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维吾尔族人寻找失踪亲人

Woman holding a poster (© Jacquelyn Martin/AP Images)
罗珊·阿巴斯为姐姐古丽仙·阿巴斯和其他在中国被关押的维吾尔族人呼吁。(© Jacquelyn Martin/AP Images)

2018年,罗珊·阿巴斯(Rushan Abbas)公开谈论了家中有许多亲人失踪——婆家的一些人,还有几个侄女和侄子;她相信他们是被关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PRC)的拘留营和强劳设施。

六天以后,曾在政府医院当医生的阿巴斯的姐姐古丽仙·阿巴斯(Gulshan Abbas)和姨妈在新疆失踪。三年多后的今天,古丽仙依然被中国政府关押。

阿巴斯说,“她是我醒来时想的第一件事,是我入睡前的最后一个念头。阿巴斯是2022年2月在布鲁塞尔欧洲民主基金会(European Foundation for Democracy)放映的纪录片《寻找姐姐》(In Search of My Sister)的访问对像。她说,“运用我的力量解救像我姐姐一样的失去自由的人是我现在的责任”。

阿巴斯的姐姐是中国自2017年以来被关押的100多万穆斯林占主体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派成员之一。

阿巴斯是位于华盛顿的“维吾尔运动”(Campaign for Uyghurs)的创始人,致力于为受到中国压制的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派成员争取人权。纪录片讲述了她姐姐的案例以及被关押的维吾尔族人的困境和他们的家人为亲人争取自由的努力。

Group of people standing outside holding signs (© Esra Hacioglu/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2021年2月在中国驻安卡拉大使馆外,维吾尔族人举行示威,要求得到在中国被押亲人的信息。(© Esra Hacioglu/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许多其他住在中国境外的维吾尔族人也在为使亲人获得自由而努力,他们通过一些网站,例如WhereIsMyFamily.orgFreeMyMom.org,发出呼吁,并且使用标签#MeTooUyghur发布照片。

现住在波士顿、曾在2008年北京夏奥会上作为一名17岁的学生帮助传递奥运火炬的卡马力吐尔克•牙里坤(Kamaltürk Yalqun)2019年对《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说,“几乎我认识的每个人都被带到拘留营”。他的父亲2018年在新疆遭到监禁。

他说,“我认为我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努力帮助父亲,努力帮助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的数百万维吾尔人”。

拘留营幸存者说,他们被强迫放弃自己的宗教和文化。据有些人报告,存在暴行,包括酷刑和强迫绝育。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及宗教信仰群体的成员被强迫劳动,受到大规模监控,在新疆和中国各地遭到迫害。

阿巴斯说,2020年圣诞节那天,在经过两年多的寻找后,她得知姐姐已经在不公开审判后,被以恐怖主义罪名判处20年徒刑。家里人说,对一位毕生为老百姓服务的退休医生的这种指控是“荒谬的”。

阿巴斯在2022年初的欧洲之行中,访问了比利时、克罗地亚、捷克共和国、德国、斯洛伐克和荷兰,为遭受中国任意关押的维吾尔人争取支持。她会晤了政府领导人、宗教领袖和记者,呼吁欧洲议会通过立法,制止中国通过虐待维吾尔族人赢利。

她说,“欧洲是反抗对维吾尔族人的大屠杀的重要盟友”。我们需要“欧盟中的盟友帮助我们形成国际联盟,帮助向[中国共产党]追究责任”。

阿巴斯说,“我完全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以便为我的姐姐和数百万遭受中共种族大屠杀残酷迫害的其他人伸张。她的失踪激励我寻求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