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曾一度置身于第一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之外。这对竞选连任的伍德罗·威尔逊 (Woodrow Wilson)总统在1916年11月大选中的险胜起了一定作用。但在五个月后,威尔逊总统呼吁美国向德意志帝国(German Empire)宣战,他说,“为了民主必须让世界安全。……我们不图私利。我们无意征服,无意主宰”。

100年后的今天,美国重温它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关键作用;美国的参与使这场造成欧洲生灵涂炭的战争走向结束。

Soldiers marching through destroyed town (© AP Images)
1918年7月,美国第1师第18步兵团(18th Infantry, First Division)的士兵在法国圣米耶勒(Saint-Mihiel)附近一个城镇的废墟中。(©AP Images)

1914年,一个年轻的无政府主义者刺杀了奥地利的弗朗茨·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由此触发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军队占领了比利时和法国部分地区,期待速战速决,一举获胜。但这场战争变得旷日持久,并且蔓延到世界其他地区。

美国虽然同情英国、法国及其盟国,但在战争最初几年里保持中立。美国与协约国(Allies)国家保持着有力的商业关系,英国海军努力通过保障对海上的控制,阻止德国获取重要物资。德国试图利用潜艇(U-boats)突破协约国海军的封锁,并击沉了军舰、商船和客轮,其中包括1915年击沉丘纳德轮船公司(Cunard)邮轮“卢西塔尼亚号”(Lusitania),导致1198名乘客丧生,其中有128名美国人。

Vintage poster showing sailor and allegorical female figure (Library of Congress)
当年美国海军(U.S. Navy)一幅海报:一位象征自由的女性指引出征的水兵。(Library of Congress)

促使美国做出参战决定的最后因素,是德国重新展开无限制的潜艇战以及被截获的齐默尔曼电报(Zimmerman Telegram)。这份电报披露了德国的一个阴谋:如果墨西哥答应攻击美国,德国将帮助墨西哥重新得到得克萨斯州(Texas)、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和亚利桑那州(Arizona)的土地。

当美国于1917年4月开始参战时,美国陆军(U.S. Army)只有13万人,并且没有坦克,飞机也寥寥无几。联邦国会迅速批准了兵役法以扩充兵源。一位德国海军上将曾嘲笑说,有德国潜艇在中途拦截,不会有多少美国作战部队抵达欧洲。

但美国军队成功登陆欧洲。一位美军上校在参加过美国独立战争(American Revolution)的法国侯爵拉法叶(La Fayette)位于巴黎的墓前宣告:“拉法叶,我们来了”。

长远影响

持续三年多的堑壕阵地战使协约国兵力损伤极其惨重。美国在战争的最后一年里,尤其是在德国军队发动最后进攻时,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远征军(American Expeditionary Force) 的到来,在战争最后几个月里,巩固了协约国的阵线,严重打击了德军士气。

当时共有400万美国人在军中服役,其中200万被派往欧洲战场,140万在前线作战。他们在第二次马恩河战役(Second Battle of the Marne)中协助挫败了德军的进攻,并参加了康蒂尼镇(Cantigny)、蒂耶里堡(Château-Thierry)、贝劳伍德(Belleau Wood)和圣米耶勒等著名战役。

阿尔文·约克 (Alvin York) 中士最初出于信仰而拒服兵役。但在阿戈讷森林(Argonne Forest)的战斗中,他攻下德军一个机枪火力点,击毙或俘获了至少125个敌军,成为美军的传奇英雄。

Soldiers climbing over defensive sandbag wall (© AP Images)
1918年在法国的美国军队。(©AP Images)

威尔逊总统的传记作家斯科特·伯格(Scott Berg)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美国:美国人参战纪实》(World War I and America: Told by the Americans Who Lived It)一书中写道,“第一次世界大战永远地改变了美国的民族性格。在战争初期向遥远国度提供了人道救援之后,美国基于道义而采取了进一步行动,为和平与自由而举国投入。”

Vintage photo of women working in factory (© AP Images)
1918年,妇女在操作制造轨道车马达的车床。随着男人们奔赴前线,妇女顶替了那些对战争至关重要的工厂岗位。(©AP Images)

这场战争确定了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领导地位。在国内,战争扩大了政府的规模和权限,在成千上万妇女从军或接替辛苦的工厂岗位后,妇女获得了选举权。曾在法国英勇作战的非裔美国人(African-American),回国后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反种族隔离斗争。

Soldier carrying backpack (Library of Congress/Lewis Hine)
一名美国远征军士兵——这些军人有时被以“面团兵”(doughboys,美国步兵绰号)——抵达巴黎。(Library of Congress/Lewis Hine)
Poster showing hand about to pitch ball labeled "Second Liberty Loan of 1917" to Kaiser Wilhelm, who holds bloody sword as bat (Library of Congress)
自由公债(Liberty Bond)海报。全美共有2000万人购买了170亿美元的有息债券用于战争集资。(Library of Congress/Lewis Hine)

爱国主义热情席卷全国,从乔治·科恩(George M. Cohan)热血沸腾的《从军歌》(Over There),到自由公债购买热潮,以及敦促男人从军和提倡节约食物人人有责的各种海报,都可以深刻地感受到这种高涨的爱国激情。

终极奉献

截止1918年11月11日的“停战日”(Armistice Day),共有900万军人和500万平民死亡——不仅是战火,流行病和饥馑也夺走了许多人的生命。

Troops marching through city, spectators watching (© AP Images)
1918年,凯旋回国的军人在纽约市(New York City)的熨斗大厦(Flatiron Building)和麦迪逊广场(Madison Square)列队游行。(©AP Images)

虽然美国作出的牺牲不能与其他主要参战国相提并论,但美国的阵亡将士达116516人,其中包括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President Theodore Roosevelt)的小儿子、在法国上空被击落遇难的空军上尉昆廷·罗斯福 (Quentin Roosevelt)。

欧洲和美国各地城乡都建有纪念当地阵亡将士的纪念碑。1921年11月11日,沃伦·哈丁(Warren Harding)总统在阿灵顿国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为“无名烈士纪念碑”(Tomb of the Unknown Soldier) 举行落成典礼,一位远征军步兵的遗体被安葬于此。哈丁总统说,“我们不知道他的家乡在哪里,但我们知道,身为一名为国捐躯的美国人他的荣光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