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文历史及建筑(18):面积不大却受人垂青的锡安国家公园及公园的名称沿革

今年2月份,国家公园管理局发布了最新的各项数据,锡安国家公园在2017年以访问人次450万位居游客数量榜单上的第三名,仅次于大烟山和大峡谷国家公园。从面积上看,锡安国家公园在整个国家公园系统内排在第30名以外,要说交通,它虽然距离15号高速公路不远,但是毕竟地处西南边陲,人烟稀少。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它如此受人垂青呢?

锡安是一座集地质地貌奇特景观和人文历史之大成的国家公园。这一地区曾经是一片浅海,后来成为一条河流的入海口,然后再沉没于水下,接下来是科罗拉多高原的隆起和火山活动,维京河(Virgin River)在那一地区流淌了数千万年,它的北支切割形成了蜿蜒曲折的锡安峡谷,红黄橙等暖色为基调、形状奇特的岩峰分布在峡谷深处,长久未为人知。

1872年,著名的地质学家和探险家鲍威尔(John Wesley Powell)来到这一地区,他将此地命名为麻坤图维普(Mukuntu-weap),因为几个世纪以来在该地生活的是土著印第安的南派尤特人(Southern Paiute),在他们的语言中, Mukuntu-weap指的是直来直去的峡谷或河流。其实,这一称呼也含有“伟大精灵居所”(the place where the Great Spirit dwells)的意思。按照后来到这里定居的摩门教信徒们的说法,麻坤图维普还可以指代原住民在峡谷入口处的一个小小的花园。

按照1930年代初期担任锡安公园自然学家的伍德伯里(A.M. Woodbury)的说法,南派尤特人更多的是把该地叫做“箭囊”(Ioogoon即 arrow quiver),而且在1850年代之后来到那里的摩门移民当中,麻坤图维普也从来不是对那一地区的流行称呼。

到了1861年,一位摩门移民骑马到达峡谷的深处,被那里奇特壮观的景色所震撼。不久,就有三位摩门教徒在峡谷里面定居,他们在那里种植玉米和烟草,饲养牲畜,环绕自家院子就是颜色绚丽的岩峰,酷似一座座庄严的寺院,他们可以随时参拜侍奉。摩门教的首府盐湖城最初被叫做“锡安之城”(City of Zion),于是他们就把这个峡谷叫做“小锡安”(Little Zion)。

但是摩门教教主杨伯翰有另外的看法。他曾经到过这附近,对当地人的信仰忠诚度有所疑虑,同时认为锡安应该是纯洁心灵的居所,所以不赞同把那里叫做小锡安,以至于人们一度把它称为“非锡安”(Not Zion)。1909年塔夫脱总统将这一地区定为国家纪念园区的时候,大概并非有意与杨伯翰保持一致,他采用了麻坤图维普这个名称。

1917年,时任国家公园管理局代理主任的奥尔布莱特(Albright)访问了麻坤图维普纪念园区,他深为那里的壮观景色所震撼。他说,尤特人把约塞米蒂叫做没有色彩的锡安,但是在这里,鲜艳的色彩点缀着高耸的岩壁,一座座山峰酷似巨大的寺庙和塔楼,还有波光粼粼的维京河水,不是锡安胜似锡安。他决心要把这个小小的纪念园区转变成为一座伟大的国家公园。

在奥尔布莱特的推动之下,威尔逊总统在1918年将麻坤图维普改名为锡安国家纪念园区,笠年国会通过法案,将它变更为国家公园。再过了将近30年,它的紧邻地区再设立了一个锡安国家纪念园区,到1956年,二者合并,成为今天占地将近600平方公里的锡安国家公园。

锡安国家公园的一条主要入园公路科罗布峡谷路(NPS)
日落前月亮悬挂在锡安国家公园的维京塔峰上空(NPS)
锡安国家公园因为进园道路的限制,进园公路从第二站起就不让私家车进入,所以主要景点需要搭乘公园提供的大巴进园观赏。这是在第六站看到的哭泣之岩(Weeping Rock)。(NPS)
要想近距离欣赏锡安国家公园的美丽景色,徒步是最佳选择。维京河的狭口(The Narrows)是徒步者必经之路。为了保持河流清洁美丽,建议徒步者在出发前先行如厕,并且将所有的废弃物品带回来。(NPS)
锡安国家公园还是峡谷探险和攀岩者的天堂。图为一个峡谷探险者正在俯瞰锡安公园内的神秘峡谷(Mystery Canyon)。(NPS)