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委内瑞拉为例看中国在美洲的所作所为

美国国务院负责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U.S. Assistant Secretary of State for Western Hemisphere Affairs)金伯利·布赖尔(Kimberly Breier)指出,“中国的贷款进一步使本地区经济成就最显著的国家之一坠入崩溃的深渊。”

4月26日,布赖尔在华盛顿(Washington)的美洲理事会(Council of the Americas)发表讲话表示,委内瑞拉是北京在美洲造成恶劣影响的一个事例。

布赖尔说,“中国采取伪善的干预手段,支持腐败的工商行为和裙带关系,加剧和延长了委内瑞拉人民的苦难。”

她说,自2007年以来,委内瑞拉接受中国600亿美元所谓的无条件贷款。由于马杜罗(Maduro)政权管理不善,委内瑞拉经济受到严重破坏,不得不以石油作为实物偿还很大一部分贷款。布赖尔说,这种情况使原来用于帮助委内瑞拉人民摆脱目前政府人为经济灾难的各种资源尤为紧张。

布赖尔还谈到中国的干预对普通委内瑞拉人造成的不利影响。

Elderly woman holding up an identification card (© Federico Parra/AFP/Getty Images)
委内瑞拉民众在卡拉卡斯(Caracas)排队领取“祖国卡”(Fatherland’s Card)。公民可以凭卡得到补贴的食物、社会福利和参加投票。(© Federico Parra/AFP/Getty Images)

马杜罗政权在中国通讯公司中兴公司(ZTE)帮助下制作了集选民身份卡和移动支付系统于一身的 “祖国卡” ,用于为投票赞成马杜罗社会主义党的人提供食物和服务奖励。

布赖尔说,“祖国卡说明中国如何通过出口技术秘诀,帮助专制政府采取数字监视手段对公民进行追踪、奖励和惩罚。”

布赖尔表示,这与将中国维吾尔族聚居的新疆省变成警察天下的侵入性系统毫无二致。

由于中国拒绝承认瓜伊多(Guaidó)的代表作为委内瑞拉的代表,上个月美洲发展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的年会从中国成都移至厄瓜多尔举行。布赖尔对这个决定表示欢迎。她认为北京的拒绝表明已经与该地区的价值观脱节。

她说,委内瑞拉不必成为美洲与北京打交道的典型。如果中国同意按照规则行事,该地区应该欢迎与中国公平竞争,否则其不透明的行为会助长腐败、腐蚀良好治理并对国家主权构成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