力。

于2015年首次进行的“燧石”演习,帮助西非国家维护自身边界和提供安全。美国非洲司令部的反恐合作行动与美国长期以来的承诺和美国国际发展署在非洲促进良治和安全的项目相辅相成。

抗击COVID-19疫情

Man in uniform with arms raised helping to direct loading of plane (U.S. Air Force/Senior Airman Brandon Esau) 
2020年4月,特拉华州的多佛空军基地(Dover Air Force Base, Delaware)正在装运送往加纳和美国非洲司令部负责的其他地区的COVID-19试剂和其他医疗设备。(U.S. Air Force/Senior Airman Brandon Esau)

为帮助伙伴国家抗击COVID-19疫情,美国非洲司令部向埃塞尔比亚和加纳提供了实验室用品,向几内亚提供了测试设备,向摩洛哥提供了个人防护装置,并为加纳、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吉布提和乌干达提供了战地医院设施和救护车。

10月下旬,在南非地区COVID-19病例激增之际,美国非洲司令部在南非西北省(North West province)设立了140万美元的有40个床位的战地医院设施。最近,汤森和美国驻吉布提大使乔纳森·普拉特(Jonathan Pratt)宣布,向吉布提卫生部捐赠一个战地医院,这是美国政府自疫情开始以来向吉布提提供的620多万美元抗疫情援助的一部分。

支持救灾

Left photo: Crowd of people waiting for food aid (U.S. Air Force/Technical Sergeant Chris Hibben). Right photo: Damaged houses sitting in floodwaters (© Adrien Barbier/AFP/Getty Images)
019年在莫桑比克遭到热带飓风“伊代”袭击后,美国非洲司令部向美国国际发展署提供后勤和人力支援,帮助分发援助物资。(左图: U.S. Air Force/Technical Sergeant Chris Hibben. 右图: (© Adrien Barbier/AFP/Getty Images)

美国非洲司令部还调动军力,为美国首要的对外援助机构美国国际发展署提供支持,协助向有迫切需要的非洲人运送援助物资。

2019年3月,在热带飓风“伊代”(Cyclone Idai)袭击了非洲南部后,美国非洲司令部派遣了一架C-130“大力神”( C-130 Hercules)运输机和一支紧急救援队,迅速向交通不便的地区送去了食品、避难工具包和机动车等援助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