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ie of woman in front of New York Blood Center (© Diana Berrent)
戴安娜·巴雷特(Diana Berrent)鼓励COVID-19 冠状病毒疾病的幸存者为研究工作捐献血浆。 (© Diana Berrent)

3月,戴安娜·巴雷特(Diana Berrent)成为纽约(New York)华盛顿港(Port Washington)第一批接受COVID-19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当时她就想自己能否成为美国第一批幸存者之一。

她认为自己有希望能挺过去,从而有可能利用体内的抗体挽救其他人,所以创建了以幸存者军团(Survivor Corps)为名的网络平台,并在脸书(Facebook group)上注册了账号,呼吁COVID-19的幸存者献血和血浆,帮助医疗研究人员更好地认识这种疾病,有可能最终为患者提供更有效的治疗。抗体是白细胞产生的蛋白,可以抗击感染。

最近这个网络的成员达到40,000人,并获得全国棒球协会(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的支持,准备在该协会的社会媒体网页上推广献血活动。

巴雷特说,“我们所做的工作的确是呼吁美国所有曾经感染冠状病毒的人采取行动,通过我们现有的所有途径为解决方案做贡献,支持科学界的研究。我很高兴地说,我们已为研究工作提供了大量的志愿者,每一个医院不必再自己进行联系。“

医生诊断她体内已经不存在病毒并且有很高水平的抗体后,巴雷特就能够在纽约血液中心(New York Blood Center)捐献血浆,供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埃尔文医疗中心(Irving Medical Center)进行研究。

Woman in reclining chair with arm hooked up to a tube (© Diana Berrent)
巴雷特在纽约血液中心献血。(© Diana Berrent)

首席研究员艾尔达德·霍得(Eldad Hod)表示,这为幸存者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主动做些事情,有可能为抗击当前在美国各地和全世界肆虐的疫情提供帮助。

霍得说,患者体内病毒被清除后,恢复期的血浆可以提供挽救生命的抗体,帮助其他人康复。

上个月,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批准了美国由美国生物技术公司赛历克斯(Cellex)生产的第一个冠状病毒抗体试剂,仅需15-20分钟即可得到结果。

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称赛历克斯的试剂为一个重大进展,可以确定人们是否已经康复,有助于医疗人员认识免疫反应和免疫系统的情况。

在美国,人们面对危难自告奋勇提供帮助并不是新现象。早在19世纪,法国政治学和历史学家亚历克西•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在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写道,“如果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大家都会急忙跑过来帮助陷入困境的人;如果某一个家庭突然遭遇重大灾难,数千人都会立即打开自己的钱包,数额可能不大,但会有无数源源不断的捐赠帮助他们解除困境。 ”

巴雷特说,她的COVID-19病情不严重,准备每隔7天捐献一次血浆,预期她发起的活动会继续发展。她说,“我们需要同心协力,作为全球大社区共同抗击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