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无论是全国还是地方性选举,竞选各方最紧要的事都是要了解选民的意愿,进而制定竞选策略。尽管选情预测并非十拿九稳,最典型的就是两年前的大选,选举结果与绝大多数民意调查大相径庭,但是候选人不做或不关心民调还是匪夷所思的。

通常来说,选情民调所提出的都是美国人日常最关心的问题,包括经济走势、失业率、工资收入、税收增减、医疗保健、退休福利、教育开支等等。

美国享有盛名的盖洛普(Gallup)民调公司,就选民心目中最重要的问题所做的统计,经济问题在2008年金融风暴发生之后一路飙升,2007年还只有16%的人认为经济问题是最为重要的议题,但是到2009年,这一比例就大幅上升到86%。随着政府救市及其他措施出台,经济逐渐恢复,直到2014年仍然有过半人将经济列为关注问题的首位。自从2016年大选之后,新一届政府将经济作为施政的重心,失业率下降到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最低点,企业招工名额超过待业人数,选民对经济问题的关注度也一路下跌。目前,盖洛普民调显示,只有12-13%的人把经济问题作为最为关注的事项。

在其他领域,对政府施政的效果和能力是否满意、移民问题、族群矛盾、环境保护、卫生与医保和教育问题等,也都是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盖洛普民调显示,将政府施政能力列为最主要问题的选民比例接近三成,有15%左右的选民最重视移民问题,关注国家团结、族群和谐与种族矛盾等问题的选民也都有5%或以上。

在非排他性的民调当中,经济、医保等问题仍然在选民关注的议题当中占据重要位置。据皮尤(Pew Research Center)所做的调查,把医保和经济当作重要议题的美国选民分别占75%和74%。但是在两党的支持者当中,对这类问题的态度有相当大的差别:民主党的支持者有88%认为医保问题很重要,但是共和党的拥趸则只有大约60%的人持这种看法。反过来,因为经济向好,共和党支持者有85%拥护本届政府,而拿经济发展来说事、反对现总统的民主党选民仍然有66%。

前不久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问题引起了全国范围的辩论,以党派划线的结局为11月6日的选举埋下了重要的伏笔,两党都希望在这次中期选举取得参议院的控制权,原因是民主党不希望看到最高法院在保守派已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再进一步,共和党则期待在今后两年甚至六年内再把一位持保守观点的大法官送进最高法院。因此,皮尤的民调发现,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者当中,分别有82%和71%的人认为未来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问题是影响他们投票的重要因素。

目前美国处于一个民意不大容易调和的年代,在许多社会问题上,两极分化比较严重,因此国会的控制权是否继续掌握在总统所属的政党手中,就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的事情。据皮尤中心的调查,选民会在本次中期选举年投票的比例达到20年来的最高水平:2014年中期选举年支持民主党的选民只有36%表示会去投票,今年则有高达67%的民主党支持者表态要投自己的一票。共和党方面投票意愿也有提高,从四年前的52%提高到59%。

至于对外关系,除了特殊的历史时期,在美国选民心目中所占的地位从来不高。即便是在当前美国与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出现比较严重的贸易赤字,所谓贸易战在明天的选举当中也不是一个主要议题。即便像《今日美国》(USA Today)今天以“贸易战、税收、移民是中期选举中选民的首要经济问题”(Trade wars, taxes, immigration among top economic issues for voters in midterm elections)为大字标题发表的文章,也认为贸易战不会是决定明天选举结果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